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37章:你没有流产!-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7章:你没有流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没有流产!”

    “我没有流产?”

    两人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的。

    之前意识半昏半醒的时候,夏念儿其实有隐约听到一些。

    “文医生说你这个是月经。”厉铭臣皱着眉一本正经地回道。

    竟然是月经?

    夏念儿愣愣地躺在病床上,就连小腹处的疼痛都忽略了。

    原来不是流产……太好了!

    捂着小腹,她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笑着笑着,眼角的泪就这么笑了出来。

    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大的乌龙,可是她现在却无比感谢这是个乌龙。

    看着她眼角蜿蜒出的泪痕,厉铭臣双拳攥了攥,略显生硬地冷道:“怎么又哭了?不是说了不是流产了吗?要是你不信,我再把文医生叫回来,让他跟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完,见她哭得更厉害了。

    “别哭了!本来就丑,哭起来更丑了!”厉铭臣出口的话愈发别扭了。

    夏念儿也说不出为什么要哭,只是眼底的泪却好像多到溢出,必须借助哭泣的形势发泄出来。

    真的是太好了……

    太好了……

    见她哭个没完,厉铭臣幽邃的黑眸中闪过一抹不知所措。

    这女人是水做的吗?怎么哭起来没完了?明明都跟她说了不是流产了,本来还想教训她说有缘无分的事情,可她一直哭个没完,还怎么教训?

    这女人是故意的吧?

    一定是故意的!

    知道她一哭,他就会心疼,所以故意在他教训她之前哭出来。

    哼!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女人!

    厉铭臣恨恨地想着,却没发现眼底的宠溺满到几乎要溢出来了。

    夏念儿哭到有些哽咽,最后还是身下汹涌的热流将她的神志唤了回来,想到此刻的尴尬境地,再看看身边的这个男人,她求助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明明之前都说了要分开,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瓜葛的,现在向他求助算怎么回事啊!

    这么想着,身下的热流越发汹涌了起来。

    夏念儿忍不住回想着当时被摔下去的情景,怎么会第一时间想到流产呢?明明这个月生理期也还没有来,大概也正是因为每个月很准的生理期没有准时报到,才在她心底中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偏偏这次生理期来的时间点太过巧合,就那么一摔,就把迟到了好几天的生理期摔了出来。

    “还说要离开吗?”心疼过后,厉铭臣心中压抑已久的恼怒又浮了上来,他拧眉看着渐渐停止哭泣的女人,脑中不停回荡着她之前说过的话。

    “你说我从来不舍得你受一点点儿委屈,又怎么会见了你还不认你,夏念儿,到底是谁不认谁?又是谁在我喊宝宝的时候义正言辞地告诉我不许喊的?嗯?”

    “还有你和我并不是什么男女之情的话,我告诉你,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还有什么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对我有这么多不满的!”

    “另外,给我投怀送抱的女人很多,可我想要的也只有一个叫夏念儿的!”

    冷若沁冰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冷厉,每说一句,厉铭臣心中的暴虐就重了一分,如果不是还有一分理智提醒着他,她现在的身体不舒服,他恐怕早就用自己的方式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女人

    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

    “我……”这次换到夏念儿哑声了。

    迷糊中,她又想起了半昏半醒间他一声又一声的宝宝乖,那声音熟悉地差点让她泪流满面,恨不得扑到声音主人的怀中哭个天昏地暗,好好发泄发泄自己的绝望无助悲伤。

    现在意识清醒了,她无法自欺欺人,那些话的主人除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做他想。

    难道他真的是小哥哥?

    可是,为什么他的手腕没有那个印记呢?就算随着光阴那个印记会浅一些,可也不至于一点儿痕迹都没有吧。

    没了流产的阴影,夏念儿这才有心思思考这些问题。

    想着想着,水眸不禁瞄向了他的手腕。

    不看还好,一看她差点儿吓得魂飞魄散。

    那手腕处正潺潺地往外流着鲜血,而且一点儿止住的意思都没有。

    再仔细看看他的脸色,不难发现他的脸色较之往常白了几分。

    他手腕上的伤势怎么受的?这血流了多久了?有没有伤到动脉?明明晕过去之前还没有这道伤口呢。

    厉铭臣自然也发现了她落在手腕处的视线。

    皱皱眉,他将手腕往后方藏了藏,轻描淡写地略过这个问题,“夏念儿,我刚刚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进去?这辈子,你的男人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厉铭臣!”

    “你手腕的伤?”夏念儿却没那么轻易被转移开话题,她的视线一路追着他的手腕,目光中难掩担心。

    厉铭臣抿抿唇,不想多提手腕上的伤。

    夏念儿蹙蹙眉,也不想多提他和她的关系。

    两个人都想让对方回答自己的问题,却又都躲避着对方的问题。

    一时间,空气陷入了静默中。

    最终,打破静默的是尤一溪的声音

    “厉哥,东西买回来了。”

    飞速地进入病房,飞速地将东西放到茶几上,飞速地和厉铭臣夏念儿两人告别,飞速地退出病房。

    尤一溪一系列的动作都只有一个快字。

    天知道,刚刚的那半个小时中他经历了什么。

    最重要的是,他帮小嫂子买了卫生巾这么**的东西,谁知道厉哥这个小心眼会不会因为这个嫉恨他?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个傻子,那么恋爱中的厉哥就是智障,还是个武力值逆天的智障。

    惹不起,他躲得起。

    厉铭臣皱眉看着茶几上的那个黑袋子,月经需要的相关用品?既然买回来还是先给她吧。

    将袋子递给她,他也没有打开去看里面具体是什么东西。

    夏念儿愣愣地接过他手中的袋子,仅仅是看包装她都能够大概想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下好了,她一个生理期搞得人尽皆知了。

    苍白着脸,夏念儿拿着袋子下床,朝着洗手间走去。“等等!”厉铭臣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