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18章:玉佩的真相-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8章:玉佩的真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西装人将夏绾儿和张导带回了别墅。

    厉铭臣早就在地下暗室等着他们。

    张导又何曾见过这个场面,来的路上就吓晕了,到别墅都是被抬进去的。

    夏绾儿也是吓得簌簌发抖,早在之前古博轩让人将他们看管起来的时候,她就有预感事情可能暴露了。只是事情怎么又会和厉铭臣挂上钩,她明明算好厉铭臣不可能出现在那里才出手的,如果厉铭臣在她是不敢做这些算计的,至于古博轩再厉害也就是在娱乐圈中呼风唤雨罢了,出了娱乐圈他也算不上什么

    。

    内心的惶恐几乎要将她淹没,因此在见到厉铭臣的时候,她第一件事就是哭。

    从前的十八年她一直把哭当成是她最大的武器,无往而不利。

    看着那楚楚可怜的泪脸,厉铭臣满心厌恶。

    “自己说,还是我帮你说!”

    他懒得和她兜圈子,如果她不说,他自然有办法帮她说。

    “说什么啊?”夏绾儿故意装傻。

    黑眸毫无波动地看了她一眼,厉铭臣转身走到角落,那边摆着一张茶席。

    烧水,洗茶,泡茶……

    行云流水间,袅袅茶香升腾。

    夏绾儿却无心观赏这文雅的一幕,先前将她绑来的那帮黑西装人围了上来。

    一开始,她还有精力假哭博取同情。

    可随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深,她不想哭也得哭了,刺骨的疼痛翻滚着,偏偏那帮人抽打的力道极巧,既让她痛到极致,又不会晕过去,想晕都晕不了,夏绾儿只能生扛着这几乎要将人折磨疯的折磨。

    厉铭臣端着一杯茶,慢慢品完后才缓缓起身,走到离夏绾儿一米之远的位置问道:“说吗?”

    “厉……厉少,说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您让我说什么啊?”出口的声音满是颤音,夏绾儿咬紧牙,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承认,没承认前都已经这样了,真承认了等待她的恐怕就是死路一条了。

    厉铭臣沁冰的眼神在她身上一扫而过,出口的声音冷峭而血腥,“说,痛快地死!不说……呵,十大酷刑刚好在你身上试验一番,就是不知道你能扛到第几个了!”

    夏绾儿吓得浑身都在哆嗦。

    这话中的意思是,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吗?

    厉铭臣的确没打算留活口,既然她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念儿,要想永绝后患让她消失在这个世上就好了。

    死人是没有办法作妖的。

    “厉少,我真的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意思?绾儿好痛,姐姐知道的绾儿一向最怕痛,如果姐姐在的话一定不舍得让绾儿这么痛的……”夏绾儿咬牙,忍痛将夏念儿抬了出来。

    目前来看,厉少还是很重视夏念儿那个贱女人的,既然如此她就借借夏念儿的势吧,谁叫夏念儿欠她的呢!

    见她到了现在还死鸭子嘴硬,甚至还搬出了念儿,听着她一口一个姐姐,厉铭臣只觉得对那个笨女人来说,这简直是一种侮辱,怒恼下,他吩咐人加重了刑罚的力道。

    “疼……疼……”夏绾儿声声哀嚎着,泪水落在伤口上更添了几分疼痛,她简直要疯了。

    厉铭臣视若无睹地喝着茶。

    忽然,被鞭打开的衣服透出了一抹玉色。

    看着那抹曾经日日夜夜出现在梦中的玉色,厉铭臣忽然攥拳,会是那件东西吗?

    找了这么多年没音讯的东西,会在夏绾儿身上吗?

    茶杯中滚烫的茶水溢出,滴在手上,厉铭臣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似的。

    不想触碰别的女人,他吩咐黑西装人住手,将那抹玉色扯出,拿到他面前。

    夏绾儿疼到眼前模糊,感觉到玉佩被拿走后,她心中不由得一惊。

    那玉佩是她从夏念儿房间的地下暗格中找到的,只要是夏念儿珍之重之的东西她都要抢过来,因此她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这件玉佩据为己有了,难道说这块玉佩是厉少送给她的?

    不可能!

    她从很久以前就关注到了夏念儿经常在房间神神秘秘的,如果夏念儿和厉少早就相识的话,又怎么会和郁子行订婚呢?瞎子都知道厉少比郁子行好了千倍万倍不止。

    心神大乱下,再加上黑西装人停下了鞭打,夏绾儿就这么晕了过去。

    厉铭臣双手颤抖地拿着那块玉佩,摩挲着玉佩上那个卿字,黑眸幽深地似是能将一切吸进去。

    是他的玉佩!

    这玉佩一共两块,在他和厉铭卿出生的时候,厉家老爷子让人打造的,一块上面刻着臣字,一块上面刻着卿字,正是两人身份的象征,可以说是从出生后就没离过身。

    如今,这块玉佩怎么会在夏绾儿身上?

    她和厉铭卿是什么关系?

    如果厉铭卿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厉家,为什么不和他联系?

    一切的冷静到了此刻全都成为了泡影,厉铭臣起身,快步走到夏绾儿身前,刚想质问她怎么会有这块玉佩,才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

    紧紧闭了闭眼,厉铭臣在黑暗中摩挲着那块玉佩。

    良久,“去让老管家找医生,保证她活着。”

    说完,他睁眼,黑眸中又恢复了幽邃的沉静,稳步朝书房走去。

    正在书房中等着夏绾儿苏醒的消息时,夏念儿和古博轩就来了……

    从回忆中走出来,厉铭臣加重了摩挲玉佩的力道。

    母亲……

    厉铭卿……

    心神紊乱下,厉铭臣放下手中的玉佩,转身从书架上取下了那本金刚经。

    默诵着经书的内容,他从经书中取出了那张照片。

    照片中,两个男孩站在一个女人的两侧,三人紧紧挨在一起,光是看着就让人油然而生一股幸福感。

    拥有时的幸福有多深,失去时的落寞就有多重。

    “少爷,夏绾儿醒了。”正沉思的时候,老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厉铭臣将照片重新放回金刚经中,随后拿起玉佩,朝地下暗室走去。

    地下室中

    夏绾儿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还能再次醒过来。

    想着昏迷前发生的事情,她心间不停地思量着,看来那块玉佩对厉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你和厉铭卿是什么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