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23章:没关系,不嫌你脏!-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3章:没关系,不嫌你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厉铭臣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虽然没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

    我就是套路你,你又能奈我何?

    夏念儿想了想,自己还真的不能把他怎么样。

    “厉铭臣,你到底想怎么样?”

    薄唇微微一勾,厉铭臣将她带倒在床上,低喃了一声,“睡吧。”

    睡吧?

    夏念儿哪里能睡得着。

    她直勾勾地看着他,想要看清这个多次和她负距离接触的男人。

    先前她只知道他霸道**掌控欲强,如今发现这个男人竟然还有着如此不讲理的一面。

    厉铭臣也没睡着,只是搂着她的感觉太过美好,美好地让他不想打破这种美好。

    不过,早上本来就是最冲动的时候,她又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

    “如果不想睡的话,那我们来做些其他的吧!”

    在床上还没做什么?

    夏念儿浑身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听他说这话她下意识地一抖,整个人都写满了抗拒。

    厉铭臣也知道昨天晚上累坏了她,如今说这话也不过是吓吓她而已。

    “我睡着了!”夏念儿不知道他这番心思,当机立断地闭上眼,她自欺欺人地说着睡着了的话,为了逼真甚至还模拟出了轻轻的鼾声。

    厉铭臣也不戳穿她,只是又把她往怀里紧了紧。

    危机解除,夏念儿悄悄松了口气,昨夜折腾了大半夜,她本来就没睡多久,心思放松下,她的呼吸渐渐绵长起来。

    见她真的进入了梦乡,厉铭臣睁开双眼,定定地看着她。

    仅仅是两晚没有抱到她,他就体会到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以前以为那话只是文人们伤春悲秋的无病呻吟,这两日才懂了什么叫刻骨的思念。

    这个笨女人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他为什么要管什么所谓的自由。

    她只需要待在他身边也只能待在他身边!

    夏念儿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等她一觉醒来的时候,床上只剩下了她一人。

    咬咬唇瓣儿,她起身穿衣洗漱。

    从卧室出来后,夏念儿下楼来到客厅。

    刚进入客厅,老管家就迎了上来。

    “少夫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您是现在用餐吗?”看着她,老管家笑得很是和蔼。

    果然,夫妻哪有什么隔夜仇,床头打架床尾和。

    这样圆圆满满地多好。

    “老管家,还是叫我夏小姐吧,少夫人这个称呼恐怕不是很适合叫,毕竟我和他……已经没了关系,他之前也让你转告过我别墅不留外客,一个外客又怎么当得起少夫人这个称呼呢。”

    一看见老管家,夏念儿就想到了那天的记忆,对比着记忆,眼前的这声少夫人就显得越发讽刺了。

    老管家脸上和蔼的笑容一僵,昨夜少爷和少夫人不是住在一起的吗?而且今早少爷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怎么现在又成了这个样子。

    “少夫人就是少夫人。”讪讪地笑了笑,老管家可不敢叫出那一声夏小姐,“而且,昨夜少爷和少夫人不是住在一起吗?那天您离开别墅之后,少爷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是后悔的。”

    “只是少爷这人一向别扭,您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想到自家少爷的性子,老管家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着老管家瞬间苍老的模样,夏念儿不忍心再说些什么。

    “少爷!”老管家一转身,正好看到厉铭臣正站在两人身后,少爷什么时候来的,刚刚的话少爷听到了多少。

    听到老管家的声音,夏念儿也下意识地转身,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刚刚的话他听到了多少。

    厉铭臣也知道她真正想问的是什么,黑眸中暗色一闪而过,他低沉道:“没来多久。”

    说完,还没等夏念儿松口气,他又接着说道:“只是该听的都听到了。”

    夏念儿心下一紧,明明说的都是事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莫名的心虚。

    “吃饭吧。”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厉铭臣对着老管家吩咐道。

    “是,少爷。”老管家恭声应道。

    夏念儿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现在还没吃饭吗?”

    “少夫人,少爷一早就起来了,只是在等你一起吃早餐。”老管家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为自家少爷表明心迹的机会。

    夏念儿也确实受到了一丝震动。

    在等她吃早餐吗?

    厉铭臣这样霸道**的人,竟然也会迁就她的用餐时间吗?

    物以稀为贵,正因为他平日的霸道**,越发显得此刻的迁就格外难得。

    怀着这样恍惚的心思,两人上了餐桌。

    很快,丰盛的早餐就端了上来。

    夏念儿还想着之前的事情,早餐也吃的心不在焉。

    “吃个饭也不专心!”厉铭臣冷厉着眉眼,拿筷子敲了敲她的头。

    敲完后,他竟然就这么用那双筷子继续用着餐。

    夏念儿眼中满是震惊,之前的那一下并不是很疼,可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吓人。

    虽然厉铭臣没有说过,但从一些细节处她却可以看出他的洁癖。

    如今,他用筷子敲完她的头,竟然没有换筷子,就这么继续用着餐,他难道不觉得筷子脏吗?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震惊,厉铭臣咽下口中的菜,挑眉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而且问题大了。

    “筷子……”夏念儿没有说太清楚,万一他只是忘了,她说的太清楚,引起他洁癖复发怎么办?

    厉铭臣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筷子,“筷子怎么了?”

    “那筷子刚敲过我的头。”见他不解,夏念儿只得提醒道。

    厉铭臣的态度越发漫不经心了,“那又怎么样?”

    “敲完头筷子就脏了啊!”见他始终那样漫不经心,夏念儿没办法只能明说了。

    闻言,厉铭臣唇角掀了掀,“没关系,我不嫌你脏。”

    这不是嫌不嫌的问题啊,敲完头筷子会沾染上细菌啊。

    这话夏念儿没说出口,只是憋在心里。

    “再说了,你所有的一切在我眼中都是这世上最干净的!”

    轻描淡写间,厉铭臣又抛出了一枚重型炸弹。

    夏念儿被炸得七晕八素。

    微微侧头,压下耳畔的微红,她生硬地转移着话题。“昨晚,为什么叫我宝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