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74章:不方便让人听见的话-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4章:不方便让人听见的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方便让别人听见的话?

    夏念儿心中的怪异感越发强烈了。

    之前压住的疑惑重新在心中翻涌着,如果说生母的照片真的在夏父这里,那生母和夏父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又有着什么样的纠葛?

    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一座大山似的重重压在了她的心头,压地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们去门口守着吧。”在心头的压迫下,夏念儿对着保镖吩咐道。

    在门口,他们既可以看见她,又不能听到她和夏父接下来的对话,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危险,他们也可以第一时间赶来,这样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比较好的。

    看着保镖逐渐走远,夏父舒了一口气,随即道:“念儿,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照片。”

    真的有照片?

    夏念儿心头的大山愈发重了。

    她静静地看着夏父离去的背影,一双水眸明明暗暗的闪烁不定。

    过了一会儿,夏父拿着一个盒子回来了。

    “念儿,你生母的照片都在这里了。”

    夏念儿接过夏父手中的盒子,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打开了盒子。

    看着盒子中满满的照片,她去拿照片的手不自觉地有些发颤。

    拿起一张照片,夏念儿细细看着照片中的人

    那是一道柔弱纤细的身影,清秀的脸上有着几分怯怯,神态间依稀有几分夏绾儿的影子。

    夏念儿看了许久许久。

    “你确定这是我生母的照片吗?为什么我和她没有一丝相像之处?”

    终于,夏念儿放下了手中的照片,蹙眉问道。

    她来来回回将照片中的人看了好几遍,可看来看去,却找不到自己和照片中人的一丝相像之处。

    难道说,这并不是生母的照片?

    夏父只是用这些照片来诳她的?

    不怪夏念儿这么想,主要是照片中的人和她实在是太不像了。

    “念儿,这的确是你生母的照片,说起来你确实不像你生母,倒是绾儿比较像她,所以这些年我宠她也宠得多一些。”夏父也拿起了一张照片,看着照片,他眼中满是怀念。

    见他眼中有怀念,夏念儿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犹豫了许久,她艰难地问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啊,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好到只要见到她的人就没有不说她好的,她单纯善良,哪怕是见到路上的流浪狗流浪猫,她都会忍不住捡回家,她对周围的每个人都抱有最大的善意。”

    夏父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神情间满是深切的温柔。

    见他这幅样子,夏念儿心中的不详愈发强烈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忽然涌上心头。

    不会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那也太……荒唐了!

    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夏念儿努力说服着自己,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的,一定是她想多了,肯定是她想多了,绝对是她想多了……

    在她努力说服自己的时候,夏父的话还在继续着“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宴会上,她穿着一身白裙,温温柔柔地站在一个角落,安静地听着身边人的话,忽然一阵风吹乱了她的发,她低头去整理吹乱的发丝,那一刻我心中突然想起一句话,最是

    那一低头的温柔,她站在宴会中,就好像是一朵遗世独立的莲花。”

    夏念儿一个劲地安慰着自己,可随着夏父越说越多,她自己都有些安慰不下去了。

    “然后呢?”艰涩的声音好像不是从她的口中发出来的一般。

    “然后……然后我就认识了她,并且知道了她的身份,原来她竟然是……她自小父母双亡,被你养母家收养,知道她身份后我不知道自己心中是遗憾多一些还是欣喜多一些……”

    夏父仿佛已经沉浸在了回忆中,他脸上甚至多了一抹掺杂着甜蜜和苦涩的复杂表情。

    “够了,不要说了!”见他越说越起劲,夏念儿突然站起身,打断了他的话。

    夏父从回忆中走了出来,他看了看眼前的夏念儿,将盒子中的照片全部倒了出来。

    “好了,我不说了,你先把这些照片都看一遍吧,这是她留在这个世上所有的痕迹了。”

    夏念儿双手颤抖着看着那些照片,她仿佛疯魔般,每张照片都看的很是仔细,仔细地似乎要将每张照片都刻进心里。

    一开始,照片上只是生母自己的身影,越往后面,照片中的人就越多了起来。

    大概从第十几张,照片中出现了夏父的身影。

    随后,照片中又出现了夏母的身影。

    夏念儿心中的不安几乎要将她淹没,越到后面,她的手就颤抖地越发厉害。

    最后,她颤地几乎要拿不住手中的照片。

    闭眼,狠狠咬了咬舌尖,夏念儿以此给着自己力量,她坚持着看到了最后一张。

    然后,她将所有照片倒扣着放到了桌上。

    夏父见她看完了,又继续开口了“念儿,你亲生母亲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说实话,你和绾儿中,绾儿的性子更像她,你的性子自小要强,所以父亲自小就比较宠绾儿,但是父亲却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你的身上,父亲对你和绾儿的

    爱都是一样的,我也没想到绾儿最终会变成这个样子,念儿,让你受委屈了……”

    听着听着,夏念儿舌尖都咬出了血,口中满是浓烈的血腥味。

    现在,她每听夏父自称一句父亲,心里的铁锤狠狠重击一下心脏。“念儿,你仔细想想,这些年父亲对你怎么样?我是真心把你当成继承人来培养的,而且,我很早就决定了,这辈子只会有你和绾儿两个孩子,你想想,如果不是因为寄予了太多希望,我会何必那么愤怒呢

    ?父亲是一个商人,如果不是因为伤心到了极致,又怎么会把养了十几年的女儿逐出家门呢?”

    “毕竟,哪怕你做出那样的事情,凭你的相貌我依旧可以用你去联姻的,将你逐出家门实际上是一个赔本买卖,念儿,你仔细想想父亲的话。”夏念儿静静地听着,最终的最终,她只是问了一句话,“为什么你会有这些照片?这些照片不应该在她手里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