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38章:你的卫生巾,我承包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8章:你的卫生巾,我承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袋子里是什么?”

    夏念儿抿嘴,袋子里是什么东西不是很明显吗?这东西不是他让尤一溪买回来的吗?现在又问是什么意思?故意想让她觉得难堪吗?这种私密的东西怎么能够光明正大地拿出来说呢?

    见她沉默,厉铭臣皱眉,黑瞳中满是质疑。

    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不能对他说?

    不再问她,他直接上前,从她手中拿过袋子,打开取出其中的卫生巾仔细观察着。

    “卫生巾?”厉铭臣有些疑惑地喃喃着。

    夏念儿原本苍白的小脸在他的一番动作后,竟然有了几分红色。

    不过这红色却不是健康的血色,而是又气又羞的绯色。

    虽然对手中的东西仍旧有些疑惑,不过看着她的脸色,厉铭臣还是将袋子交给了她。

    等她进了洗手间后,他皱眉,这种别人都知道只有他不知道的感觉真是该死地不舒服。

    想起之前的方便面事件,厉铭臣默默拿出手机,默默打开了搜索引擎,不急不慢地输入了卫生巾三个字。

    将关于卫生巾的解释看完之后,他的脸倏地黑了。

    这么隐秘的东西竟然是尤一溪帮她买的?

    以后她的卫生巾,他承包了!

    再一想此刻她在卫生间内的行为,厉铭臣的脸又黑了几分。

    等夏念儿从洗手间出来之后,迎接她的就是他的一张黑脸。

    如果换做往常,夏念儿或许会去探究一下他黑脸的原因,可现在她已经将近力竭的状态,就连走路都有些艰难,又哪里来的精力去探究他呢?

    拖着沉重的步伐朝病床走着,还没等她走到病床,就被一股蛮力拉住了。

    “以后你的卫生巾,我承包了!”

    夏念儿用看蛇精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用最大的力气挥开他的手,继续朝病床走去。

    见她这个态度,厉铭臣心中一股暴戾油然而生。

    “夏念儿,我在和你说话,你有没有听到?”

    “听到了。”终于躺到了病床上,夏念儿敷衍地回答了一句,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此刻,小腹还在翻江倒海地闷痛着,她额头很快又渗出了一层冷汗。

    厉铭臣自然听出了她话中的敷衍,大跨步往前走了几步,他来到病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一看,他心中的暴虐瞬间消散。

    那苍白的脸色着实吓人地很,仿佛床上这个人下一刻就会断气。

    再大的怒气,面对这样的她,也全都灰飞烟散了。

    “你哪里不舒服?”

    皱着眉,迟疑了许久,厉铭臣才启唇问道。

    “我没事。”面对他的关怀,夏念儿表现地淡淡的。

    此刻她的状态实在不好,身体的疼痛是一方面,心里的纠结又是一方面。

    她一方面不敢相信厉铭臣就是小哥哥,一方面又在隐隐期盼着他就是小哥哥,这种纠结的错乱感几乎要将她逼疯了。

    如果到了现在厉铭臣还发现不了她的异常的话,也就愧对他厉少的称呼了。

    “夏念儿,你到底怎么了?”低沉的声音转冷,他皱眉问道。

    夏念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选择了沉默。

    正是这该死的沉默,彻底激怒了厉铭臣。

    隐忍许久的怒气暴虐,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我说过,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况且是你小时候承诺要永远陪在我身边的,难道你现在想毁诺?夏念儿,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

    压抑的冷声,透着吓人的占有欲。

    夏念儿有种错觉,如果此刻她说一句反驳的话,恐怕会被他生生地吞下去。

    吞进肚,化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厉铭臣此刻确实有这种偏执到近乎变态的想法,如果这个女人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是不是就能永远陪在他身边了,幸亏这个想法仅仅是浮起了一瞬,就被他彻底压了下去。

    这是他的宝宝,他要的不仅是她的人,还有她的心。

    深邃的黑瞳定定地看着她,厉铭臣悄悄攥了攥拳。

    面对这灼灼的视线,夏念儿无法再选择视而不见,睁眼,她强撑着坐直身体,缓缓开口。

    “厉铭臣,我很庆幸并不是流产,但是我也说了流产并不是我们全部的问题,流产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今虽然这最后一根稻草没了,但是其他的问题还在啊。”

    听着她的话,厉铭臣却丝毫没有被安抚到的感觉。

    这个女人的意思,是一定要离开他?

    “你还是不相信我是你的小哥哥?”“这不是我相不相信的问题,你跟小哥哥的脾气秉性完全不一样,一个人就算再变也不可能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吧,而且你手上也没有当年的印记,我总不能凭你一句话,就相信你是我的小哥哥,你总要拿出

    点让我信服的证据啊!”

    虽然在他身上,夏念儿感觉到了一些和小哥哥类似的感觉,但这并不能让她完全相信。

    “你不相信我!”厉铭臣仿佛陷入了某种执念中,黑瞳满是疯狂的意味。看着他现在的状态,夏念儿有些不安,不过她还是继续说道:“这真的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凡事总得讲究证据,古博轩好歹手上是有当年那个印记的,如果非要在你们两个人之中选择相信一个的话,我肯

    定会更倾向于有证据的那个。”

    她说了这么多,厉铭臣却只捕捉到了他在意的点。

    “你宁可相信古博轩,也不相信我?”

    小腹处一阵一阵的绞痛,让夏念儿失却了最后一丝耐心,“如果你非要这么想,那我也没有办法。”

    这话,在厉铭臣看来就等于是在默认他之前的话。

    “好!很好!非常好!”厉铭臣咬牙恨恨地看着她,一瞬间想要掐死这个让他如此烦心的女人。

    夏念儿也在那一刻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然而,最终厉铭臣还是没能下得去手,恨恨地瞥了她一眼之后,厉铭臣携着一身沉沉的怒气,摔门走了。夏念儿咬唇,看着那道决绝的背影,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空荡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