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34章:我就是你的小哥哥-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4章:我就是你的小哥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万念俱灰地看着他,一双水眸平静到了极点。

    无悲亦无喜。

    “休想!”厉铭臣用力将她拥入怀中,“我认准的人,这辈子都是我的!”

    夏念儿只是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他,也不说什么,显然是打定主意要离开他了。

    感受她不同于以往的决绝,厉铭臣只觉得心彻底空成了一个大洞。

    紧紧攥了攥拳,他压抑着心间一波又一波的暴虐,用尽可能轻柔的方式将她抱回了病床上。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叫医生过来。”

    从来不知道退缩是什么的厉铭臣,第一次选择当起了鸵鸟。

    她一定是伤心过度,所以才会胡言乱语,他还是先叫医生来帮她看一下,以免留下什么后遗症。

    看着他往外走的身影,夏念儿死死地咬了咬唇瓣儿,身下又是一波热流涌上,想到这热流是什么,她心间一痛,痛楚下她出声叫住了那个往外走的身影

    “厉铭臣,医生一会儿再叫,我们谈谈吧。”

    谈谈?

    厉铭臣往外走的步伐一僵,她要跟他谈什么?谈怎么离开他吗?

    想到这,他停下的步伐又继续往前走着。

    倏地,一句话彻底止住了他的步伐。

    “厉铭臣,你信不信你前脚出了病房,我后脚就可以让你这辈子再也找不到我!”

    这辈子再也找不到?

    这个世界有什么地方是他找不到的?

    除非

    死亡!

    如果她死了,他自然是上天入地再也找不到这个女人了。

    她刚刚是用死来威胁他吗?

    蓦地转身,厉铭臣黑瞳死死地盯着她,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玩笑意味。

    可是,没有。

    夏念儿脸上满满地都是正经,显然话中没有一丝玩笑。

    双拳紧紧地攥在一起,厉铭臣转身,大跨步回到她身边,冷声道:“谈什么?”

    说完,他又紧接着补充了一句,“离开我的话,免谈!”

    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夏念儿以从未有过的认真目光看着他。

    仔细看去,依稀能看到他脸上残留的泪痕,可见之前他的流泪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这个男人,应该多多少少是对她用了点心吧。

    终究,也不算是她一厢情愿。

    只是,两人终究是阴差阳错地走到了这一步。“厉铭臣,你刚刚说是我的小哥哥,应该是听到我喊古博轩小哥哥所以才起了想法冒充的吧,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小哥哥又怎么会到这个时候才告诉我呢,我的小哥哥从来不舍得我受一点点儿委屈的,又怎么

    会见了我还不认我呢。”

    “我”厉铭臣哑声。

    他依稀是知道自己有病的,自从那场大火后,他的性情就发生了变化,喜怒不形于色万事不说于口就是其中的一项变化,而且他也是有些生气的,气这个女人竟然忘记了他,忘记了小哥哥和宝宝的诺言。

    只是,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成了今天的作茧自缚。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夏念儿只当他是被自己拆穿之后的尴尬。“我和小哥哥相识于幼年,自然有着和别人不同的情谊,不过却不是你想象中的男女之情,我承认我和古博轩关系亲近是因为把他认成了小哥哥,他手腕上留有我小时候咬下的印记,那印记是独一无二的,

    虽然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对古博轩到底是不是小哥哥产生了怀疑,不过就算古博轩不是小哥哥,你也绝对不是,因为你没有那个印记。”

    不想再看着他演下去,夏念儿干脆把印记的事情说了出来。

    厉铭臣摩挲手腕的频率愈发快了。

    夏念儿一直看着他,自然注意到了他摩挲手腕的动作。

    看着那处位置,她心中忽然一凛,那个位置正是当初她咬下印记的位置。

    他现在摩挲那个地方,是巧合还是有什么隐情?

    情绪剧烈波动下,身下的热流涌地愈发急了。

    夏念儿只得放下心中的百转千回,不过她心底却隐隐有个声音,如果是流产,血应该早就流完了啊,为什么会一直流,而且还流的这么急。

    难道说

    狠狠压下心中的波澜,夏念儿继续虚弱道:“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冒充小哥哥,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你应该也冒充不下去了,这场闹剧就到此为止吧。”

    “厉铭臣,我不知道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可是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从来就不只是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只能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终究是有缘无分的,既然如此,又何必互相折磨呢?”

    “你是高高在上的厉少,只要你说句话,想必多得是女人投怀送抱,又何必为了我放弃整片森林呢?放手吧,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只是我们无法在一起了。”

    一字一句,说的虚弱而缓慢,但是话中的决绝坚定平静却表露地一清二楚。

    厉铭臣显然也听出了她的决心,薄唇抿成了一道直线,他上前一步,紧紧地挨着她,掷地有声地说道:“夏念儿,你听清楚,我才是你的小哥哥,没有冒充,至于手腕上的印记,我日后自然会跟你解释!”

    “还有你说什么有缘无分的话,我就当没听见,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有缘无分,就算真的无缘无分,我也会生生造出一份缘分来,既然你上了我的床,这辈子就都是我的女人,就算是死,也是我的鬼!”

    手腕上的印记?日后解释?

    夏念儿死死地蹙起了眉心,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要死鸭子嘴硬呢?

    如果他是小哥哥,那他一定知道幼年时候发生的事情。

    “既然你说你是小哥哥,那我们分别的时候”话没说完,夏念儿就觉得身下涌上了一大片热流。

    她忍不住闷哼出声。

    小肚子处的疼痛几乎要将她逼疯了,刚刚撑着最后的力气说了那些话,她现在既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厉铭臣脸色一变,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口,冲着门外的人甩下一句,“叫医生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