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81章:趁他睡觉轻薄他-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1章:趁他睡觉轻薄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直愣愣地看着前方,水眸中空洞一片,完全没有平日的灵动。

    同样的情景,厉铭臣之前已经见过一次,就是那次她梦游的时候,难道说她现在又是处于梦游的状态?可是梦游怎么会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呢?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夏念儿动了。

    从床上下来,她蜷缩在床脚,将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

    厉铭臣恍惚想起了曾经听别人说过的一种说法,没有安全感的人睡觉时会蜷缩成一团,就如同在母体中的姿势一样,现如今她梦游的时候选择了这样的一种姿势蜷缩在床脚……

    难道他没有给到她安全感吗?

    不自觉地攥紧拳,厉铭臣定定地盯着她。

    看了好一会儿,她始终保持着蜷缩的姿势一动不动,眼睛也闭上了。

    她睡着了?

    久久,厉铭臣决定把她抱上床,总不能让她在床下睡一夜。

    他刚想动的时候,夏念儿那边又有动静了。

    紧闭的双眸渗出点点泪珠儿,她无声地哭着,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厉铭臣刚刚迈出去的步伐僵在原地,他凝眸看着她,深邃瞳孔中满是凝重。

    距离上次梦游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看来要尽快让文医生联系那个所谓的梦游高手,她这种状况持续下去万一对她的身体造成损失那就麻烦了。

    静静地守了她半夜,厉铭臣手一直紧紧地攥着。

    她的眼泪砸在地毯上润物细无声,可砸在他的心上却是雷霆万钧势。

    第二日清早

    夏念儿悠悠醒转,看着搭在自己腰间的长臂,她迷糊了一会儿,才回忆了昨晚的记忆。

    入夜后,她本想着等他回来一起入睡,可白天耗费的精力太多了,她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一觉醒来就是现在了。

    侧了侧头,夏念儿静静地打量着那张清俊的睡颜。

    斜飞入鬓的剑眉即使在睡梦中仍是微微皱着,深邃幽深的黑眸紧紧闭着掩去了万般光华,稍显凉薄的薄唇抿成了一道直线,看上去就是极不好接近的一个人。

    都说薄唇的男人最薄情……

    那么他呢?

    他是薄情的一个人还是深情的一个人呢?

    想着想着,她清丽的小脸皱成了包子样,水葱般白嫩的手指不自觉地摸向他的唇,缓缓地摩挲着。

    明明这张唇这样薄,为什么覆在她唇上时就那么灼热呢?

    灼热地几乎要将她焚烧殆尽,永世无法超生。

    “你在干什么?”

    正当夏念儿摩挲着他的唇暗自出神的时候,一道冷声在她耳边炸响。

    厉铭臣睁眼看向她,黑眸中一片清明。

    夏念儿见他醒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

    她竟然趁他睡觉的时候轻薄了他?

    夏念儿啊夏念儿,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是只有躯体醒了过来脑子却没有醒过来吗?现在被抓了现行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三个字无限地在脑中循环中,夏念儿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竟然忘了先把自己的手指收回来。

    厉铭臣唇角笑意一闪而过,隐去笑意他冷道:“你打算摸到什么时候?”

    啊?

    夏念儿这才后知后觉地想收回手。

    可惜,没等她收回去就被厉铭臣一把拽住了。

    “摸了就想跑?”

    被他的大手拽着,夏念儿只觉得像是被一团火包围着,想逃又逃不开。

    她如丧考妣地愣在那里,小脑袋中无限循环着完了两个字。

    做出这种事还被逮了现行,被逮现行之后竟然还不及时把手收回来,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你唇间有东西,想帮你擦掉而已,真的是这样的。”

    漫长的尴尬中,夏念儿也顾不得其他了,匆匆找了个借口为自己的行为打掩护。

    听到她的话,厉铭臣简直要气笑了。

    这女人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他能够吃了她吗?他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在夏念儿眼中,他可是比吃人的老虎可怕多了。

    看着他唇角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她默默地止住了话声,小脸上满是讪讪。

    “我唇上有什么?说说!”厉铭臣似笑非笑地问道,冰冷的俊脸上笑意一闪而过。

    他倒要看看这个胆小如鼠的女人能够说出些什么来。

    夏念儿哪里说得出来,本就是随口编的一个借口,现在让她马上说出一个合情合理的东西,她哪里想得出来,毕竟像他这样有洁癖的人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唇上有残留物的。

    什么东西能够接触到他的嘴呢?

    在他虎视眈眈的冷光下,夏念儿大脑急速运转着,她可不敢告诉他她是在骗他,否则后果一定会惨到让她欲哭无泪。

    “需要想那么久吗?”

    “你唇上有口红印!”

    在他的逼问下,夏念儿话语先于大脑脱口而出。

    “哦?口红印?”厉铭臣笑了,凉凉的笑中满是危险的意味,“我倒是不知道我唇上有口红印呢?毕竟昨天离开之后我就去了书房,从书房中离开后就回了卧室,这其中接触到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个。”

    夏念儿越听越不对劲,她似乎又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很快,她这种猜测就被证实了。

    厉铭臣冷笑道:“难道说,你晚上趁我睡着夜袭了我?”

    “……”夏念儿欲哭无泪,果然人不能撒谎,一个谎是需要用千千万万个谎言去圆的,稍微圆的不好就把自己陷了进去,现在她不就把自己陷了进去?

    看着她小脸上仿佛被雷劈了的表情,厉铭臣唇角的弧度越发大了。

    “之前不是还说自己是乖宝宝,怎么现在就做出夜袭的事情?这是你哪个老师教你的?嗯?”

    最后一声嗯,尾音微翘,勾出无限危险与旖旎。

    她不让他喊她宝宝,他偏要喊,而且要时时喊日日喊!

    夏念儿现在哪有心情计较什么乖不乖宝宝的事情,她小脸皱地越发紧了。

    现在这个场面要怎么收场?

    按照他的话认了,就要背上夜袭他的名声。

    反驳他的话不承认,那怎么解释她之前说他唇上残留口红印的说法?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夏念儿简直要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