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32章:厉铭臣,我恨你-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2章:厉铭臣,我恨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厉铭臣冷厉着眉眼,看也没看她。

    他眼前仿佛被漫天的火光充斥着,黑瞳也渐渐被腥红占据。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红着一双眼,看向地上的女人。

    她身下的地毯仿佛也被眼中的腥红染上了鲜红,魔障中的厉铭臣蹲下身,定定地看着她身下的那片鲜红。

    伸指,捻了点儿地上的鲜红,他放到鼻尖嗅着。

    腥甜的血腥味在鼻尖冲着,厉铭臣心中的魔障愈发重了。

    “救……救我……”只这一会儿的功夫,夏念儿已经有些气若游丝,她虚弱地冲他伸手求救道。

    然而,此刻厉铭臣正处于魔障中,哪里看得到她的求救。

    再次捻起一丝鲜红,这次他将指尖凑到了她的鼻下。

    “这味道,很好吧!”低沉阴冷的声音好像从九幽传上来的,透着刻骨的凉薄。

    夏念儿快要没力气了,小腹处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剧烈到她几乎要昏厥。

    可她脑中的一个猜测却让她无法昏厥过去。

    摔下……

    小腹剧痛……

    下身出血……

    这种种加在一起只有一个可能

    她怀孕了。

    可是,她才没来得及为这个尚未出生的生命感到欣喜,就要因为自己的粗心为他的离去而悲伤。

    不!

    她不要这么稀里糊涂地失去自己的孩子!

    也许,还有救的!

    只要医生过来看看,说不定能够保住的,说不定会有奇迹的。

    对,叫医生!

    “求你……求你叫医生……孩子……孩子……”苍白的小脸儿没有一丝血色,夏念儿再次气若游丝地向面前这个魔障的男人求着救。

    虽然他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就不正常,但她坚信他会救她和孩子的。

    然而,夏念儿失望了。

    厉铭臣处在魔障中久久出不来,对她的呼救也是视若未闻,只是双目通红地看着地毯上那滩血。

    夏念儿由一开始的希望到后来的失望再到最后的绝望。

    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对于她来说,却好像是过了一生般。

    小腹处已经痛到麻木,夏念儿哪怕再没有常识,也知道如果真的怀孕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孩子也是保不住了。

    偏偏,明明已经痛到极致了,她却还是晕不过去。

    四肢百骸连同心脏一同冷到了几种,夏念儿勉力将手放到了小腹处,一双水眸含着刻骨的痛恨看向厉铭臣。

    “厉铭臣,我恨你!”

    恨?

    一个恨字仿佛开启了某个神奇的大门。

    魔障中的厉铭臣将泛红的目光放到她身上,有些癫狂地说道:“恨?你们都恨我……都恨我……可是,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不许恨我!不许恨我!不许恨我!听到了没有,我说不许恨我!”

    边说着,他边攥住她的肩膀,狠狠地摇晃着。

    夏念儿的身体已经处在崩溃边缘,被这么狠狠摇晃着,很快就到达了极限。

    她的意识陷入了半昏半醒的状态。

    厉铭臣仍旧狠狠摇晃着她的身体,一边晃着一边喊着,“不许恨我!不许恨我!不许恨我!”

    明明冷厉到极点的声音,却给人一种刻骨的悲凉。

    夏念儿的意识仿佛漂浮在半空中,只是冷眼旁观着,然而身体却不停地往下流着泪,也不知在祭奠着什么。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和厉铭臣有了孩子,可想想两人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防护措施,怀孕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

    她还没来得及感受孩子的存在,就已经永久地失去了他。

    这个孩子,还没来得及降生到世间,看一看这斑斓世间,就死在了他亲生父母的手下,也许孩子正是感受到了这对亲生父母的不够格,所以才会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去吧。

    地下的这摊血

    她是刽子手,厉铭臣也是刽子手。

    她刚刚说她恨厉铭臣,可她更恨自己。

    苍白的小脸满是泪痕,紧闭的水眸中泪却落得更急了些。

    魔障中的厉铭臣仍在狠狠地摇晃着她,偶尔,有几滴泪落到他的胳膊上,每每溅上,他都好像被什么灼伤似的,摇晃的动作总会轻上那么一丝半点儿。

    然后,就又是更猛烈的摇晃。

    尤一溪等人匆匆赶来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刚一进门,尤一溪就被眼前的画面惊得倒退一步,整个人险些都站不稳。

    尚晏明走在他后面,虚虚地扶了他一把,“尤一溪,你怎么了?走路都走不稳……”

    话没说完,他也看到了病房中的一切。

    这下,他也走不稳了,扶着尤一溪的手都在颤抖。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听说厉哥时隔多年竟然又动用了厉氏的医疗团队吗?怎么病房中竟然会是这副模样?厉哥这是犯病了?小嫂子……小嫂子……”

    小嫂子了好几句,尚晏明也没把那个显而易见的可能说出来。

    因为那个答案委实太过惊心动魄。

    尤一溪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疯癫状态的厉哥和半昏迷状态的小嫂子,心头的沉重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厉哥有多在乎这个小嫂子他知道,而厉哥多想要一个圆满的家庭他也知道。

    如今,这两个似乎都要被毁了。

    厉哥清醒过后怎么能够接受地了?

    “厉哥,厉哥,你醒醒,你醒醒,你再这么晃下去,小嫂子就要被你晃死了。”停顿了几秒后,尤一溪还是上前几步,在厉铭臣耳边不停地说着,试图以这种方式唤回厉铭臣的清醒。

    随着这一声声的小嫂子,厉铭臣眼中的腥红渐渐散去。

    等到最终散去的那一刻,他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向来坚稳如山的身子竟然猛地晃了几晃。

    脑中,她之前说的话回荡着

    “救……救我……”

    “求你……求你叫医生……孩子……孩子……”

    “厉铭臣,我恨你!”

    三句话不停地在脑中交织着,配合着地上刺目的鲜红,让他险些发疯。

    “厉哥,要不要叫……”尤一溪试探性地问道。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厉铭臣一声冷喝打断了。“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