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62章:我来替你解闷-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2章:我来替你解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郁子行,你是不是跟踪我?”

    夏绾儿颤抖着问道,神色间满是惊惶,似是被吓到了般。

    “跟踪你?呵呵!”郁子行冷笑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夏绾儿,我宁愿此生都没有遇见过你,怎么可能跟踪你?如果不是知道你约了念儿,我怎么会过来?跟你呼吸同一片呼吸,我都觉得恶心!”

    夏念儿一直在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在听到知道你约了念儿的时候,她眸光闪了闪,其实她也在好奇郁子行如此恰好赶来的原因。

    这短短七个字泄露了很多信息。知道代表着有人通知他,约了念儿代表着通知他的人应该是在厉铭臣和尤一溪两人之间,毕竟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四个人,她、夏绾儿、尤一溪和厉铭臣,她和夏绾儿可以率先排除,剩下的可能是谁就呼之

    欲出了。

    再想到厉铭臣那么痛快地答应她,同时提出条件由他来指定见面地点……

    夏念儿起身细细地打量着整个包间。

    与此同时,另一个包间内

    厉铭臣见到她这幅做派,冰冷的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被发现了。”

    “小嫂子发现监控了?”尤一溪多少有些被惊到,他安装的是最新型的微型监控,按理来说绝对不会被发现啊,难道小嫂子深藏不露?

    厉铭臣低沉的声音含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不是发现,是猜到了。”

    听着厉哥声音中隐约可见的骄傲自豪,尤一溪莫名有些心塞,看个监控都能被塞一肚子狗粮,这日子没法过了,厉哥什么时候多了虐狗的爱好?

    “走了。”厉铭臣不再看监控,转身离去。

    在他即将出门的时候,尤一溪急急问道:“厉哥,你去干什么?不继续看监控了?万一他们联手欺负小嫂子呢?”

    “接她!”从监控中看到了夏念儿对郁子行的冷淡态度,厉铭臣心情很好,于是也没吝啬回答这个问题。

    尤一溪仍有些迷惑,“接她?接小嫂子吗?可是小嫂子事情还没办完,怎么会现在就走?”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监控电视中,夏念儿果然起身出门了。

    尤一溪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厉哥和小嫂子已经默契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地步了吗?真的是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这个世界对单身狗已经不友善到这个地步了……

    心塞地捂住胸口,不过尤一溪面上却满是欣慰的笑意。

    没想到他们四兄弟倒是厉哥最先获得了幸福,真好,真好……

    在他感叹的时候,监控中的画面又发生了变化,在夏绾儿和郁子行阻止夏念儿离去不成之后,两人竟然在包间中厮打了起来,一边打还一边互相骂着。

    “啧啧,这狗咬起狗来,还真是挺激烈的……”

    啧啧了两声后,尤一溪也离开了,打吧,反正在夏绾儿和郁子行待过之后,厉哥肯定会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换一遍,既然如此,还不如废物利用,毕竟打坏东西是要赔偿的,如果不赔……呵呵!

    醉色门口

    夏念儿看着站在车前的厉铭臣,眼中没有一丝惊讶。

    在猜到是厉铭臣安排尤一溪找来的郁子行后,她就想到了包间中可能有监控,而厉铭臣百分之**十在另一个包间看着监控,不然的话郁子行来的时间不会这么凑巧。

    像到他头上的伤,夏念儿才会这么急着离开。

    事实证明,她猜的一切都没错。

    没有问你怎么在这里或者你来干什么的问题,夏念儿静静地打开车门,率先坐在了后座里侧,紧接着厉铭臣也上车,坐在了她一旁。

    两人默契地像是彩排了上百遍。

    前排的司机莫名觉得车内的气氛有些奇怪,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司机,他还是迅速发动引擎,朝着别墅驶去。

    在车子驶出去一段距离后,厉铭臣打开了车中的隔板。

    车子被分割出了两个空间,夏念儿和厉铭臣自在一个小空间内。

    感受到小空间内逼仄的气氛,夏念儿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身体,故作淡定地问了句,“还是把隔板放下来吧,你不觉得打开隔板有些闷吗?”

    “放下隔板不方便,闷的话我来替你解闷。”厉铭臣自然地拽过她搭在膝盖上的手,细细把玩着。

    夏念儿愈发觉得不自在了。

    什么叫不方便?他想怎么替她解闷?

    很快,厉铭臣身体力行地回答了她的疑问。

    把玩了许久那水葱般白嫩的手指,他忽然张嘴将她的手指含在了嘴里。

    夏念儿猛地一颤,一股战栗感从手指传到心尖。

    “厉……厉铭臣,你放开我好不好?我……我没洗手的……”她紧张地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化解此刻尴尬又暧昧的气氛。

    闻言,厉铭臣非但没有放开,反而狠狠一吸。

    夏念儿颤地更厉害了,她能感到手指被轻轻噬咬着,一股又痒又痛的酥痒感从指间窜进血液中。

    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要沸腾了。

    小脸不知不觉被酡红占领,并且这酡红越来越往下蔓延。

    厉铭臣看着她这幅样子,黑眸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丝暗色,他噙着那根细嫩的手指,喑哑含糊地问道:“还闷吗?如果闷的话,我还有其他解闷的方法。”

    “不闷了,不闷了……”夏念儿急切地摇着头,她哪里还敢说闷,如果再说闷,他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放浪的举动,他这熟练的动作哪里像传言中的不近女色,分明是身经百战。

    想到身经百战,她心里莫名一堵,脸上的酡红也散去了些。

    见她分神,厉铭臣噬咬的动作越发密麻,喑哑的声音带着点儿诱惑地问道:“在想什么?是不是还闷?”

    “在想什么不近女色,分明是身经百战,果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能信什么所谓的传言。”夏念儿有些晃神,顺着他的问题,自然而然地将心中的想法和盘托出。说完,她猛地一震,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后,她死的心都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