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86章:晚上再跟你算账-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6章:晚上再跟你算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别墅客厅

    厉铭臣目光凉凉地看着对面的古博轩。

    古博轩满脸笑意地回望过去。

    客厅中恍若一个修罗场,目光交错间满是刀光剑影。

    “先证明你的能力,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冒充专家的!”目光交战了好一会儿,厉铭臣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冷冷地问道,低沉的声音满是讥嘲。

    古博轩面上的笑意不变,“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看来厉少还需要进修一下,再说了,病治好了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厉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你这行事方格真的让我不得不替的未来担忧啊!”

    短短的问答间,两人又是一番交锋。

    一番交锋下来,不分上下。

    厉铭臣心中的暴虐不停翻涌着,伸手环住身侧的夏念儿,他覆在她耳边低声道:“晚上再跟你算账!”

    说完后,他又狠狠在她耳垂噬咬了几下,心中的暴虐这才暂且压了下去。

    看着对面暧昧的画面,古博轩面上的笑意不减,只是凤眸微微眯了起来。

    很好,行事孟浪,讨厌的理由又可以加一条了。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先说病情吧,厉少,麻烦你具体说一下你妻子的病症。”文医生夹在两人中间,快要被这腥风血雨的气氛弄崩溃了,最终他还是忍不住出来打着圆场。

    厉铭臣心头的暴虐暂且被压制住了,他言简意赅地冷道:“两次,一次梦游找东西,一次梦游蜷缩在床脚哭泣。”

    那惜字如金的态度,摆明了不想和古博轩多说一个字。

    古博轩也不在意他的态度,他含笑看向夏念儿,语气温柔地问道:“念念,你在找的东西是上次跟我说的那个东西吗?”

    话音落地,夏念儿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的厉铭臣,随后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一个点头,成功让两个字变了脸色。

    古博轩笑得愈发妖孽,厉铭臣冷得愈发寒厉。

    “厉少,请问第二次梦游是发生在昨晚吗?”顶着厉铭臣杀人般的视线,古博轩非常客气地询问着。

    厉铭臣周身的气息越发冷了,他凉凉地看着古博轩,冷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厉少只需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古博轩笑着,态度却意外强硬。

    厉铭臣越发惜字如金,“是!”

    伴随着这个是字出口,他伸手拽过夏念儿的手,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古博轩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眼尾的妖孽意味越发浓郁。

    眼前的这一幕还真的是碍眼呢。

    “念念,我需要对你进行一个简单的催眠,你这个情况并不严重,只是精神受到了刺激,心间压力过大造成的梦游,不过虽然情况不严重,却不能任由这个情况发展下去。”

    催眠?

    夏念儿心间有些紧张,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厉铭臣。

    昨晚,她又梦游了吗?

    看着她目光中隐隐的依赖,厉铭臣唇角忍不住翘了翘,算这女人还有点良心。

    “嗯?催眠?”他攥着她的手,淡淡地问道。

    古博轩不知道为什么,心头莫名有些不爽,他将这种情绪归结为看不惯厉铭臣。

    “对,麻烦厉少帮我准备一个房间。”

    闻言,厉铭臣也没说什么,只是叫来佣人,安排了下去。

    片刻后,房间安排好了。

    在佣人的带路下,几人朝着准备好的房间走去。

    走到门口,古博轩在房门处拦住了厉铭臣和文医生两人。

    “我催眠的时候不喜欢有外人在场,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吧。”

    说完,他也不等两人说话,直接将房门关上。

    “咔哒!”

    随后,门被从内反锁上。

    厉铭臣目光沉沉地看着那扇房门,双拳紧握。

    “厉少,古博轩是个有分寸的人,他确实有这个习惯,不喜欢催眠的时候有外人在场。”文医生看着他不善的脸色,急急地解释着。

    真的是心累……

    唉,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房间内

    古博轩看着有些紧张的夏念儿,笑了。

    “念念,你不用紧张,你这个情况并不严重,不需要什么催眠。”

    夏念儿疑惑地看向他,不需要催眠?那轩哥哥让人准备房间做什么?

    看出她的疑惑,古博轩笑得越发开怀了,“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这些话不太方便让第三个人听见。”

    “什么话啊?”夏念儿双手交缠在一起,疑惑地问道。古博轩笑了笑,说道:“虽然我失忆了,并不知道将什么东西交给你保管,但是在我心中,没有什么东西重要过你,东西丢了就丢了,能找到就找到,找不到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如果你因为这个事情急

    出病来,才真的是让我揪心,要听话,不许再为这个着急了,听到没有?”

    没想到他要说的竟然是这个,夏念儿眼圈忍不住红了。

    小哥哥果然还像小时候一样宠着她,可是小哥哥失忆了,她却没有失忆,那时候小哥哥千叮咛万嘱咐说这东西很重要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怎么可能不挂心呢?“念念,这个世界对我是陌生的,这几年我就好像一直游离在世界之外,直到遇到你之后我才找到了真实存在的感觉,所以你对我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真的因为找我的东西急病了,那我会伤心的,你不会忍

    心让我伤心吧?还是说,你故意让我伤心?”

    说到最后,他话中带上了几分调侃之意。

    夏念儿眼圈愈发红了,豆大的泪珠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顺着眼角蜿蜒流下。

    看着她晶莹的泪珠儿,古博轩心抽了一下。

    他故意忽略这种异样的情绪,笑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羞不羞?”

    “就算七老八十了,在轩哥哥面前,我也还是孩子。”夏念儿抽噎着说道,“而且,我虽然有个父亲和妹妹,可是那样的父亲和妹妹,有和没有并没有什么区别,念儿也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好好好,你永远是我的妹妹。”看着她委屈中透出的三分娇意,古博轩含笑安抚着。多年后,古博轩每每回想起此刻的情景,内心都仿佛被无数只蚂蚁噬咬着,而这一刻也成为了他永久的梦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