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80章:把自己给你-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0章:把自己给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酬劳?

    恢复血色的小脸震惊地看着他,夏念儿一脸不可思议。

    他是在跟她讨要那些话的酬劳吗?

    “念儿,我是一个商人,一个成功的商人。”

    面对她的震惊,厉铭臣语气淡淡地说着,平淡到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听着他平淡的话,夏念儿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无商不奸!!

    之前听过的传言倒是有一点说的不错,他的确不愧商界狐狸的称号,怪不得他能够一手将集团发展到让人仰望的高度。

    这份手段用在别人身上她还可以感叹一下,但是用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忽然体会到了为什么他的那些对手会对他恨之入骨,他现在这幅模样确实是……很招恨。

    “想好要给我什么酬劳了吗?”

    厉铭臣语气仍是淡淡,黑眸中暗色汹涌。

    “你这是强买强卖!”关键时刻,夏念儿突然找到了反驳他的理由,又不是她主动劝的,所以这个报酬她有正当的理由不给。清丽的小脸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她继续反驳着,“买卖是要建立在双方自愿平等的基础上,而且买卖买卖,买在前卖在后,应该是买家在先,卖家在后,如果按照这个先后顺序来说的话,应该你是买家我是

    卖家,我是不是也可以向你要倾听的酬劳呢?”

    思路一旦打开,夏念儿越说越顺,最后简直要停不下来。

    厉铭臣就这么动也不动地听着,黑眸直直地看着那张耀眼的小脸,唇角的笑意越发深了。

    “你……你笑什么?”看着他反常的笑,夏念儿忽然有些不安。

    事出反常即有妖,在两人的交锋中她基本就没有占到过上风,他还有什么后手吗?

    自己刚刚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了?应该见好就收的!

    正当她暗自后悔的时候,厉铭臣开口了,他低笑道:“酬劳?好啊!”

    见他这么痛快,夏念儿越发不安了,下意识地想要阻止他接下来的话,“不用了,我刚刚开玩笑的,不用什么酬劳的,你也是为了我好。”

    然而,厉铭臣怎么可能容许她就这么全身而退。

    “你开玩笑我却当真了,不过我比较穷,付不起酬劳,干脆这样吧,我把自己抵债给你!”

    低沉的声音完全听不出一丝玩笑的意味。

    夏念儿眼睛瞪得很大,呆呆地看着他。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堂堂集团的总裁竟然跟她说穷,如果他穷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富人吗?他说这句话良心不会痛吗?

    厉铭臣表示良心一点儿都不痛。

    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他面上满是坦然,丝毫不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有哪里不对。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要不起你,我决定给你免单,你看这样好不好?”看了他许久,夏念儿也没等到他收回之前的话,没办法她只能干巴巴地拒绝着。

    天知道,她如果答应了他用自己抵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毁三观的事情。

    他对于自身病人的身份没正确的认知,她却不能陪着他任性,所以要拒绝,一定要拒绝,而且要严词拒绝,不能给他一丝幻想。

    厉铭臣显然也想到了她的反应。

    听着她拒绝的话,他低低地笑了两声,“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所以这个酬劳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我一向奉行的准则就是要给你你就要不要也要,不给你你别要要也不要!”

    夏念儿差点儿被他最后一句话说懵,什么要不要的,听着跟绕口令似的。

    不过,听不懂就听不懂吧,她只要知道拒绝就好了,“我真的不要,起码现在不要,如果你非要给的话,就过段时间再说吧,我现在不想要,而且我也最讨厌别人强迫我。”

    “好吧。”厉铭臣意外地没有再纠缠。

    夏念儿在长出一口气的时候,心底却多了一丝莫名的惆怅,似是在遗憾什么。

    客厅在这之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你头上的伤怎么样?”最终,还是夏念儿打破了这份沉默。

    厉铭臣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夏念儿不知道怎么形容他那一眼的目光,只是直觉觉得他生气了,可是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关心了一下他头上的伤啊。

    不过他不想说头上的伤,她也不好多问。

    只是两人这么对坐着确实有些尴尬,她想了想又问道:“车祸的肇事车主找到了吗?我听尤一溪说出事的地点还算是空旷,而且那里也没有别的车,怎么会撞上呢?”

    “……”厉铭臣再次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哪壶不开提哪壶。

    当时车祸的时候他正在犯病,事后没了当时的记忆,而那段路正好处于没有监控的区域,当时打120的电话号码也是一个没有经过实名认证的号码,换了几个号码拨过去那个号码都是关机状态。

    一切的一切,都代表了两个字

    阴谋!

    不过,这些年因为他强硬的手腕,恨他的人不在少数,想要他命的也是有的。

    等他忙完现在的事情,就是那幕后黑手血债血偿的时候!

    至于这些就没必要告诉她了,这个女人胆子一向比较小,吓到她就不好了。

    “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发生车祸的原因是因为对方驾驶技术的问题。”

    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了过去,厉铭臣转身去了书房。

    夏念儿在客厅坐了许久,她在脑中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他刚刚说过的话,脸上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抹甜蜜的笑意。

    虽然事后他开玩笑酬劳之类的,但他在说那些话的时候,应该是真真切切地在关心着她吧。

    真好……

    真的很好……

    时间眨眼而过,很快就到了晚上。

    厉铭臣将所有的情绪全都平复好,才打开了卧室的门。

    一推开门,入眼的就是一片黑暗,借着月色他看到夏念儿坐在床边,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他皱眉问道:“怎么还没有休息?”

    然而,他却没有等到回答。

    厉铭臣觉得不对劲,打开了卧室的灯。这一看,他才发现了她的异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