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77章:要相信你的男人!-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7章:要相信你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要相信你的男人!”

    透着无尽霸气的话,丝丝缕缕地缠在夏念儿的耳边。

    这几句话像是打开了某个奇妙的开关似的,她隐忍了许久的慌乱无助全部化为了泪水,决堤的泪痕沿着她的面颊,一路蜿蜒至他的肩膀。

    灼热的泪滴,差点灼伤了厉铭臣。

    他此生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极了她的泪。

    夏念儿尽情地哭着,一开始她还隐忍着,只是默默地流着泪,可当他把手抚到她背上的那一刻,所有的隐忍全都化为了云烟,夏念儿忍不住嚎啕大哭着,像极了受尽委屈的孩子。

    刀枪不入的心,却被她的哭声刺痛,厉铭臣眉心皱成了一道死结。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连当初她被夏绾儿设计后,都没有哭成这个样子,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乖,不哭了……”心间被重重的疑惑压着,厉铭臣皱着眉柔声安抚着,再这么哭下去,她的身体受不了的,不管是谁让她受了委屈,他都会千倍万倍地替她讨回来。

    他不说还好,一说夏念儿哭得越发狠了。人本就是这样,如果没有人安慰,会强忍着所有伤痛,可一旦有人安慰,所有的伤痛就会加倍地放大,就像孩子摔倒,如果没人去哄反而会很快若无其事地爬起来,若是有人去哄那百分之**十会哭得委

    屈极了,如果有可以依靠的存在,谁又会倔强坚强呢?

    厉铭臣没想到她会哭得更厉害,冷峻的脸上多了一丝不知所措。

    她怎么还在哭?

    这一刻,他忽然有些恨自己不是尤一溪,如果是尤一溪在这里,一定很会哄人吧,不会像他这样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哭,却不知道怎么哄劝。

    夏念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眼中的泪完全止不住,她小手胡乱地在脸上擦着,可流泪的速度却快过她擦泪的速度,脸上的旧泪痕还没擦干净,新的泪痕就会流下。

    最后,她索性自暴自弃地不擦了。

    就哭个痛快吧。

    在这种心态下,夏念儿放肆地哭着,发泄着心中所有的慌乱不安以及无助。

    厉铭臣被她哭得心都揪成了一团。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冲动,他伸手将她从怀中拽出来,薄唇不容分说地堵住了她的红唇。

    不过,这个吻并不像往日那么激烈。

    薄唇只是轻轻地在她唇角摩挲啄吻着,似是在安抚她的不安无助。

    被他这突然一袭击,夏念儿绵延不绝的泪倒奇迹般地止住了。

    四目相对,黑瞳与水眸间倒映着彼此的身影。

    一瞬,天荒地老。

    厉铭臣就这么静静地吻着她。

    久久,见她再没有新的泪水落下,薄唇才缓缓从她的红唇移开。

    一路向上,厉铭臣啄吻着她脸上的泪痕,将所有的泪水全都吻进口中。

    很快,他的嘴中就被一股咸涩的味道充斥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夏念儿就那么乖乖地任他啄吻着,整个人好像都丧失了动一下的力气。

    终于,所有的泪水全都被厉铭臣吞进了口中。

    他轻轻地在她眼睑处落下一个吻。

    “眼泪不好吃,所以以后别哭了。”将薄唇移开,厉铭臣握住她的双肩,直视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字缓慢道,话中透着一股神奇的力量,似乎要将这话印入她的心中。

    夏念儿没想到他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仅仅是一瞬,她觉得心中的惶恐不安好像散去了大半。

    轻轻地点了点头,她低声道:“恩,以后不哭了。”

    见她应声,厉铭臣黑眸中闪过一丝满意的光芒。

    她的泪就是他此生的劫难,而他不愿意渡劫,只想和她在这娑婆人间白头偕老。

    “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沉默了会儿,厉铭臣还是问出了之前的问题。

    不问清楚她如此异样的原因,他怕是会寝食难安。

    闻言,夏念儿睫毛猛地颤了颤,悬在睫毛根处的一滴泪随着颤抖滴落了下来。

    见她这个样子,厉铭臣伸手攥住她的手,不容许她逃避,“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句话,已经散去了之前哄劝时候的柔意,话中满是浓浓的霸道。

    此刻,厉铭臣又恢复成了那个霸道**的厉少。

    夏念儿嘴唇颤了颤,她迟疑着,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那样不堪的真相。

    哪怕两人将来不能走到最后,她依然希望在他心中,她是最美好的那个自己,如今真的要把自己都无法接受的不堪真相告诉他吗?

    厉铭臣定定地看着她,见她迟疑,他握住她的力道大了两分,出口的声音越发强硬了,“到底怎么了?夏念儿,你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嗯?对我你不需要有任何秘密!”

    听着他话中的霸道,夏念儿很想反问他一句,难道他就对她做到了全然坦白吗?那书房中那本她不能触及的经书以及经书中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难道他就不懂吗?

    可是,想到他刚刚那个温暖的怀抱以及啄泪的动作,她又问不出口。

    最终,她还是低下了头,用沉默代表着拒绝。

    然而,厉铭臣怎么会容许她这么轻易地躲过去呢,一想到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就有种毁灭一切的冲动,如果不能弄清楚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他又怎么去将让她失魂落魄的罪魁祸首毁灭呢?

    她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地告诉他呢?

    像刚刚那样乖,不好吗?

    “夏念儿,你抬头看着我!”低沉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命令意味,厉铭臣强迫她抬头,随即一字一字道:“告诉我,我是谁?”

    “你是厉铭臣啊。”夏念儿被迫抬头,却有些不明白他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他是谁不是很显而易见的问题嘛,他是厉铭臣,是集团的总裁,是厉氏集团的继承人,是纵横商界的铁血霸主,更是一个神秘莫测的男人。

    厉铭臣却对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低沉的声音再次在车内响起“你再看看,我除了是厉铭臣,还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