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70章:特殊的止嗝方式-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0章:特殊的止嗝方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声嗝,似乎开启了夏念儿身体一个特殊的开关。

    起初,厉铭臣和夏念儿都没有当回事,只当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嗝。

    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这嗝一点儿都不普通了。

    因为这一个嗝后面还跟着无数个嗝。

    夏念儿就这么一路从拳击室嗝到了餐厅。

    “你怎么了?”看着她一个嗝接着一个嗝,厉铭臣皱眉问道,冷峻的面上满是隐晦的关心。

    夏念儿心中明白是因为刚刚哭太久才会不停打嗝,她故作淡定地回道:“没嗝事嗝真的嗝真的没事嗝”

    短短八个字,她就打了四个嗝。

    厉铭臣哪里会相信她没事的说辞,转身他对老管家吩咐道:“叫医生过来。”

    “嗝,不要!”夏念儿急忙制止,不过是打嗝而已,医生来了要怎么说?难道说因为哭太久所以嗝地停不下来了?她反正是没这个脸说这个话的。

    厉铭臣皱眉,低声斥道:“不要任性!”

    “我嗝真的没事嗝不要叫医生嗝”夏念儿为了证明自己没事,努力往回憋着嗝,在她的努力下倒是有了点效果,她打的嗝确实少了些。

    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厉铭臣喊住了老管家。

    餐桌上,夏念儿根本没心吃饭,她仍在不停地嗝着,为了不让他再想起叫医生的事情,她假装捧着一杯牛奶小口地喝着,只是喝了许久杯中的牛奶却没怎么见少。

    始终用余光注视着她的厉铭臣忽然放下了筷子,夺过她手中的牛奶杯放在桌上,他拉起她的手向着楼上走去。

    “干嗝什么嗝?”夏念儿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些什么。

    厉铭臣脚下步伐没停,边走边回着,“替你止嗝!”

    “止嗝嗝干嘛嗝上楼嗝?”夏念儿边嗝着边问道,她现在有点畏惧和他一起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那会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厉铭臣走得愈发快了些,“我止嗝的方式比较特殊,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

    特殊的止嗝方式?

    夏念儿皱眉思索着,什么特殊的止嗝方式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止嗝不外乎喝热水之类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难道他想借着止嗝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两人已经回到了卧室。

    刚刚关上卧室的门,厉铭臣就将她推到了门上,薄唇狠狠地覆上了她的红唇,霸道地扫过她空中每一个角落,时不时还轻轻摩挲噬咬下。

    深入,缠绵

    夏念儿只觉一种酸软的热潮正在体内不断累积着,一次又一次的累积,唇间,忍不住溢出声声绵细的低吟,这其中倒真没了那一声又一声的嗝。

    “怎么样?好了没?”

    久久,厉铭臣才放开了怀中的她,低声问道。

    夏念儿满脸通红地喘着气,听到问话她才惊奇地发现竟然真的不打嗝了。

    “咦?”小声地惊呼了声,她暗自想着,难道他真的是单纯地帮她止嗝,倒是真的有种说法,打嗝的人如果突然受到惊吓是能够止嗝的,难道他就是用的这种方法?

    低头暗自思量着,她错过了他唇角一闪而过的别有深意的笑意。

    “去吃饭吧。”

    尽管还想再多做些别的,可想想她刚刚什么都没吃,厉铭臣压下眸中的暗色,拉着她回到餐厅。

    餐厅中的早餐已经换过一遍。

    新鲜出炉的早餐热气腾腾,勾引着人心中的馋虫。

    夏念儿忽然觉得有些饿,这一早上来来回回折腾了许久,刚想大快朵颐的时候,厉铭臣忽然推过了一碗粥,淡淡道:“先喝粥。”

    缓缓地喝着温热的粥,她只觉得从胃里暖到了心里。

    刚刚他将粥推过来应该是担心她饿久了猛地暴饮暴食会胃疼吧,自己都忽略了的地方他竟然还想着,这一瞬间的感动让她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热。

    借着低头喝粥的动作,夏念儿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厉铭臣倒是注意到了她的失态,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喝粥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概半个小时后,夏念儿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宣告吃完了早餐。

    “吃饱了?”见她放下筷子,厉铭臣问道。

    夏念儿点点头。

    “既然吃饱了,跟我来。”厉铭臣起身朝着楼上书房走去。

    夏念儿疑惑地跟在后面。

    进入书房后,厉铭臣示意她坐下,然后从一堆文件中拿出了一张纸,递到她手边。

    夏念儿接过,低头看去,看清手中是什么东西后,水眸闪过了一丝疑惑。

    因为,厉铭臣递过来的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见她疑惑,厉铭臣也不说话,只是低沉道:“这是遇见你之前的我。”

    夏念儿仍是有些懵懂,白纸是遇见她之前的他?什么意思?

    厉铭臣也不催促,只是任她自己思索着。

    过了好一会儿,夏念儿才猛地瞪大眼睛看向他,他该不会是在借此回答她之前不小心脱口而出的身经百战吧,白纸是他,就是说他确实如传言中所说的那样不近女色,而不是像她怀疑的身经百战?

    应该是这个意思吧,除了这个,她也想不到别的解释了。

    看着她眼中的惊疑,厉铭臣唇角缓缓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也不解释什么,只是拿着一支笔,在那张白纸上画了一颗心,随后又在心中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夏念儿。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不慌不急地低沉道:“这是遇见你之后的我!”

    夏念儿愣愣地看着白纸上多出的图案,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想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地看着手上的白纸。见她愣愣地看着手上的白纸,厉铭臣突然俯身,双臂撑在她椅子的扶手上,黑眸仿佛一个黑洞般,吸引着她全部的心神,“接下来的这些话,我只会说一遍,你要听清楚了,听不清我不会再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