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33章:孩子没了吗?-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3章:孩子没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尤一溪犹豫了一瞬,这种状况他们走了会不会出事?

    见他们不动,厉铭臣出口的呵斥愈发冷厉了,“全都给我滚!”

    尤一溪等人不敢再犹豫,急忙走了。

    走出病房后,几人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掩不住的担忧。

    “这……这可怎么办?小嫂子刚刚的样子明明就是流产了,只是不知道是厉哥发疯后害得小嫂子流产还是小嫂子流产害得厉哥发了疯,如果是后者还好些,如果是前者……”

    后面的话,尚晏明没有说出口,如果真的是前者,那对厉哥也太残忍了。

    亲手杀了自己孩子的痛,是个人都没法承受得住。

    而且,厉哥和小嫂子本来就是好一阵歹一阵,如果两人之间横亘了一条性命,那两人的感情之路绝对堪忧啊。

    厉哥好不容易有了点儿人气,难道又要回到过去那种行尸走肉的状态?

    尤一溪没有应和他的话,只是眼中的担忧又深了几分。

    几人也不敢走远,就这么守在病房门口,这样出了什么状况也好及时处理。

    病房内的状况,也确实如外面几人想象的一样不好,准确来说,是比几人想象地还要更不好一些。

    看着地上那滩鲜血,厉铭臣仿佛自虐般回想着之前的一切。

    一开始他想抱着她回别墅,她说了一些话刺激到了他,然后就被他摔到了地上。

    摔到地上后

    她的身下就蔓延出了一滩鲜血。

    那鲜血是……

    是他们的孩子吗?

    他竟然亲手杀了两人的孩子?那个他日夜盼望着能够延续两人骨血的孩子就这么被他亲手扼杀了?

    当时,她是试图向他求救来着。

    可那时的他,脑子完全处于混沌中,压根就没听到她的求救,只是被那血的鲜红刺激着眼眶,他甚至捻起了那血闻了闻,还给她闻了闻……

    他的宝宝,那时候该是多么绝望!

    紧紧地闭上双眼,厉铭臣死死地咬着后牙根,可是一行泪还是从紧闭的眼角滑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打生下来就没哭过,这一生从没尝过眼泪的滋味,就因为这个,他曾经多次听到别人在背后腹诽他是不会哭的怪胎,小时候在意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办法让自己试着哭出来,可却没有一次成功过。

    如今第一次尝到眼泪的滋味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苦!

    涩!

    又透着一股钻心的疼!

    如果有可能,如果有可能,他宁愿做一辈子不会哭的怪胎,也不愿意在这种状况下体会到什么叫眼泪。

    怀中,夏念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地毯上的鲜血还在不停地增加着。

    如果是在正常状态下,厉铭臣也许会注意到这一异常,可是他现在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他亲手害死了两人的孩子以及她越来越苍白的小脸上,又哪里来的精力注意到这一异常。

    半昏半醒的夏念儿也能够感觉到一阵阵热流仍然持续不断地自身下不断地涌出。

    不过,她并没有这样的经验,也没怎么接触过生理方面的教育,只当正常的流产就是这个样子的。

    病房内,被一股刻骨的绝望笼罩着。

    夏念儿感觉到几滴冰凉的泪水落到脸上。

    他竟然哭了吗?

    可是现在哭有什么用?

    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晚了!

    如果泪水能够换回那个无缘的孩子,她宁可把眼睛哭瞎。

    可是,不可能的,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不可能再挽回了。

    心下剧痛间,夏念儿朦朦胧胧的意识归位,她用力睁开眼睛,唇角扯着一抹苦涩到极致的笑容问道,“厉铭臣,孩子是不是没有了?也好,也好,这样的爸妈,他生下来也是受苦,这样也好也好……”

    厉铭臣感觉心中像是空了一个洞,呼啸的冷风从心间吹过,吹得他刺骨冰凉。

    “宝宝,我们还年轻,还会有孩子的,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要不然一男一女凑成个好字,不过也不要太多,太多了你太辛苦了,算了,要不还是生一个吧,生一个像你的女儿,到时候我……”

    平日里绝对说不出口的话,这时候竟然很流畅地就说了出来,只是越说到最后,厉铭臣就越说不下去,喉间更是多了几丝哽咽之意。

    “你在哭?”夏念儿苍白着脸看向他,干涩的声音透着极致的冰凉,“不要哭了。”

    “宝宝,你是在安慰我吗?”厉铭臣猛地将她抱紧,心间的冷风仍在呼啸着,同时又添了一丝不安。

    她的态度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她太冷静了,冷静地有点儿不像她。“安慰?”夏念儿冷冷地嗤笑了一声,“厉铭臣,一个刽子手会去安慰另一个刽子手吗?别哭了,我们都不配,别让我们的眼泪脏了这孩子的投胎路,离了我们这不负责的父母,他该去找一对恩爱的父母投胎

    ,平安喜乐地过一生的!”

    话音落地,厉铭臣只觉得心间的口子又大了几分。

    失去这个孩子,他不是不难过,可真正让他绝望地却是她此时的态度。

    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话中,他竟然隐隐听出了一丝死意,仿佛这个孩子的离去带走了她所有的生机。

    不!

    他决不允许她死!

    没有他的允许,她不许死!

    “夏念儿,我们还会有孩子!”恐慌下,他的语气又恢复了一贯的冷厉。

    “还会有孩子?”夏念儿摇头冷笑道,“不,不会有了,这辈子都不会有了。”

    “你什么意思!”厉铭臣心中的恐慌越发重了,这个笨女人要做什么。

    如果她想要孩子的话,以后他可以和她生个十个八个,只要她喜欢,他都听她的。

    在心中恐慌的冲击下,厉铭臣紧紧地抱住了她。

    仿佛只要一松手,她就会这么消失,消失到一个他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厉铭臣,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失去的就是失去了,哪怕之后再弥补,也不会是之前的那一个了,就好像我们两个,永远也回不去了,你走吧,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至于你之前冒充小哥哥的事情……算了,不重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