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09章:我的人在不在你这?-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9章:我的人在不在你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让他等着!”

    说完后,厉铭臣又将视线移向夏念儿。

    被灼灼的目光盯着,夏念儿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极了,她下意识地双手环胸,避免着春光外泄的危险。

    “别遮了,该看的都看了……”看着她这幅样子,厉铭臣心中的怒意愈发高涨,他冷冷地嗤笑着,视线自上而下打量着,同时在某些部位停留的时间格外久了些。

    夏念儿心中的尴尬窘迫几乎快要将她淹没了。

    就在刚刚这短暂的时间里,昨夜所有的记忆全都回笼了。

    她清楚地记得她是怎样在他身上磨蹭着,又是怎样苦苦地哀求着他,同时又是怎样在他身下绽放……

    明明两个人已经没有关系了,她还对着他做出这样的事情,厉铭臣会怎么想她,觉得她是放浪的女人吗?

    “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厉铭臣见她在他面前还呆呆地出神,眉心直接皱成了一道死结,本来想昨天把她安置好就下去处理她被下药的事情的,没想到却沦陷在了她的身上。

    不管怎样,都没有人可以伤害了她还全身而退!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动她!

    “说!每个细节都给我说清楚!”

    “昨天……昨天早上我和轩哥哥去剧组……”夏念儿仔细回忆着昨天的事情,越说她眉心就蹙地越紧。

    说完后,她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陡然一惊。

    她该不会睡了半天加一夜吧,那轩哥哥岂不是要急疯了?这么长时间找不到她的人,他一定很担心吧。

    不行,她得赶紧去找轩哥哥,告诉他自己没事。

    “你要去哪里?”

    “去找轩哥哥,告诉他我没事。”

    神思恍惚间,夏念儿下意识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厉铭臣一听气得心肝脾胃肾都疼了起来,她满脑子记着的只有古博轩吗?不要忘了昨晚是谁替她解的药,她要是忘记了,他不介意帮她重温一下,“不准去!”

    “我必须得去。”夏念儿缓慢却不失坚定地回道。

    说话间,她已经把衣服穿好,下了床朝外走着。

    “站住!”

    听着身后低沉喑哑的声音,夏念儿指甲深深陷入手心,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厉铭臣也没穿衣服,就这么快步上前,一伸手将她拉回了自己怀中,“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倒是别出心裁!”

    冷冷的声线从头顶传来,略微上翘的尾音透着丝丝威胁,他用双臂环住她的纤腰,如鹰般的厉光在她头顶扫来扫去。

    想要去找古博轩?也要看他答不答应!夏念儿挣扎着想要从他怀中离开,几番挣扎无用下她只得生硬地说道:“厉少,我们两个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这样不觉得太失礼了吗?对于昨晚的事情我也向你道谢了,你是救了我,但这不代表你可以

    对我为所欲为!”

    厉铭臣眉心一凝,良久才挑眉冷笑道:“没有任何关系?夏念儿,我不介意帮你重温一下昨晚,昨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亲!近!关!系!”

    闻言一怔,夏念儿勉强才把昨晚火热的记忆压下去,如今又被他一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勾了出来。

    可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吗?

    “厉铭臣,前天是你让人把我赶出了别墅,你现在这幅样子有意思吗?”

    片刻失神后,她语调比之之前冷了几分。

    “我赶你走?呵呵,夏念儿,我赶你走!”

    从鼻间哼出一声冷嗤,厉铭臣双眸微垂,打量着怀中的身影

    他赶她走?如果不是她口口声声要着那所谓的矫情自由,他恨不得将她一辈子捆在他的裤腰带上,哪里舍得赶她走,就是现在,也不过暂时在他处寄存一段时间,她这辈子只能属于他!

    凝眸看着,良久良久厉铭臣忽地轻笑了一声,微微俯下身用手捻住她的耳垂,满意地看着她不由自主地轻颤。

    距离把她赶出别墅已经过去了两天两夜,在这两天两夜中他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她。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以前他只觉得这话是矫情,如今才发现竟然是一种植入骨髓却又舍不得根除的隐痛。

    这么想着,他揉捏她耳垂的力道又大了几分。

    感觉到耳尖的酥麻轻痛,夏念儿难以控制本能的战栗感,狠狠咬了几下舌尖试图用疼痛压抑本能,但却无济于事,这种近乎于天性的敏感让她濒临崩溃边缘。

    “还要去找古博轩吗?”

    “要!”紧咬牙关,夏念儿几乎是从喉咙处挤出了这句话。

    话音落地,她就感觉耳尖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哦?要?”连续两声简单的反问,却一声比一声上挑,厉铭臣心底升腾起一股暴虐感,看来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既然如此他成全她!

    大手缓缓地从耳尖下滑,他轻巧地解开她领口处的两颗纽扣,白皙的锁骨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近距离地感觉到怀中身躯的轻颤,厉铭臣手上的动作停了停,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要不要我?”

    “不要!”

    斩钉截铁地甩下这两个字,夏念儿试图从他怀中挣脱,这个男人的霸道偏执她比谁都清楚,所以多说无用。

    “呵!”回应她的是一声简短的嗤笑,急促而危险,单只束缚住她的胳膊紧了紧。

    那双暂停的大手又开始蠢蠢欲动,就在第三颗纽扣即将被解开的时候,夏念儿忍不住咬唇道:“厉铭臣,我说了我不要,你难道要强迫一个不愿意的女人吗?”

    说话间,她又回想起了这两日不想回想却不停在回想的记忆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宁愿离开我也要那所谓的自由吗?”

    “好,我成全你!”

    “少爷说,你自由了。”

    “还有就是……别墅向来不留外客。”

    这些回忆一遍又一遍地在脑中回想着,夏念儿狠狠地蹙了蹙眉,在这种锥心之痛下,她忍不住伸手打掉了他的手。

    厉铭臣刚想再把手放回去的时候,门口再次传来了敲门声。

    只是这次敲门声之后,说话的人却变了。“厉少,不知道我的人在不在你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