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20章:内心深处的欲望-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0章:内心深处的欲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文医生左看看右看看,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为老不尊地勾起一抹促狭的笑意,他一副我懂我都懂你们什么都不用说我懂得的神秘模样。

    夏念儿脸烫得已经快可以煎鸡蛋了。

    难为情地咬住唇瓣,她颇为哀怨地瞥了一眼厉铭臣。

    都怪他,如果他不说那些话,文医生根本不会想到那个上面的,现在好了,文医生说不定已经想到了什么十八禁的画面,她可不像他一样脸皮比城墙厚,以后她要怎么面对文医生!

    “收起你脑中的想法,否则……”察觉到她哀怨的目光,厉铭臣警告地看了一眼文医生。文医生冲着两人眨眨眼,笑着回道:“放心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刚刚有发生什么事情吗?我们刚刚说到了哪里?哦,对了,少夫人,这是研制好的解药,你喝了应该就没事了

    ,如果日后出现什么情况的话,再随时找我就好了。”

    夏念儿低头接过药。

    “厉少,如果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将药放下后,文医生起身告辞。

    厉铭臣点点头,示意他赶紧走。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文医生忽然停步,回头说道,“那个媚药对人体并没有致命的损伤,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会勾起人内心深处的**,做出一些平日不敢做的事情。”

    说完,文医生快步离开。

    开玩笑,再不走留下来被打死吗?

    文医生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然而,留下的两个人却做不到这么平静了。

    文医生临走时留下的话仿佛在两人身边扔下了一个巨型炸弹。

    勾起人内心深处的**?

    做出一些平日不敢坐的事情?

    夏念儿心中被这话勾起了万丈波澜,她是记得那时候的记忆的,那时候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他臣服在她的身下,难道说她内心深处一直想着要让他臣服在她的身下吗?

    还有那些勾引诱惑的举动都是她平日想做而不敢做的吗?

    夏念儿忽然有些无法直视自己了。

    对于那档子事,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有些畏惧的,因为每次他都要的特别狠,可是今天文医生竟然说她内心深处的**竟然是推倒他,这个认知简直快要将她逼疯了。

    羞赫下,她简直要将头埋到地下了。

    如果此刻有个地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抬头!”厉铭臣看着她低头不语的模样,喉咙忽然有些发痒。

    内心深处的**吗?

    这个笨女人,果然只有身体是最诚实的。

    心里嫌弃着,厉铭臣的唇角却忍不住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很显然,文医生留下的讯息取悦了他。

    心头的压抑也烟消云散。

    这个笨女人,气人的时候能够将人气死,可要是可爱起来,倒也是真的可爱。

    被灼灼的目光盯着,夏念儿哪里敢抬头,她现在小脸红的跟个红苹果似的,而且抬头了要说什么,难道要承认她内心深处的**竟然是让他臣服在她的身下?

    她越是不抬头,厉铭臣就越是想让她抬头。

    不过以她鸵鸟的性子,等她自己抬头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竟然她不抬头,那他就帮她抬吧。

    几步跨到她面前,厉铭臣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强迫她对上他的目光。

    夏念儿险些沉溺在那深深的黑潭中。

    “你……你有什么事情吗?”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她脸上的热度又高了两分。

    厉铭臣噙着一抹淡淡的弧度,也不说话,就这么定定地盯着她。

    夏念儿越发不知如何是从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看着她?

    他为什么不说话?

    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空气中流动的沉默,不知何时添上了一丝暧昧。

    “内心深处的**?”久久,厉铭臣低笑了一声,低沉的笑声蕴着深深的哑色。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夏念儿脸上的热度又升高了。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这次,她结巴的程度比之前还厉害。

    厉铭臣哪里看不出来她在装傻,不过她想装傻也要看他给不给她这个机会。

    “不知道?那我们就来重温一遍你内心深处的**吧!”

    “啊?”夏念儿惊呼一声,突然被悬空抱起,她本能般勾住了他的脖子。

    感受到她的动作,厉铭臣唇角的笑意愈发深了几分。

    果然,这个笨女人的身体一向比嘴巴诚实地多。

    抱着她,厉铭臣快步朝楼上走去。

    “厉铭臣,你放我下来好不好?我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我们聊一聊,你让我留在别墅不是有事情吗?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重温什么的不用着急的,真的。”

    随着离卧室越来越近,夏念儿越来越慌乱,出口的话也有些颠三倒四找不到重点。

    厉铭臣脚下的步伐始终没停。眼看着卧室的门近在眼前,他突地低了低头,薄唇覆在她耳畔,“聊?不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总不如做来的真实,况且以你现在这个状态,恐怕谈什么事情你也听不见去,所以还是重温吧

    !”

    听着他难得的长篇大论,夏念儿越发无所适从了。

    卧室的门只有咫尺之遥。

    推开那扇门后会发生什么显而易见。

    如果以往还好说,但是她现在脑子里都是那句那个媚药对人体并没有致命的损伤,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会勾起人内心深处的**,做出一些平日不敢做的事情。

    那么羞耻的事情,竟然要在清醒的状态下去重温……

    光是想想,都觉得要羞死了。

    如果真的重温了,恐怕她这辈子都会处在这件事的阴影下。

    难道真正的她竟然是个小色女吗?

    眼前的男色确实是万里挑一……可,她真的不是色令智昏的人啊!

    咬唇,夏念儿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随着门开的声音,夏念儿越发慌乱了。

    慌乱下,她下意识地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听到她慌乱的喃喃声,厉铭臣唇角一翘,“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