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304章:丑人多作怪-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4章:丑人多作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她说撑,古博轩唇角的笑意深了几分。

    “念念,吃完饭不动对身体不好,为了身体着想还是要运动运动的。”

    夏念儿配合地歪了歪头,“这地方这么小,怎么运动啊?”

    “大地方有大地方的运动方式,小地方有小地方的运动方式,刚刚不是有人说要赔罪吗?这赔罪总要拿出点儿赔罪的诚意,不如这样,让她站着当个肉桩,你甩几个耳光踹几脚就当活动手脚了。”

    古博轩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手上端着一杯酒,浅浅地饮了一口后才轻描淡写地笑道。

    完美的唇形上染上点点酒渍,为他的妖孽添了一片潋滟,也为这冷酷的话添上了点点血腥。

    话音落到夏绾儿耳朵里,她哪还顾得什么隐忍,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古博轩,好像是在看负心汉的眼神。

    感觉到她灼热的视线,古博轩嫌恶地瞥了一眼,凉薄地吐出五个字

    “丑人多作怪。”

    丑人多作怪?

    闻言,夏绾儿险些没站住。

    将将称得上清秀的她,此生最恨的就是不如夏念儿的容貌。

    从小到大,从来没人敢说过她不好看,如今古博轩竟然说她丑人多作怪……

    夏绾儿暗暗将这笔账记在了夏念儿身上,如果不是她在母体里抢夺了太多营养的话,自己应该长得很好看的,都是夏念儿把所有好看的基因抢走了,所以自己才只落了个堪堪清秀的容貌。

    丑人多作怪!

    丑人多作怪!

    丑人多作怪!

    这句话就好像魔咒似的在夏绾儿脑中不停循环着。

    她几乎快要疯掉了。

    “姐姐,你要是想运动,就在绾儿身上运动运动吧,之前绾儿确实说错话了,求你原谅绾儿。”紧紧攥着手中的酒杯,夏绾儿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

    她现在受一分的痛,一会儿夏念儿就要用十分的痛来还。

    这买卖,倒也划算。

    况且,等把夏念儿毁了,想怎么出这顿拳打脚踢的气还不是随自己吗?

    没想到夏绾儿竟然如此能屈能伸,古博轩凤眸中闪过一丝兴味。

    这丑人倒也有点意思,是想玩以退为进,赌念念会不会心软吗?

    夏绾儿也的确有几分赌的意思。

    可惜,她赌输了。

    在她说完那话之后,夏念儿从椅子上起身,活动了活动手脚后说道:“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满足你吧,毕竟我不能毁了在你眼中善良大方的形象啊!”

    看着她活动完手脚,夏绾儿垂眸,眼中划过一抹阴狠。

    “姐姐,你在绾儿身上运动的时候,能不能先和绾儿喝了这杯酒,毕竟绾儿端着酒也不方便姐姐运动不是吗?”

    “既然赔罪,不是应该你先干为敬吗?这样吧,你喝完手上这两杯,我回你一杯怎么样?”听她一再提起喝酒的事情,夏念儿水眸中划过一丝警惕。

    先前她做过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这次的酒夏念儿不得不防。

    如果夏绾儿推辞不喝,她就可以肯定这酒中肯定有问题。

    如果夏绾儿痛快喝了,她喝上一杯红酒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好,那我先干为敬。”

    夏绾儿没有犹豫地将手上的两杯红酒都干了。

    见状,夏念儿水眸中闪过一抹沉思,看来酒中没有问题。

    短暂的沉思过后,她拿起桌上的空酒杯,倒了一杯红酒也喝了下去。

    见她喝下这杯红酒,夏绾儿眼中划过一丝更深的阴狠。

    喝吧,喝吧,喝多了总要人有三急的不是吗?

    她怎么可能那么蠢地在酒里下药呢?那不是明摆着把把柄送给别人吗?提前离开剧组半天可不是白离开的,这半天足够她做很多事情了。

    譬如找个浪荡公子哥,再譬如买通个保洁……

    夏绾儿微微眩晕的脑袋中满是得意地想着。

    在她得意的时候,夏念儿已经将杯中的酒喝完了。

    “姐姐,为了你好,绾儿情愿当你的肉桩,可是身体的疼痛却不会因为心里的情愿减轻一分,姐姐,就当你再疼绾儿一次,在打的过程中陪绾儿喝些酒吧。”

    看着逐步朝自己逼近的夏念儿,夏绾儿貌似卑微地哀求着。

    夏念儿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姐姐,就当绾儿求你了,绾儿给你跪下了,这辈子绾儿只跪过妈妈,今天绾儿再跪一跪姐姐,姐姐你就答应绾儿吧。”为了计谋能够得逞,夏绾儿彻底豁了出去,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见她下跪,夏念儿眼中闪过一丝恍惚。当初,年幼的二人在夏家相依为命,稍大一点之后自然会好奇亲妈的事情,再大一点理解死亡的寓意后,两人瞒着夏家的佣人,偷偷做了个木牌,因为不知道亲妈的名字,所以她们只能刻上夏念儿与夏绾

    儿之母九个字,然后对着木牌跪了许久。

    如今,夏绾儿再提起当初下跪的事情,怎么能够不让夏念儿心神恍惚呢。

    “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谢谢姐姐。”夏绾儿起身,眼中飞速地闪过一丝狂喜,果然再过个一百年夏念儿还是这幅软弱无能的性格,只要提起那些往事,她总会心软。

    虽然答应了她的要求,但是夏念儿打耳光的力度却没有减轻一分。

    打了三个耳光后,夏念儿也喝了三杯红酒。

    这时候,挨打的夏绾儿已经喝进去了六杯红酒。

    六杯红酒下肚,夏绾儿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

    看傻了的导演急忙伸手接住了夏绾儿,才让她没有摔倒在地。

    三杯红酒下肚,夏念儿头也有点发晕,软软地坐回椅子中,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古博轩聊着天。

    过了几分钟,她脸色忽然有些发红。

    “轩哥哥,你等我一会儿,我去趟洗手间。”

    “需要我陪你吗?”古博轩挑眉问道。

    “不需要,这地方我熟。”夏念儿摆手笑道,随后略显踉跄地朝外走去。

    踉踉跄跄地走进女洗手间,她迅速进了一个隔间。然而,夏念儿不知道的是,在她进洗手间之后,一个保洁员迅速在女洗手间外放了一块维修中的提示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