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57章:户口本上少个人-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7章:户口本上少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感受到他灼热的眼神,夏念儿咀嚼的速度慢了下来,到后来竟然有些食不知味了。

    他这么看着她,是有什么事情吗?

    见她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厉铭臣起身,拽着她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看着他那副郑重其事的模样,夏念儿的态度忍不住也郑重起来。

    他要说什么,这么郑重的态度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起初,厉铭臣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他才张口,一字一字郑重道:“我觉得,户口本上少个人!”

    户口本上少个人?

    夏念儿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户口本上少个人是什么意思?户口本上的人不是定好的吗?怎么会少呢?

    见她懵懂,厉铭臣又说的明显了些,“我觉得,户口本上还可以再加个人!”

    再加个人?

    这下,夏念儿明白了。

    正是因为明白了,她的小脸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他的意思,是让她生个他的孩子吗?

    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厉铭臣知道她懂了他的意思。

    他不再继续说,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等候着她的回应。

    “这……”夏念儿手指纠缠着,一时有些呐呐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厉铭臣挑眉。

    夏念儿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句,“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啊!”

    话音刚落地,她就听到了一阵低沉的笑声。

    随后,这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竟变成爽朗的大笑声。

    周围不远处的男佣险些被这大笑声吓得摔倒,不过虽然没摔倒,但噼里啪啦的声响还是表明了他们的震惊。

    收拾餐桌的不小心打破了手中的餐具。

    擦拭客厅的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一个花**。

    ……

    如果换做平常,这样冒失的行为一定会被赶出别墅。

    可放在今天,却只换来老管家理解的一笑。

    挥手让那些佣人都退下后,老管家默默地感慨着

    有多少年没见过少爷这样开朗的大笑了,从当年那场大火之后就再也没听过了吧,如今少夫人竟然能够让少爷再次大笑,就冲这点,他这辈子就认准这个少夫人了。

    至于有些自不量力的莺莺燕燕,不用少爷出手,他虽然老了,但解决个不长眼的还是足够的。

    就在老管家暗暗感慨的时候,夏念儿咬唇,紧紧地捂住小脸,她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啊,就好像是她在……在间接地让他多在床上这样那样她一样。

    过了好半天,厉铭臣才收住笑,刚刚收住笑,就看到了她这幅模样,紧接着他又笑了两声才开口说道:“看来,倒是我不够努力了。”

    夏念儿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啊。

    他平日在床上就够如狼似虎了,如果再努力的话,她真的受不住的!

    现在就已经很努力了,真的不用再努力了!

    厉铭臣伸手,将她捂在脸上的小手拽下来,看着她变来变去的脸色,他低低笑了两声,光是看她小脸上的神色都能够猜出她在想些什么。

    她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脸上藏不住任何事情。

    “快点好起来吧!”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厉铭臣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

    夏念儿却秒懂了他的意思。

    快点好起来他才能够让她体会更努力是个什么模样吗?

    “我……我争取吧。”憋了好久,夏念儿才憋出了这么一句。

    闻言,厉铭臣又是低低笑了两声。

    今天一个早上,他比之前一年笑的次数都要多。

    佣人们个个脸上都像是见了鬼似的,厉总今天是被鬼附身了吗?平日脸上连个笑模样都没有,今天竟然笑了这么多次,世界是要毁灭了吗?要不怎么厉总都变得不像厉总了呢!

    尤一溪一进别墅,迎接他的就是佣人们见了鬼的模样。

    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他帅得不如平时明显吗?透过玻璃看了看自己的脸,他忍不住点了点头,还是帅得那样惨绝人寰啊,那这别墅的佣人怎么一个个都像是见了鬼似的?

    他之所以一大早赶来,是因为有个他母亲的亲戚求到了他母亲那里,说是家里不争气的孩子得罪了厉少,现在那个孩子已经知错了也得到了教训,希望他能来向厉少求个情放过他家一马。

    他母亲张口了,他也不好一口回绝,不过他也没一口答应,只说来试试。

    厉哥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如果不是触及到了厉哥的底线,厉哥轻易不会出手的,所以在没完全了解情况前,他不会做任何保证。

    在佣人的引领下,尤一溪一路到了客厅。

    未见厉哥人,先闻厉哥笑。

    尤一溪忍不住一个踉跄,他终于知道佣人们为什么一副见鬼的模样了。

    那样开怀的笑声竟然是厉哥发出来的吗?

    这个世界要玩完了吗?

    恍恍惚惚地往前走着,率先迎接尤一溪的就是厉铭臣嫌弃的眼神。

    尤一溪只觉得心口瞬间被插了一刀。

    他这是被厉哥嫌弃了吗?

    果然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啊,只是没想到厉哥竟然是个宁可断手断脚也不裸奔的人……

    太扎心了!

    迎着那嫌弃的眼神,尤一溪没脸没皮地坐在了沙发上,笑嘻嘻地叫了声,“小嫂子,早上好。”

    夏念儿没敢抬头,只是低头嗯了一声。

    她一抬头,那红扑扑的小脸就要暴露了。

    “你来干什么?”厉铭臣看向尤一溪,冰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只剩满满的嫌弃。

    这一大早的过来干什么?

    “厉哥,听说昨天有不开眼的得罪你了?”

    尤一溪也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问道。

    闻言,厉铭臣脸色愈发冷了几分。“倒是没人得罪我,不过却比得罪我更可恶。”

    “哦?”尤一溪疑惑地嗯了声。

    什么事情比得罪厉哥更可恶?总不会是得罪了小嫂子吧?

    很快,他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

    “昨天,有几个人想要冒犯宝宝,所以被我教训了一番,怎么?有人求情求到你那里了?”

    尤一溪现在完全没心思想别的,耳中脑中回响的都是那声“宝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