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79章:你还有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9章:你还有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猛地瞪大眼睛。

    绕来绕去,又绕回了原点。

    心头刚刚压下去的沉重又浮了上来。

    他固执地要追问,但她要怎么和他说。

    “不要对我有隐瞒!”见她还在迟疑,厉铭臣声音冷了三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夏念儿艰难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突然知道了一个真相,感觉十几年的认知全都被颠覆了……而已,真的没什么的,给我一些时间就好。”

    后面的强调,也不知道是在说服他相信还是在说服自己相信。

    “什么真相?”厉铭臣眉心拧地极紧,看向她的目光很是严厉,事情绝对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

    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夏念儿也不打算再隐瞒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养父其实是生父,而我是借腹生子的产物,一个不被期待的存在。”

    说完,她努力撑起一抹微笑,却不知道这抹笑容满是苦涩。

    “不想笑就别笑,笑得比哭还难看!”将她拽进怀里,厉铭臣冷冷地说道,深邃的黑眸中尽是冰冷。

    看着她这幅强颜欢笑的模样,他心脏被重重地捶了一下。

    疲惫地瘫在他怀中,夏念儿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那抹苦涩的笑容好像僵在了唇角。

    “你还有我!”久久,感觉她身上的温度被暖了回来,厉铭臣才将她从怀抱中放出,面对面地注视着她承诺道。

    夏念儿从来没想过这短短四个字会对她造成那么大的影响。

    唇角的强颜欢笑瞬间卸下。

    “我们回家吧。”过了好久,夏念儿恢复了一丝力气。

    厉铭臣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轻浅的弧度,他拉起她的手,低笑道:“好,我们回家!”

    从车上下来,饶是夏念儿此刻心神不守,仍是被车外的场景吓了一跳。

    一群黑衣保镖成圆圈状围在车子的四周。

    这场景让她不由得想起了当初从夏家离开后和他的初次对峙,那时候也是许多的黑衣人将车围了个严严实实。

    瞬间有种时光倒流的恍惚感,夏念儿看了看身边的他。

    厉铭臣对这一幕也是不知情的,不过他却没说什么,只是拉着她继续往前走着。

    回到别墅里,厉铭臣第一次没有直接拽着她回卧室。

    在客厅坐下后,他沉沉地看着面色苍白的她,凝声问道:“你到底在在意什么?”

    在意什么?

    夏念儿也很想问自己这个问题,究竟是在在意什么,明明说好夏家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可是刹那间十几年的认知都被颠覆,养父变生父,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说不出的难受慌乱。

    看着她脸上充斥着的晦涩苍白,厉铭臣也没等她回答这个问题。

    顿了一会儿,他继续说道:“养父又怎么样?生父又怎么样?身份的转变并不足以抹杀他曾经的所作所为,还是说你会因为所谓的血缘将以前的一切伤害全都忘记?”

    说到这里,厉铭臣紧紧地皱起了眉。

    这个蠢女人最是注重感情,本来只是想开导她,可是开导着开导着他却觉得她很有可能犯傻。

    罢了,随她高兴吧。

    如果她真的这么在意生父这层血缘的话,他不介意用钱买那个男人后半生的表演

    演绎一场父女情深。

    仅仅是一眼,他就能看透夏父眼中对权势的极度渴望。

    而他最不缺的就是金钱权势。

    面对他沉沉的凝视和平淡的询问,夏念儿狠狠咬了咬唇瓣。

    她自然不可能忘记掉那些伤害,被人打了左脸再把右脸伸过去的事情她做不来,有些教训一次就够了。

    她只是……只是一时有些接受不来这个残酷的真相。

    “不会,伤害了就是伤害了,伤口可能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裂痕却是永远存在的,存在的东西又怎么能够假装它不存在呢?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你可以放心。”

    厉铭臣本来正在考虑怎么控制夏父才会万无一失,如果夏父能够把父女情深的戏演到死,他不介意给夏父一些权势,用金钱权势能够换回她的笑颜,这买卖还是很值的。

    当他将所有细节都考虑清楚只剩执行的时候,夏念儿虚弱的声音落入他耳朵里。

    听完后,厉铭臣紧紧抿住的薄唇微微翘了翘。

    到底是他的宝宝,虽然蠢了一点,但是却不会自欺欺人。

    笑意一闪而过,不容她看清,厉铭臣又继续说道:“既然不会,那你有什么可以纠结的,不愿意认就不认,有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强迫你!”

    “我……”夏念儿小嘴蠕动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只是情感上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真相。

    等了一会儿,见她说不出什么,厉铭臣才继续说道:“至于什么不被期待的存在,如果再让我听到这话,我不介意让你感受一下我对你的期待!”

    最后一个期待,厉铭臣咬地极重,话中满满的都是未尽的深意。

    夏念儿听懂了他的隐喻,苍白的小脸不自觉地飞上一抹绯色。

    因为整张小脸都很苍白,所以这抹绯色显得愈发刺目。

    厉铭臣静静地看着她,大手在她脸上缓缓地摩挲而过。

    夏念儿静静地任他摩挲着。

    过了好一会儿,厉铭臣才收回了手,而后若无其事地继续道:“还有什么借腹生子之类的,又不是你做的孽,谁的孽债谁来偿还,你想要对方怎么偿罪都可以。”

    心头的沉重慌乱就在这冰冷平淡的话中一点点儿散去。

    夏念儿也知道先前自己陷入了魔障,可自己却怎么也走不出来,如今听着他的话,她才仿佛如梦初醒般从魔障中走了出来。

    的确,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她在这里伤心难受又有什么用呢?只会让真正作恶的人逍遥法外。

    看着她的小脸一点点儿红润起来,厉铭臣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刚刚那苍白的模样,真是碍眼。

    不过,既然她现在恢复了正常,那“既然你想通了,那我们就来谈谈刚刚那些话的酬劳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