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69章:你在闹什么别扭?!-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9章:你在闹什么别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走了?”

    压抑着黑眸中的风浪,厉铭臣凝声问着身前的管家。

    闻言,老管家心一惊,急急去问了一下门口的保镖,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随后快步回到他身边,恭声答道:“少爷,少夫人还在别墅中。”

    得到回答后,厉铭臣眼中的风浪不减反增,缓缓地摩挲着手腕,他凝眸看向某个位置。

    整栋别墅就只剩那个地方没有找过了,她会在那里吗?

    迈步,他转身朝着猜测的地方走去。

    到达目的地之后,推门进去,厉铭臣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蜷缩在沙袋下面的身影。

    她果然在拳击室!

    “为什么来这里?”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他放轻了脚步,悄悄在她身边站定。

    夏念儿看也不看他,只是静静地蜷缩着,似是睡着了。

    但是,厉铭臣知道她没有睡着,那时轻时重的呼吸足以证明她此刻醒着,而且心中波动很大。

    “为什么来拳击室?”厉铭臣眉心紧皱,再次问了一遍。

    为什么一副被全世界抛弃的模样?

    这样的她,让他心都跟着疼了起来。

    这次,夏念儿终于有动作了,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她静静地站直身,视他如无物般,转身朝外走去。

    伸手拽住她,厉铭臣被她手心的冰凉惊到。

    “手怎么这么凉?”边问着,他边紧紧地包住她两只手,用自身的温度温暖着她。

    炙热的温度在两人手心间传递着。

    很快,夏念儿的手就暖了起来。

    “饿吗?早餐做好了,去吃饭吧。”感觉到她的手一点点暖了起来,厉铭臣不再追问她来这里的原因,转而问起了其他的问题。

    夏念儿仍旧是沉默,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就好像个木偶娃娃般呆愣愣地任他动作着。

    厉铭臣眉心狠狠地皱成了一道死结,他紧紧抿了抿唇,也不急着往外走了,将她拽到面前,面对面看着她,一字一字地冷问道:“你在闹什么别扭?”

    话落,夏念儿的呼吸陡地重了一下。

    她恨恨地瞥了他一眼,倔强地选择不说话。

    见她紧紧地闭着嘴,厉铭臣眸中风云急速变幻着,出口的声音愈发缓慢狠厉,“如果你不开口,我不介意用自己的方式撬开你的嘴!”

    他的方式?他还能有什么方式?

    夏念儿唇角勾勒出一抹讥诮,她冷冷地笑了笑,一双水眸中满是孤独的倔强。“厉大总裁的厉害,我自然是懂得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只能任你摆布不是吗?从遇到你的那一刻,我人生的字典中就已经失去了自由两个字,你可以随心所欲,我却只能按照你的规定生活着

    。”

    厉铭臣的眸色越来越暗,“随心所欲?呵呵!如果我随心所欲,你现在就应该是在床上!”

    这拳击室本来就是他用来发泄暴戾的秘密基地,原本五分的火气到了这里也扩大成了十分,况且她每个字都好像钢针狠狠地扎着他的心,扎地他心中的暴戾不断地扩散着。

    夏念儿双眼满是倔强,她说不出心里叫嚣着的到底是什么。

    惊慌?愤怒?害怕?亦或者是兼而有之。

    直到现在,她脑中仍在不停地回想着他假装昏迷的画面。

    那时的惊慌有多少,现在的愤怒就有多少。

    他他怎么能够用身体来逗弄她?

    从卧室中愤怒离开后,她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拳击室。

    没有章法地对着沙袋一通捶打之后,她无力地瘫倒在沙袋下面,可心中的负面情绪却丝毫没有发泄出去,如果他不追来的时候,也许再过一会她可以自己把情绪稳定下来。

    可是,他偏偏追来了,还若无其事地和她说这话。

    于是,心中的负面情绪顷刻间爆发。

    “夏!念!儿!”过了许久,厉铭臣定定地注视着她,一字一字缓缓地喊着她的名字,“你在别扭什么?恩?说好的要乖一点呢?”

    为什么她就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乖乖地待在他身后呢?

    看着那双黑眸中真切的疑惑,夏念儿心中的负面情绪彻底爆发。

    “厉铭臣,你总是说要我乖一点,可是你呢?明知道头上有伤还要任性妄为,早上那样吓我很好玩是不是?你以为我会害怕吗?我才不会,你就是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掉一滴眼泪的!”

    说话间,不知不觉,她已经泪流满面,泪水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眼前的他。

    厉铭臣心中一动,再大的火气都消散在她的泪水间。

    他想,他大概知道她在别扭些什么了。

    大手轻缓地拭去她滑落的泪水,可拭泪的速度却快不过她掉泪的速度。

    他越擦,她脸上的泪水就越多。

    “乖!不哭了!我不会死的!”最后,厉铭臣索性不擦了,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他低声在她耳边承诺着,掷地有声的承诺像极了虔诚的誓言。

    夏念儿没想到他会说这话,愣了一瞬后,她眼泪落得更急了。

    “真是个泪娃娃”感觉到胸前湿润了一片,厉铭臣无奈地叹道,话中哪还有一丝丝的冷意,低叹的声音温柔地一塌糊涂。

    似乎要将心中所有的不安全都发泄掉,夏念儿不顾他的调侃,哭得昏天黑地。

    厉铭臣没再阻止她的哭泣,只是轻柔地拍着她的后背,深邃的视线柔地不可思议。

    她是在担心他吧!

    不管是不是担心他,起码此时此刻她是实心实意在担心着他的身体。

    虽然,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伤是为她受的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哪怕是别有目的的担忧,他也是开心的。

    哭了许久许久,夏念儿才哽咽着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羞赫地从他怀中爬起。

    她竟然在他怀里哭了这么久。

    那湿了一大片的衬衫足以证明她流了多少泪。

    见她终于不再哭泣了,厉铭臣拽住她的手,若无其事地说道:“走吧,带你去吃早餐。”

    那若无其事的模样,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夏念儿低着头跟在后面,就在即将走出拳击室的时候,她忽然嗝了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