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36章:一场乌龙-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6章:一场乌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进门,文医生就被地上的鲜血惊住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文医生心下一惊,不过也来不及问,只是快步赶到了病床前。

    “厉少!”走到病床前,文医生才看到他潺潺流血的手腕,“我先替您包扎一下手腕吧,再这样流血下去,容易失血过多,你伤的这个位置太”

    话还没说完,就被厉铭臣打断了,“先替她看看。”

    “少夫人?她怎么了?”文医生这才注意到病床的人,看着床单上晕开的血色,他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厉少,你们是遭遇攻击了吗?少夫人是中枪了还是被刀砍到了,需不需要马上准备手术?”

    一连串的问题,如同机关枪似的脱口而出。

    “她流产了!”每每说到流产两个字,厉铭臣就觉得钻心噬骨。

    床上,夏念儿也猛地颤了一下,一行泪顺着眼角滑落。

    流产?文医生眼中的凝重越发重了,之前少夫人中媚药的时候,他帮她检查了身体,并没有查出身孕啊,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流产呢?就算是上次因为月份太浅没看出来,但怀孕初期的流产也不会有这么多血啊,

    这看着都有点像血崩的迹象。

    “地上那滩血,是厉少的还是厉少夫人的?”

    为了确定心中的疑问,文医生出口问道。

    “那是小嫂子的。”尤一溪赶在厉铭臣出口之前说道。

    这话如果让厉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还是他替他说了吧。

    听到回答,文医生眼中的凝重散去了些。

    这么多的血量,应该不是流产,而且他观察了下床上的血色还在不断加重,说明厉少夫人还在出血,这种情况不像是流产反而倒像是

    为了确认心中的疑问,文医生不再说话,反而是进前默默检查着。

    厉铭臣就这么一直定定地看着他,准确地说是看上床上那个虚弱的身影。

    每当夏念儿皱一下眉,他的眉也会紧跟着皱一下。

    等文医生一番检查过后,厉铭臣的眉心已经皱成了一道死结。

    “怎么样?”

    “厉少”文医生有些欲言又止。

    见状,厉铭臣只当是她的情况非常不好,眉心皱的愈发紧,他厉声问道:“到底怎么样?说!”

    “厉少,少夫人压根就没怀孕!”文医生叹息一声,这小年轻就是不够稳重,火急火燎地把他找来结果就是因为

    唉,太不稳重了!

    “没怀孕?”厉铭臣难得有些失神地喃喃道。

    随即,很快他就恢复了清醒,冷着一张脸问道:“怎么可能没怀孕?那这些血呢?”

    “厉少,女人不只流产的时候会下身出血,还有一种情况也是会造成下身大量出血的。”文医生端着一张老脸,一本正经地为他科普着生理常识。

    厉铭臣眉心依旧没有放松,“什么情况?”“这种情况发生在一些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人类和黑猩猩与其他人科动物之间。育龄妇女和灵长类雌性动物,每隔一个月左右,子宫内膜发生一次自主增厚,血管增生、腺体生长分泌以及子宫内膜崩溃脱落

    并伴随出血的周期性变化。通常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之为月经。”文医生脸上的表情越发正经了,只是心里却在默默吐槽着。

    这来个月经就把他折腾成这样,这哪天要是怀个孕,他半条命都得搭在这对夫妻身上吧!

    正吐槽着,没想到厉铭臣听完这话后竟然生生地怔愣了起来。

    没有怀孕,也就更不会流产了,所以那些血是她生理期的血,而不是什么流产后的血。

    捋清楚这个情况后,厉铭臣竟然有些腿软。

    此生,他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极了眼前这个女人。

    怕她痛,怕她哭,怕她不开心,怕她再不要他

    “厉少,这种情况也不用在医院住着了,回家注意保暖,熬点姜糖水就行了,对了,还得先准备一些相关用品,否则少夫人这一路走哪血流到哪就不太好了。”文医生看着他这幅模样,忍不住又嘱咐了句。

    “相关用品?”厉铭臣拧眉问道。

    文医生扯着一抹神秘兮兮的笑,“厉少该不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吧?”

    “我该知道吗?”厉铭臣眉头拧地更紧,不过知道她没有流产后,他心里的那个大洞正在慢慢地填补着,整个忍也没了那种四肢百骸俱冷的空洞感。

    文医生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我的厉少啊,拜托你多少也食点人间烟火吧,不懂呢就要问,不问你怎么会知道呢,问了你才有可能知道,虽然知道了不一定会懂,,但是不知道肯定不会懂啊”

    从未见过厉铭臣这个样子,文医生故意调侃着。

    然而,说了一半,他就感觉有一道死亡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呐呐收声,文医生一边往后退着一边说道,“这些事情,还是你们同龄人来沟通比较合适,这里也没什么地方用得上我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跑出了病房,好像后面有什么怪兽在追他似的。

    见文医生跑了,厉铭臣也没去追,只是将视线转移到了尤一溪等人的身上。

    尤一溪等人暗自在心中骂着娘,这个文医生真是年纪越大越老不羞,自己玩坑让他们跳,还能不能好了!

    “那个,厉哥,其实就是女人生理期都会用的东西,你懂得。”顶着厉铭臣的目光,尤一溪讪笑着回道,一边说一边在心中狠狠唾弃着文医生,这种撩完就跑的行为太不道德了!

    厉铭臣仍旧皱眉。

    他懂得?

    他应该懂得什么?

    “你去买!”厉铭臣决定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结太多,既然尤一溪懂那就让他去办。

    “我去买?”尤一溪指指自己,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他去帮小嫂子买卫生巾,估计卫生巾拿回来的时候,就是他血溅病房的时候吧。

    厉铭臣点点头,残忍地打破他的幻想。

    尤一溪生无可恋地走出病房。

    厉铭臣又将视线放到尚晏明和顾念成身上,两人也急忙知情识趣地退了出去。就在三人刚走之后,夏念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