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46章:对不起,小哥哥-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6章:对不起,小哥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言一窒,厉铭臣黑瞳死死地盯着她。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刚刚是他幻听了吗?

    她竟然喊他……

    小哥哥?

    夏念儿清澈的水眸混合着复杂的光芒对上他的黑瞳,惨白的小嘴儿缓缓地一张一合着。

    一字一字缓慢地传入厉铭臣的耳中,他听得清清楚楚,这话分明是

    “谢谢你,厉铭臣。”

    “对不起,小哥哥。”

    黑眸中风云迭起,厉铭臣将拳捏地紧紧的。

    她之前不是还执着地不信他的身份吗?为什么现在突然就信了,老管家说跟她说了一些事情,那究竟是哪些事情?他拼命想隐藏的不堪还是被她知道了吗?

    深邃的黑眸第一次闪开了她的目光,厉铭臣心口有些发紧,却又说不出为什么发紧。

    如果她知道了他所有的不堪,那她会不会嫌弃他?会不会离开他?

    不!他不允许!

    这么想着,厉铭臣虽然没有看她,可抱着她的力道却越来越紧。

    夏念儿有些吃痛,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手小心翼翼地摩挲着的手腕。

    厉铭臣的身体越来越僵,却舍不得将怀中的女人放开一分一毫。

    久久

    “很痛吧。”

    夏念儿忽然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厉铭臣听懂了她的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选择了沉默。

    看着他这幅缄默其口的样子,夏念儿眼中满满的都是心疼和悔恨愧疚,“小哥哥,当时的你一定很痛吧,那半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对不起,在小哥哥最需要宝宝的时候,我却没有陪在你身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迭声的对不起,昭示着夏念儿内疚的情绪。

    厉铭臣虽然心下发紧,却仍是看不得她内疚。

    “不关你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他停顿了好久,才涩声问道:“管家那边都跟你说了什么?”“老管家告诉我,说你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可是后来在老宅那边经历了一场大火,在那场大火中你母亲和哥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你的胳膊则受到了严重的烧伤,在医院休养了很久,也就是在那场大火

    之后,你搬出了厉家。”

    夏念儿的声音颤抖着,她简直无法想象小哥哥当时的绝望,越是无法想象她就越是心疼。

    柔弱的双臂坚定地环上他。

    从前,是小哥哥保护着她。

    以后,她也要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小哥哥。

    小哥哥的性格大变,应该也和那场大火有关系吧。

    虽然她做不了太多,但她一定要想办法帮小哥哥解除当年的心结,最好是能够找到他的母亲和哥哥。

    听她说完,感受着她抱着他的力量,厉铭臣久久没有说话,只是攥着的拳缓缓地松开了。

    看来,老管家那边还算有些分寸,只是挑着无关紧要的一些说了,深层的禁忌却是提都没有提。

    这就好。

    这就好!

    那些不堪,就随着时间永久埋葬吧!

    两人静静地相拥着,身边自成一派温馨的气氛。

    而咫尺之遥的包间内,却是一副人间地狱的惨象。

    眼镜男,雀斑男等人已经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每个人的动作都是一样的,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下身,却捂不住外渗的鲜血。

    几人眼中都是浓重的绝望。

    果然是厉少,说打断他们的第三条腿就一点儿希望都没给他们留。

    现如今,他们的第三条腿已经断到不能再断,完全没了接上的可能。

    从今往后,他们已经算不上真正的男人了。

    恍惚中,眼镜男忽然想起久远前的一段记忆

    那次,他们同样将一个女孩拉入了包间中,不同的是那个女孩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就在那个女孩的痛哭声中,他们轮流发泄着自己的**。

    整整一个晚上,都是那个女孩的哀嚎痛哭声。

    而他们却把这当成了最好的助兴品。

    事后,那女孩的未婚夫找来,却被他们一番羞辱,打断腿扔了出去。

    就在他们围着羞辱那个未婚夫的时候,女孩醒了过来,也许是因为那个女孩当时的眼神太过绝望,所以他才会记到如今吧,当时那个女孩走出门前说了些什么。大概是“你们这帮畜生一定会有报应的,今天你们怎样对我们,将来一定会有比你们更有权势的人加倍地对你们,我诅咒你们接下来的余生只能不人不鬼地活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天上地下永无容身之地

    !”

    那时的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好像只是一顿放肆的大笑。

    再之后,那个女孩就从帝都最高的一栋楼跳了下去。

    当时的他们没有一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略微觉得有些麻烦,拿钱摆平女孩的家人之后,该怎样纸醉金迷还是怎样纸醉金迷。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

    眼镜男满脸绝望地看着手上的鲜血,突然疯了似的大笑。

    这就是报应吧!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全都来报。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报应啊报应,可惜这个道理他明白地太晚太晚了。痴痴地坐在那里,眼镜男眼睁睁地看着那群魔鬼似的黑衣人鱼贯而出,他咬咬牙狠声对包间里的人交代道:“今天的事情,全都给我忘了,厉少虽然没有要我们的命,可如果我们得罪了厉少的消息传出去,

    多得是人想要拿我们的命讨好厉少,不想死的话就都把今天的事情捂紧!”

    话音落地,包间中的绝望气息愈发浓了。

    痛楚绝望下,有人忍不住嚎哭了起来。

    眼镜男不再说什么,只是低声喃喃着报应。

    包间中的一切,夏念儿并不知情。

    看着那群黑衣人出来,领头的那个走到厉铭臣身边恭敬地回道:“少爷,事情已经办好了。”

    闻言,厉铭臣点了点头。

    包间中的那些人虽然已经解决了,不过关于这件事夏念儿的部分却没有解决完。

    他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要问她。迫不及待,必须此时此刻就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