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82章:做些睡前运动-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2章:做些睡前运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厉铭臣也不催她,一双黑眸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他倒要看看这个笨女人还能够说出什么让他震惊的话。

    夏念儿偷偷瞥了他一眼,见他面上一片冷厉,心情越发沉重了。

    认还是不认呢?

    现在她就好像是在一架摇摇欲坠的铁索桥上,桥的这段是一只猛虎,桥的那段是一只饿狼,桥下是万丈悬崖,横竖都是个死。

    不过,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谁叫他让她不痛快了呢。

    “也许是我干的吧,我也不太清楚,以前我睡觉都喜欢抱个玩偶熊,大概我错把你当成了玩偶熊?如果真的是我夜袭了,那就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厉铭臣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轻轻掀了掀唇角,他意味不明地哼了声。

    夏念儿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不过说都说了,只能这样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卧室内的空气仿佛冻结住了一般。

    在他沁冰般的冷光下,夏念儿坚持不住了,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起身,“我要起床了,你不起吗?”

    “起床?”厉铭臣低低地冷笑了一声。

    听着他的冷笑,夏念儿本能地想跑,可还没等她跑开,一阵天旋地覆的眩晕感袭上脑海,她直接被一股蛮力拽到了床上,扯到了一个炙热的怀抱中。

    “你要干吗?”

    “干!”

    简短的对话过后,她直接被压到了床上。

    厉铭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目光从上而下扫量着。

    被看得极为不自在,夏念儿忍不住动了动。

    “别动!”厉铭臣按住不安的她,喑哑地制止道:“再动下去,只能吃午餐了。”

    吃午餐?

    夏念儿秒懂他的话外之音,小脸瞬间通红。

    都说饱暖思淫欲,可现在还饿着呢,他怎么就想到了那方面……

    “既然夜袭了我,就把你自己赔给我吧,虽然蠢笨了一些,但也勉强够了。”喑哑的沉声盘旋在她耳边,温热的呼吸打在耳蜗处,引起一阵又一阵的战栗。

    夏念儿软成了一滩春水,想反驳他,却软软地没有力气。

    最终,还是一阵尖利的疼痛唤回了她的力气。

    厉铭臣狠狠地在她耳垂处咬了一下,嫣红的血珠虚虚地悬在耳垂处。

    沉沉地看了那血珠许久,他缓缓地将血珠含进口中。

    薄唇也因此染上了一抹血色。

    又痛又痒的感觉,让夏念儿仿佛置身冰火九重天。

    他这又是在发什么疯?

    还没等她问出口,厉铭臣率先开口解答了她的疑惑,“既然将自己赔给我,那我就先打个记号,省得某个小无赖不认账!”

    “我……”夏念儿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要怪只能怪男色惑人,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去摩挲他的唇,还被他抓了个现行。

    正当她懊恼的时候,厉铭臣冷静地起身,淡淡地说道:“走吧,吃早餐去吧。”

    夏念儿一脸黑人问号脸,他竟然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她?这不是他的作风啊,还是说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先让她放松警惕,再给她致命一击?

    越想越害怕,她非但没有起身,反而是将自己更往里缩了缩。

    厉铭臣穿好衣服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她迟迟没有过来,他回头望了一眼,见她仿佛个鸵鸟似的缩在被子里。

    见状,他不由得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转身朝大床走去。

    “难道你还在回味刚刚没进行完的事情?”在床边站定,厉铭臣低笑着问道,性感低沉的声音好像大提琴般优美醉人,尤其他又刻意压低了几分,愈发显得旖旎暧昧。

    夏念儿正装鸵鸟装的开心,忽然听到这么一番话,她哪里还装的下去。

    将头从被子里钻出来,她小声地说道:“你先去吃饭吧,我突然觉得还有些困,想要再睡一会,等我睡醒了我再自己去吃饭吧,你头上还有伤,就不用等我了,还是赶紧去吃早餐吧。”

    “哦?你这是在关心我?”厉铭臣淡淡地反问了一句。

    问完不等她回答,他继续说道:“既然你这么关心我,那我自然也应该投桃报李,这样吧,既然你还有些困,那我就再陪你睡会,顺便……”

    “做些睡前运动!”

    睡前运动?

    夏念儿一双水眸瞪得大大的,似乎是在问世界上怎么会有无耻地这么正大光明理所当然的人。

    厉铭臣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似乎是在回应她的疑问,对自己的女人还那么圣人的话,那不叫君子那叫傻子,而他不傻!

    两人都从彼此的神情中看出了彼此的潜台词。

    夏念儿讪讪地笑了笑,有些尴尬地说道:“窗外的天色挺好的啊,我突然又不困了,这么好的天色怎么能够在床上虚度光阴呢?我还是起床吧,吃完早餐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淡淡地朝窗外望了一眼,厉铭臣挑眉问道:“天色好?”

    夏念儿也随着他的视线望了出去,窗外阴沉沉的天色仿佛在嘲笑着她刚刚的话。

    不过,自己说的话含着泪也要圆下去。

    干咳了两声后,夏念儿快速地说道:“晴天有情天的美,阴天有阴天的美,在我看来艳阳暴雨都是上天的馈赠,所以每一个天色对我来说都是好天色,正是因为想到这个,我才觉得不能辜负上天的馈赠。”

    “呵呵!”厉铭臣低低地笑了两声,笑声中意味不明,似在嘲讽又似在感叹。

    这女人不该聪明的时候倒是聪明地很。

    想到她时不时复发的胃病,厉铭臣也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和她纠缠。

    见他不再说什么,夏念儿快速地穿好衣服,两人一起下楼。

    餐厅中早餐早就已经准备好,厉铭臣率先坐下。

    等夏念儿想要在自己的固定座位坐下的时候,他赶在她之前让佣人撤去了她的座椅。

    没了椅子,夏念儿只能站在那里,她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他。

    这就是暴风雨的第一步吗?他是打算让她站着吃早餐吗?站着吃就站着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站着还吃得多呢。不过,厉铭臣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放过她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