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65章:什么叫身经百战?!-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5章:什么叫身经百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出乎意料的,这次厉铭臣出奇地配合,在她话音落地的时候,就松开了抱着她的双臂。

    夏念儿虽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但有机会摆脱这个尴尬的境地,她还是急急地从他身上爬了下来,然后手忙脚乱地系着被解开的两颗扣子。

    在她起身后,厉铭臣也坐了起来,就这么目光淡淡地看着她。

    感受着落到身上的视线,夏念儿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不过她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再不好也总不能不好过刚刚吧,刚刚她真的怕他真的把她扒光让她裸睡。

    谁知道这个变态能够变态到什么地步,万一他真的把她扒光,那她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脑中胡乱地想着,两颗扣子她系了很长时间。

    终于,过了许久,她系好了。

    在她系好的那一瞬,厉铭臣出声了,“坐。”

    夏念儿慌乱地坐下,不过她尽可能地坐得离他远了一些,整个身子都贴着另一侧的车门。

    见她这幅作态,厉铭臣只是勾了勾唇角,没有说什么。

    总是紧绷着也没什么意思,一松一弛才有意思,先让她暂且放松一下,省得一直紧绷着反而自暴自弃了,毕竟他心中那股无法宣之于口的怒气还没有发泄出去。

    竟然不让他叫她宝宝,呵呵!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夏念儿心中的紧绷感渐渐消散了些。

    看来,他终于耍流氓耍累了,谢天谢地。

    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夏念儿也不再紧贴在车门上了。

    在她彻底放松下来之后,一直目视着前方的厉铭臣唇角扯起一抹晦涩不明的弧度。

    然而,彻底放松下来的夏念儿却没有发现这抹危险的弧度。

    看着仍阻挡着驾驶座和后座的隔板,她抿了抿唇,小声地建议道:“厉铭臣,把隔板收起来吧,现在应该不需要挡着隔板了,而且一直挡着隔板会被误会的。”

    “误会什么?”厉铭臣掀了掀唇角,语气淡淡地问道。

    夏念儿沉默了片刻,才更小声地回道:“误会我们做不用说话的事情啊。”

    “呵呵!”厉铭臣冷冷地嗤笑了两声,“如你所愿。”

    随后,隔板被收了起来。

    夏念儿心中最后一丝紧张感随着隔板被收起来彻底消散了。

    他总不至于当着司机的面耍流氓吧,在回别墅之前她应该是安全了。

    至于回别墅之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她现在只能顾眼前了。

    暗自沉思的她,没发现厉铭臣唇角那抹愈发晦涩危险的弧度,如果发现了她才不会放心地这么早。

    状似随意地将她的小手握进手中,另一只手缓慢地从一根手指摩挲到另一根手指上,那细细把玩的模样似乎是在欣赏什么珍稀的珍宝般。

    有了之前的那一出,对于现在只是被握着手摩挲,夏念儿已经没了什么感觉。

    如果用一只手换取安全,还是值得的。

    如果她强硬地抽回手,他说不定又会做出什么事情,还是让他握着吧。

    厉铭臣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从她面上的表情判断出她心底在想些什么。

    看来她已经彻底放松了,那是时候了。

    “夏!念!儿!”一字一顿地喊着她的名字,他猛地将她拽入了怀里。

    夏念儿踉跄地倒在他怀里,一双水眸泛着水光不安地看着他,“怎怎么了?”

    “解释一下,什么叫身经百战吧。”厉铭臣语气淡淡地说出了这句对她如同晴天霹雳的话。

    夏念儿被这道晴天霹雳劈地心神都不安了起来,危险不是都解除了吗?他怎么又翻起了旧账?她要怎么解释什么叫身经百战,难道她要说因为他撩人的姿态太娴熟,所以怀疑他身经百战吗?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能那么说,否则一定会死的很有节奏感。

    “什么身经百战啊?我不清楚啊,你一定是听错了吧,恩,你肯定是听错了,我没有说过你身经百战,真的,厉铭臣你要相信我。”事到如今,夏念儿只能选择装傻。厉铭臣抽出一只手摩挲着她的脸颊,而后一字一字地缓缓道:“念儿宝贝,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在心虚的时候格外话多吗?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身经百战是你说的?我只是突然想起这个词不太明白,想让你解

    释一下。”

    夏念儿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想要打死他的冲动。

    她算是看明白了,他这就是挖了个坑在前面让她跳,然后等她掉进去之后还假惺惺地关怀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走路不看路。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卑鄙的人!!

    哪怕快把牙齿咬碎了,她还是不敢指责他,毕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夏念儿这么安慰着自己,然后小声地说道,“啊?原来是这个样子吗?那看来是我误会了,我还在想我明明没说过什么身经百战你为什么会突然问呢,这个词我也不太懂,大概是形

    容古代的将军之类吧,要不回去我们查查字典好了。”

    “可是,我不太想查字典!”厉铭臣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蒙混过关,他淡淡的语气渐渐转为冰冷,“而且,你刚刚的话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打自招了,毕竟之前你说了句话我没听太清。”

    “”夏念儿只能咬牙,他这是打定主意不想放过她了?她该怎么办,现在已经被困在他的局中,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了。

    下次,如果再说话不过脑子,她就自己撞死,也胜过现在这么尴尬为难。

    见她不说话,厉铭臣唇角的笑意愈发凉薄,“之前不还是说自己是听老师话的乖宝宝,既然是听老师话的乖宝宝,又怎么可能连身经百战的意思都不懂呢?乖宝宝可不能谦虚!”

    一口一个的乖宝宝让夏念儿愈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我真的没说过什么身经百战,而且谁规定乖宝宝就一定要学习好,我天生蠢笨,虽然乖但就是记不住老师教的内容,我也没办法啊”最后的最后,她干脆耍起了无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