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22章:又想不告而别?-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2章:又想不告而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完了吗?”

    黑眸渐沉,厉铭臣唇角的弧度缓缓地压了下去,最后抿成了一道直线。

    夏念儿下意识地停住了话声。

    “看来我还不够努力,竟然让你还有力气说话!”缓缓地,厉铭臣唇角扬起一抹凉薄的弧度。

    说完,欺身而上。

    夏念儿意识到他想做些什么后,已经来不及了。

    一场新的战役又开始了。

    意识陷入沉睡的最后一刻,夏念儿呆呆地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自作孽不可活吗?

    明明都已经结束了,就因为她多嘴多问了句话,然后就把自己又送到了虎嘴中。

    看着失去意识的她,厉铭臣用最快的速度结束了战役。

    伸手,摩挲着她沉静的睡颜,他黑眸中一点儿一点儿沉了下来。

    要怎么跟她说呢?

    其他的事情都好解决,主要是夏绾儿的事情,如果她执意要见夏绾儿,那要怎么打消她的念头?

    哪怕夏绾儿和厉铭卿存在关系,他也决不允许夏绾儿再伤害到她,可是他家这个傻丫头,和夏绾儿对上哪怕身体不受伤,心里也一定会或轻或重地受伤。

    偏偏在厉铭卿回来之前,他还不能让夏绾儿消失!

    紧拧着眉,厉铭臣将她拥进了怀里。

    “真是个又傻又笨又蠢的丫头……”

    “偏偏我就栽在了你这个又傻又笨又蠢的丫头手上!”

    低低地喃喃了两句,厉铭臣拥着她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夏念儿蹙着眉,红肿的小嘴儿微张着,似乎想说些什么。

    第二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床上。

    大床上,一男一女紧紧相拥,两人紧密地就好像连体婴儿似的。

    夏念儿恍恍惚惚地睁开双眼,有种不知今夕何年的茫然感。

    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是别墅的主卧吗?她不是都已经被赶出别墅了吗?

    脑中下意识地想着这些,好一会儿后她才想起昨天发生了些什么。

    各种不可描述的画面充斥在脑海中,她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腰上横亘着一双铁壁,压得她有些喘不上气来。

    小心翼翼地移开他的胳膊,夏念儿想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溜走。

    昨晚的记忆实在太吓人,而且他的态度让她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超过掌控的事情。

    她还是先逃了吧。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的胳膊移开,夏念儿刚准备下床的时候,一股蛮力又将她拽了回去。

    “又想不告而别?”

    逃跑计划宣告破产,夏念儿绝望地叹了口气。

    不过,什么叫又想不告而别?哪里来的又。

    厉铭臣一只胳膊支撑着抬高身体,“怎么?难道你刚刚不是想不告而别?”

    “那也没有又啊!”夏念儿下意识地反驳。

    反驳完了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那话不是等于承认了之前不告而别了吗?

    “没有?那我提醒你一下,第一次!”厉铭臣唇角勾起一抹凉凉的弧度,食指缓缓地摩挲着她的红唇。

    第一次?

    夏念儿脑袋中猛地蹦出一个画面,那次她被夏绾儿下了媚药,然后跑进了厉铭臣的房间把第一次丢给了他,早上醒来之后她见床上没有人,又听到浴室的水声,于是就趁着他洗澡的功夫急急地走了。

    想起来这个又指的是什么时候后,夏念儿咬了咬唇,决定打死不能承认之前不告而别的事情。

    “那次不告而别的应该是你,我醒来就发现床上没有人,所以才离开的,你不能这么污蔑人!”

    做了半天心里建设后,夏念儿义正言辞地指责道。

    厉铭臣也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越看,夏念儿就越心虚。

    她确实没做过这种自己做的事自己不认的事情,这是第一次,她心里虚的要死。

    “我不告而别?”厉铭臣挑眉反问道。

    夏念儿重重地点了点头,似乎这样就能给自己增加点勇气,“对,就是你不告而别!”

    “呵呵,好,就算我不告而别,那你想怎么样?”厉铭臣低笑一声,出口的声音也略微上挑,透着难得一见的笑意。

    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夏念儿愣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要不你继续睡觉,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让我也不告而别一次,就算我们扯平了怎么样?”

    “扯平?”厉铭臣继续低笑,“不过我不愿意扯平呢,要不你欠着我,要不我欠着你,既然之前那次不告而别是我的,那这次我就不能让你不告而别了,否则扯平了就没意思了。”

    啊?

    夏念儿瞪大眼看着他,还能有这种操作?

    一般情况下,不应该是两不相欠吗?

    为什么他不按套路出牌呢?

    “其实,之前那次不是你不告而别,而是我不告而别,我听见你在浴室洗澡了,趁着你没洗完就偷偷溜了。”

    既然他不愿意扯平,那只能说实话了。

    她总感觉继续留在别墅中,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

    而且之前明明白白地被赶走,现在不清不白地回来叫怎么回事!

    “你骗我?”厉铭臣声音猛地一沉,话中的笑意消失不见。

    感受到他身上的冷厉,夏念儿一抖,想起昨夜他也是陡然冷厉后掀起了一波激烈的战役,他该不会又想……

    所幸,厉铭臣并没有那种想法。

    其实,不能说没有,只是昨晚她太累了,如果再掀起战役恐怕会伤到她。

    “我这个人,一不喜欢别人骗我,二不喜欢别人欠我,既然第一次是你不告而别,那今天我就绝对不能让你不告而别了,否则不是越欠越多?”

    啥米?

    夏念儿愣愣地听着他的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他之前不是还说不喜欢扯平吗?要不人欠他,要不他欠人,怎么又改成不喜欢别人欠他了呢?

    完了!

    她又中了他的套路!

    这辈子,她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他的套路!

    她就说为什么之前他承认第一次是他不告而别承认地那么痛快呢?原来竟然是在这里等着她。

    果然,大意了。“你套路我?”咬着牙,夏念儿从牙根处挤出这四个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