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43章:我是厉少的男人-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3章:我是厉少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就是厉少的男人!”

    雀斑男**熏心地拽着夏念儿,猥琐地答道。

    说完,他的手色眯眯地朝着夏念儿苍白的小脸抹去,“啧啧啧,看看这张小脸,真是我见犹怜啊,可惜啊,你就是再我见犹怜,也架不住厉少是个不行的,还是哥哥我来疼你吧!”

    听着那道熟悉的冷声,夏念儿眼泪突然落了下来。

    他来了!

    他终于还是来了!

    激动时,一股力量将她从雀斑男的怀里拽了出来。

    这股力量,虽然极大却没让她感到丝毫的不舒服,显然拽人的控制了自己的力道。

    夏念儿突然想到之前每次他拽她,虽然力量很大,但却从来没让她感觉到过不舒服。

    而这些,都是以往不曾注意到的细节。

    有了刚刚雀斑男拽人的对比,这份疼惜让夏念儿的泪落得愈发急了。

    厉铭臣将她扯进怀里,恨恨地点了点她的额头,良久才咬牙恨道,“小哭包!”

    闻言,夏念儿的泪落得更急了。

    大颗大颗的泪珠砸在他胸前的衣服上,很快就蕴出了一片水渍。

    见她哭得这么狠,厉铭臣抱着她的动作忽然僵了一下,显然有些无所适从。

    这个蠢女人,被吓坏了吧,恐怕也只有吓坏了,她才会这么乖乖地待在他的怀里吧。

    心头,忽然涌起了一股暴虐。

    之前他心头起了暴虐舍不得对她发泄,只是强自压抑着,如今眼前有几个很好的发泄对象,他终于不用再压着了。

    敢动他厉铭臣的女人

    好!很好!非常好!

    这几个人有胆子!

    只是,希望他们到了地狱,依旧能够有这份胆子!**熏心的雀斑男发现手中的猎物被人抢走了,他气急败坏地看向对面,叫嚣着,“你是哪根葱?敢跟小爷抢女人?信不信我让你死得很有节奏感?识相的就赶紧把手中的女人给我送过来,小爷急着办事,

    就不和你计较了!”

    身后,眼镜男几人却忽然有些心惊。

    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人莫名有些眼熟,而且这身气势绝对不是普通人。

    难道……他们真的踢到了不能惹的铁板?

    就在几人暗暗心惊的时候,雀斑男又开始了新一轮叫嚣,“哟!给你脸不要是吧?我数一二三,你乖乖把你手上的女人给我送过来,否则……哼哼!”

    厉铭臣冷冷地看着这个敢在他面前叫嚣的雀斑男,黑眸中的冷光俨然不是看活人的光芒。

    “敢在我面前称爷,你倒是说说你是哪位爷!”

    雀斑男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冷厉,只把这话当成了他的退缩,“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蒋家三少爷蒋思!”

    “蒋思?将死!你这个名字倒是取得有先见之明,你的确离死不远了,上个敢在我面前自称爷的人,坟头草大概已经有三丈高了。”厉铭臣一反之前在外人跟前的惜字如金,冷冷地嘲讽着。

    正是因为他的反常,后面的眼镜男等虽然觉得熟悉,却没有第一时间想起他是谁。不过,眼镜男作为几人之中隐隐的领头人,还是出于谨慎地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不如自报一下家门,说不定家里长辈还认识呢,这个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我们还是互相认识一下,也免得大水冲了

    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为了一个女人实在不值得对不对?”雀斑男听完这话,气愤地接了句,“哥,我们不认识的人,能是什么大人物?这帝都有头有脸的人我们哪个不认识?你还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打断第三条腿,让他看着我们快活逍遥,这小子竟然敢说我离死

    不远,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来这小美人和他有些关系,既然如此,就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在我们身下欲仙欲死吧!”

    厉铭臣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冷,到最后一个字落地的时候,他眼中已经冷到了极致,一双黑瞳犹如万丈深渊。

    如果他没有给老管家打电话或者说如果他晚来一步,他们会做些什么不言而喻,如今虽然还没做,不过曾经起过那个心思也不能饶,竟然敢对他的宝宝起这种龌龊的心思……

    简直该死!

    不,死太便宜他们了!

    还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了!

    “自家人?你们也配?”薄唇微启,厉铭臣出口的话冷冽而讥诮。

    本就怒气蓬勃的雀斑男被这话一刺激,愈发失去了理智。

    “不配?我就先打断你第三条腿,再让你看看配不配!”

    “阿思,不要冲动!”

    眼镜男急忙制止,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心中的不安越发浓重了。

    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人,身份绝对不简单。

    只是,这人是谁呢?

    他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雀斑男蒋思已经被气到不理智了,哪里还控制地住自己,从茶几上拿起一个空酒**,他直接朝厉铭臣下身打了过去。

    那恶狠狠的力道,如果真的打实了,恐怕厉铭臣真的要变身已经绝种的某种生物了。

    不过,这个如果只会是如果。

    厉铭臣双手都抱着夏念儿,他也不打算放开。

    环着夏念儿一个转身,他反脚将雀斑男踹了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眼镜男几人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发生了。

    看着雀斑男凄惨的模样,眼镜男到底嚣张惯了,此刻也有些忍不住怒气了,“这位朋友,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用不着下这种毒手吧?将我的兄弟伤成这个样子,你总要给个交代吧!”

    雀斑男哀哀嚎叫着,刚刚被踹出去之后,那个酒**也随着摔了出去,而他的下身刚好倒在了破碎的酒**上,鲜血染红了酒**的碎片,那个位置……

    他不要变成太监!

    “哥,救我……杀了他……杀了他……”雀斑男又气又疼地嚎叫着。

    见状,眼镜男愈发忍不住怒气,“这位兄弟,你到底是谁?如果你再不说,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是谁?”厉铭臣黑瞳微微眯起,唇角勾起一抹凉薄地弧度,“我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