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55章:随便你怎么罚-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5章:随便你怎么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哦?”厉铭臣挑眉,唇角往上翘了翘。

    见他这幅模样,夏念儿趁热打铁道:“既然你觉得罚我工资这个不行,那随便你怎么罚都可以,只要你撤销对老管家的惩罚就好。”

    “随便我怎么罚?”厉铭臣缓缓咀嚼着她的话,唇间忽地溢出一声轻笑。

    夏念儿突然有些心慌,她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宝宝,你知不知道作为上位者最忌讳的就是朝令夕改,如果我马上改了对老管家的惩罚,那你说其他人会怎么看?会不会觉得我做出的决定是可以随意更改的?”

    厉铭臣慢条斯理地说着。

    夏念儿看着他此时威严的姿态,忽然理解了外界对他的畏惧和敬仰。

    小哥哥能够一手创建让绝大多数人仰望的集团,靠的并不是他厉家继承人的身份,而是靠的他自己本身,哪怕他不叫厉铭臣,而是什么张铭臣李铭臣赵铭臣,也绝对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

    她刚刚的要求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如果小哥哥真的很为难的话,那要不然她还是了解一下老管家一年的工资是多少,然后想办法挣够这笔钱,私底下补偿给老管家好了,总不能让小哥哥为难的。

    正当夏念儿想说算了的时候,厉铭臣又开口了。

    “不过,为你破回例也不是不可以。”

    闻言,夏念儿又是感动又是愧疚,果然她让小哥哥为难了吧。

    “只是”

    厉铭臣又说话了。

    峰回路转的变故,让夏念儿的心跟坐过山车似的忽高忽低。

    “只是什么?”

    “只是你刚刚说的随便我怎么罚是不是当真的?”

    夏念儿没想到他只是后面会是这个,下意识地点点头,“当然是当真的,我说话算话的,只要你能够不罚老管家,那我随便你怎么罚。”

    这话她说得并没有什么压力。

    他还能怎么罚她?终归是那几种方式,虽然羞人了些,可惩罚的人是他的话,她心底还是愿意的。

    “好!”厉铭臣黑瞳猛地亮了一下。

    他示意司机停车,又让司机将老管家从后面的车叫过来。

    老管家一脸懵逼地站在车门外面,等着少爷的吩咐,有什么事情非得在半路上说?难道是少爷和少夫人之间又出什么事情了?老管家着实被他们之前吓到了,现在都有些草木皆兵了。

    等了一会儿,却等到了一句让他怎么想都没有想到的话

    “之前的惩罚,作罢!”

    惩罚作罢?

    老管家愈发懵了。

    少爷做出的决定,从来都不会更改的,哪怕是错的,他都会选择一错到底,如今怎么会突然改了对他的惩罚?

    思来想去,应该是少夫人的功劳吧。

    也只有少夫人,能够让少爷一次又一次的破例。

    不过,这个惩罚确实是他该受的,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可他确实是在未经少爷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将当年的禁忌告诉了少夫人。

    擅做主张,这是管家的一大忌。

    少爷只罚他一年工资已经是很仁慈了,先前他还以为这次怎么也要去半条命呢,没想到最后却是轻轻放下,只是罚了一年工资,这惩罚对他来说基本跟没罚已经没什么差别了。

    毕竟,他这辈子都奉献给了厉家,钱对于他来说,就是个数字而已。

    “少爷,这罚是我应该受的,您还是罚我吧,否则我会不安的。”

    车内,夏念儿目瞪口呆地听着车外老管家的话,万万没想到老管家竟然会上赶着领罚,可是今天的事情老管家并没有错啊,没有错为什么要上赶着要惩罚呢?

    厉铭臣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不高不低地说了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老管家心意相通呢,就连说的话都大致相同,看来你们关系处的很不错啊!”

    听着他话中浓郁的酸味,夏念儿震惊地看了他一眼。

    他该不会是小气到连老管家的醋都要吃吧?老管家的年纪当她爷爷都够了啊!

    事实证明,厉铭臣就是一个小气到连老管家的醋都要吃的男人。

    “你……你……你……”夏念儿有些结巴道,“老管家论年纪我叫一声爷爷都够了,你将来不会连你儿子的醋都吃吧?”

    这话,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说完,夏念儿一愣。

    厉铭臣也是一愣,随后唇角缓缓地上扬着,最后扬成一个灿烂的弧度。

    他和她的儿子……

    一个延续着两人共同血脉的存在,似乎挺不错的。

    看来,他接下来可以好好就这个话题和她聊一聊了。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车外的人打发了。

    “我说作罢就作罢,回去吧。”

    说完,他不再看车外,淡淡地吩咐了一句司机开车。

    有些话,还是回到别墅再说。

    有些话,他只想说给她听,其他人连旁听的资格都没有。

    接下来的时间,夏念儿非常非常安静地坐在车上,她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问着自己,怎么会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儿子这个词呢?难道说其实在她心里,已经做好了给他生儿子的打算?

    小哥哥会怎么想她?会不会觉得她太不矜持了?

    她今天还是少说话吧,感觉说什么错什么,现在的她不仅智商离家出走了,就连脑子都一起都离家出走了。

    直到到达别墅之前,车上都是默默无言的。

    在这种沉默的气氛下,司机不自觉地加快了车速。

    很快,别墅就到了。

    厉铭臣率先下车。

    而后,赶在司机前面,替她打开了另一侧的车门,半扶半搂地朝别墅走去。

    身后,司机风中凌乱地僵在那里,他感觉自己遇到了职业生涯最大的危机,照这个趋势下去,厉少很快就可以兼顾司机的身份了,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体现自己的职业价值,决不能让厉少比下去。

    下次,他一定要赶在厉少之前开车门,千千万万不能让厉少觉得他无用。

    厉铭臣丝毫不知道他的行为引发了司机的恐慌,他扶着夏念儿走到别墅门口,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干脆打横抱起她,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到卧室,有些话有些事才好做,不是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