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68章:秀色可餐-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8章:秀色可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饿了的确要吃些东西!”

    厉铭臣非但没有放开抓住她的手,反而是抓地更紧了。

    夏念儿本能地觉得不安,他说得吃字很是意味深长,尤其是看向她的深邃目光,似乎在说她就是那个被吃的猎物。

    这感觉,委实有点可怕。

    于是,夏念儿微微用上了点儿力道,努力挣脱着他的禁锢。

    见她挣扎,厉铭臣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拽进了怀里,薄唇覆在她耳畔轻声说道:“知道秀色可餐吗……”

    说完,不等她回答,他直接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

    轻拢慢捻抹复挑……

    厉铭臣身体力行地演示着什么才是正确的身经百战。

    夏念儿身子简直软成了一滩春水,如果不是在他怀里,她说不定早就软在了地上,至于秀色可餐之类的,他这么用成语,他语文老师知道吗?

    厉铭臣满意地看着她娇羞的模样,薄唇一掀,“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了,你说的我身经百战,不如现在先来第一战吧!”

    话音落地,他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打横抱起她,朝着大床走去。

    被扔到床上的那一瞬间,夏念儿狠狠地咬了咬舌尖,将自己从沉沦中唤醒,“厉铭臣,不可以,你头上有伤的,医生说不可以剧烈运动的,万一你再晕了怎么办?”

    边说着,她边快速地缩到了床上的一个角落,有些急促地说道。

    此刻,厉铭臣哪里听得进去她拒绝的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经忍了够久了,再忍下去就要爆炸了。

    夏念儿无助地咬咬唇,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打消他的念头?

    在她无助彷徨的时候,厉铭臣已经追到了床上,将她捞到怀里后,他低声说了句,“既然医生说不能剧烈运动,那不剧烈不就可以了。”

    说完后,他不容拒绝地覆上了她的唇。

    夏念儿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觉得他说得有些在理,等反应过来这是歪理之后,她早已经随着他沉沦,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力气挣扎,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秒针滴滴答答地转了几千圈,时针也滴滴答答移动了几下,窗外暮色已经袭上天际。

    终于,在一声低吼后,云收雨散。

    夏念儿昏迷过去最后一个念头就是

    都是骗人的,说什么不激烈都是骗人的!

    担忧地看了一眼他头上的伤,见他神色比先前还神采奕奕了些,她才放心地晕了过去。

    厉铭臣将她拥在怀里,满足地喟叹了一声。

    果然,只有将她拥在怀里才感觉整个人是完整的。

    “宝宝,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记起来呢?等你记起来之后,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竟然连我都敢忘记……”缓缓摩挲着她光裸的肩头,他自言自语道。

    至于向她主动坦诚身份……呵呵,怎么可能!

    睡梦中仍旧不得清净,夏念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想要赶在那只在肩头作乱的大手。

    餍足的厉铭臣,此时倒是格外好脾气。

    任由她将手挥落,他拥着她,也进入了梦乡。

    等两人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夏念儿失神地看着地上凌乱的衣衫,心情很是复杂,她叹了口气,不知道心中应该是什么滋味。

    她竟然该死地相信了他不会激烈的谎话,狼可能不吃肉吗?答案是不可能的,所以不激烈也是绝对不可能的,而她傻傻地被他一句话给骗了。

    收拾好复杂的心情,她转头看向身侧沉沉睡着的男人。

    一开始,她还有闲情打量着他的睡颜,可过了一会儿见他还没有醒来,夏念儿开始有些慌了。

    他该不会又晕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她神色间满是慌乱,跪坐在床上,她低声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厉铭臣,厉铭臣,厉铭臣……你醒醒,你赶紧醒醒啊……”

    喊了很久,床上的男人仍旧没有反应。

    夏念儿彻底慌了。

    她慌乱地下床,胡乱地从衣柜中拿了件衬衫穿上,便想要去叫人。

    在她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床上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你去哪里?”

    夏念儿惊喜地转身,见他已经起身倚在床头,她脚下忽然踉跄了一下,整个人也差点儿摔在地上。

    见她这样,厉铭臣几个跨步下床,打横将她抱到了床上。

    此时,他深邃的黑眸中哪有一丝迷蒙。

    夏念儿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力气,看着他眼中的清明,她这才意识到被戏耍了。

    以他的警惕,如果没有昏迷的话,刚刚唤了那么久肯定早就醒了。

    可他既没有昏迷刚刚又没有醒,只能证明一个事实,他刚刚在装睡。

    反应过来之后,夏念儿心头一股无名火烧了起来,烧得她五脏肺腑都难受了起来。

    怒从胆边生,她忽然张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薄唇。

    不是亲,也不是厮磨,而是实实在在的咬。

    咬了一嘴血之后,她愤愤地看着唇角带血的他,质问道:“有意思吗?骗我就这么让你厉大总裁有成就感吗?呵呵,我是不是应该感谢厉大总裁看得起我,竟然有闲情雅致捉弄我?”

    发泄完心中的愤怒后,夏念儿匆匆地转身出门。

    如果再留在这里,她不确定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天知道刚刚以为他又昏迷的时候,她的心脏险些停跳,整个人也陷入了史无前例的慌乱中。

    可到头来,这些慌乱全都是自作多情。

    此时此刻,夏念儿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离开,离开他的身边。

    厉铭臣摩挲了一下唇角,看着指尖的血色,他唇角勾起一抹真实的弧度,微不可见地呢喃道:“果然是只小野猫,还和小时候一样爱咬人……”

    说完后,他摩挲了一下手腕某个位置,可那里却是光滑一片。

    厉铭臣黑眸渐渐深沉了起来。

    静静坐了一会之后,他起身穿好衣服,准备去找夏念儿。

    这笨女人最是小性子,如果任由她自己冷静下去,恐怕会彻底恼了他。出门,将别墅找了个遍,厉铭臣却没有见到她的身影,他眸间一点点儿暗了下去,最终暗成了一片黑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