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63章:裸睡对身体好-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3章:裸睡对身体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用力地抽出被他含住的手指,夏念儿努力蜷缩着自己的身体,恨不得将自己缩成隐形。

    口中美味的手指被抽走,厉铭臣唇角扯起一抹凉凉的弧度,意味不明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太清,你再说一遍。”

    “我没说什么,你听错了,你真的听错了,我突然有点困,想睡会,啊,我睡着了。”夏念儿哪里敢再说,她一边往后缩着,一边呐呐道,直到退无可退,她竟然装起了睡。

    看着她拙劣的演技,厉铭臣唇角的弧度越发凉薄,“睡着了还会说话?也好,睡着了我做什么大概也是没感觉的,这样我也可以做些平时不能做的事情了。”

    夏念儿心中哀嚎着,这下装睡也不是不装睡也不是,简直是进退两难,怎么办?

    厉铭臣自顾自地说完那话后,也不管她是什么反应,径自靠近着她。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夏念儿可以感受到他灼热的呼吸。

    她身体微微颤着,两双手不知何时攥成了拳,小嘴儿也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刚刚他貌似说了要做些平时不能做的事情,什么叫平时不能做的事情,他要做些什么啊……

    想到前面还有一个司机,夏念儿简直想穿越回前几分钟,将那个口无遮拦说话不经大脑的自己打死。

    祸从口出的教训不是一次了,为什么还是不长教训呢?

    然而,夏念儿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了,只能在心底懊恼着,面上还得尽量淡定地装睡。看着她紧张到有些变形的小脸,厉铭臣唇角的笑意渐渐扩大,不过他的声音还是冰冰凉凉的,“听说,睡姿不好可能造成猝死,这样蜷缩成一团万一猝死了怎么办?不过这后座只能躺下一个人,怎么办呢?

    ”

    夏念儿小手攥地越发紧了,她不住地在心中默念祈祷着我不在乎,就让我这么蜷缩着吧,猝死不猝死的真的不重要的,只要你能够无视我,我就肯定会没事的。

    但是,厉铭臣怎么可能会如她的愿。

    “不如,我先躺下,再让她躺在我身上吧,这样也方便做平时不能做的事了。”

    闻言,夏念儿指甲都要掐进手心里了,他竟然要让她躺在他身上,还说这样方便做平时不能做的事情,他到底要做些什么啊?前面还有个司机在,厉铭臣该不会无视了前面的司机吧。

    这里是车上,不是卧室啊……

    紧张!

    害怕!

    羞窘!

    夏念儿心里三种情绪不停地穿插着,她想马上睁开眼,告诉他刚刚只是在装睡,可想想如果醒了又要面对他追问刚刚身经百战的问题,这下要怎么办?

    进退两难,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感觉着实有些难受啊。

    就在她为难该怎么办的时候,厉铭臣已经抱起了她,然后真的按照刚刚所说的那样,先自己躺在后座上,然后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夏末,两人的衣服穿得都不是多么厚。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彼此的温度穿过单薄的衣服传递到对方身上。

    后座狭小的空间内,温度一点点儿上升着……

    夏念儿额头甚至染上了一层薄汗。

    厉铭臣正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她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她冒汗的变化自然逃不出他的视线。

    伸手轻轻地将她额上的汗抹去,他状似自言自语道:“车内的温度也不是很高啊,难道你很热?”

    夏念儿无声地呐喊着不热,然而这一切都传不到厉铭臣的耳中。

    “既然都流汗了,想必一定热得很,既然如此,倒不如脱两件衣服,而且据说裸睡对身体比较好。”厉铭臣继续自顾自地说着,然而语速却比之前放得慢了些。

    夏念儿简直像经历着炼狱般,他每个字传到耳朵里都好像是一场另类的折磨。

    裸睡?她才不要!不过,厉铭臣应该不会真的把她的衣服扒掉吧,毕竟前面还有个司机,他应该只是说来吓吓她的,夏念儿,淡定淡定,不能自乱阵脚,他应该只是吓吓她的,对,就是这样,他是在报复她之前说的身经百

    战。

    如此这般地安慰了自己一番,夏念儿勉强撑着最后一丝勇气,继续装睡着。

    见她到了现在仍在装睡,厉铭臣唇角的笑意灿烂而冰冷。

    很好,装睡是吧?那他陪她玩到底!

    伸手去拽她的衣服,他缓慢地解着她上身的纽扣,一边解着还一边说着,“先帮她把上身的衣服解了吧,这样应该可以凉快一些,不过内衣要不要留呢?裸睡要不要穿内衣呢?”

    夏念儿勉强撑着的那丝勇气,被他解扣的动作戳破了。

    他……他……他竟然来真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夏念儿简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整个人都焦虑地不行。

    就在她焦虑的时候,扣子已经被解开了两颗,白皙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被空气中灼热的气流划过,锁骨很快染上了一层绯色。

    厉铭臣也没真打算脱了她的衣服,毕竟前面还有个司机,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用话吓唬她。

    “纽扣都解开两颗了,为什么头上的汗反而越来越多了呢?”

    低沉喑哑的嗓音从她耳畔划过,掀起一阵阵的热浪。

    夏念儿想说只要他放开她,她头上的汗就可以立刻消失,然而这话她却不能说,只能继续在内心煎熬着,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这汗越来越多了呢。”低沉的声音继续在她耳畔放肆着,她额头的汗留的越发急了。

    厉铭臣见她打算装睡到天荒地老,唇角掀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随后他做了一个出乎她意料的举动。

    不再用手擦她额角的汗珠,他薄唇忽然凑近她的额角,舔去了额角处的汗珠。

    “这汗,似乎有点咸……”厉铭臣自言自语道。夏念儿心里煎熬到了顶点,她实在无法再装睡下去了,如果再装睡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她假装刚刚睡醒似的样子,睁眼问道:“啊?我怎么会躺在你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