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59章:是包子就别怨狗跟着-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9章:是包子就别怨狗跟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霸道厉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滴答……滴答……

    秒针滴滴答答地转动着,夏念儿就那么站在她面前,一言不发。

    空气中的气氛渐渐凝滞起来。

    就在夏绾儿即将忍不住的前一刻,夏念儿动了。

    伸手,将她手中的照片一张张地抽离,然后一张张地撕碎。

    撕碎之后,夏念儿将这些碎片纷纷扬扬地撒了下去,地上很快被碎片铺满。

    夏绾儿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做,整个人都有些呆了,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住。尽管之前就觉得夏念儿有些不同了,可是这些年她已经习惯了夏念儿任她予取予求的卑微,之前的冷淡她也没太放在心上,夏念儿本来就欠她的,这一点到什么时候都改不了,她生来就是该给她还债的,

    她身为姐姐理应该照顾她这个妹妹的。

    可是,今天的种种忽然让她有些害怕了。

    她这个蠢姐姐似乎真的有哪里不一样了。

    不!她决不允许!

    夏念儿从母胎里就欠她的,夏念儿怎么可以变呢?夏念儿这辈子都应该用来还欠她的!

    看着夏绾儿目瞪口呆的模样,夏念儿突然笑了。

    她缓缓地走回沙发那边,坐在沙发上慢慢地说道:“以前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说自己包子就别怨狗跟着,当时我不太懂这句话,不过现在我懂了,所以,请你明白一个事实……”

    说到这里,夏念儿停了停,过了片刻她才继续说道:“即使你们愿意继续当狗,可我不愿意配合你们当包子了,毕竟我还是想堂堂正正地当个人的,一个大写的人!”

    夏绾儿脸上仍是呆呆的,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夏念儿口中说出来的。

    夏念儿是把她们比成了狗吗?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事实证明,夏念儿不止敢,而且非常敢。

    在说完那些话之后,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睑,任由翘长如寒鸦的睫毛掩住眼中的一切情绪。

    也掩去了对自我的嘲讽,仔细想想那些年,她确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包子,也怨不得会养出一群狼心狗肺的狗来,索性……

    她现在醒了,不愿意再当包子了!

    夏绾儿被那些话惊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包间内陷入了尴尬的空寂中。

    与此同时,位于醉色的另一个隐秘包间内

    厉铭臣和尤一溪坐在一个监控电视前面,沉默地看着电视中的画面。

    沉默了好一会儿,厉铭臣忽然低笑了一声,“包子?在我面前就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原来还当过任人搓圆揉扁的包子,不过还算没笨到无可救药,找个人把郁子行带过来。”

    他的宝宝就算是包子,也只能让他搓圆揉扁,其他人……呵呵!

    尤一溪心有余悸地看着监控电视,一直以为小嫂子是个柔柔弱弱的菟丝花,没想到这菟丝花却是朵深藏不露的食人花,啧啧,这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不过,厉哥倒真是把小嫂子宠到了心尖尖上。

    小嫂子说想要见面,厉哥就让他提前把包间里面装上最新型的监控器和**,从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小嫂子的安全,果断是真爱啊!

    边想着,他边出门去安排人去办了。

    在他离开之后,厉铭臣起身,走到监控电视前面,隔着屏幕缓缓地摩挲着她的面部轮廓。

    久久,他低低地喃道:“宝宝,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夏念儿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被人监视着,垂眸低思了好一会儿,她见夏绾儿一直没有动静,也不想再和她在这里浪费时间。

    “如果你今天来只是想说这些事情的话,那我可以一个肯定的答复,绝不可能!另外,再重复一遍,你的姐姐已经死了,所以以后别再叫我姐姐了,省得委屈了你恶心了我。”

    起身走到夏绾儿身边,她在擦身而过的时候说了这些话,说完这些,推门就想要走。

    夏绾儿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走了。

    伸手用力地拽住她,夏绾儿脸色扭曲道:“姐姐,你以为撕了那些照片就万事大吉了吗?这样的照片我这里还有很多,你就不怕我把这些照片拿给厉少?”

    说到这里,夏绾儿已经收敛好了自己的表情,面上又是那副楚楚可怜的面具,只是目光转动间闪烁着几分恶毒的光芒。

    “姐姐,你说厉少如果看到这些照片,还会喜欢一个这么脏的姐姐吗?”

    “姐姐,你说如果这些照片不小心流传到网络上的话,厉家会接受一个有这么大污点的儿媳妇吗?”

    “姐姐,绾儿可是一直把你当成最亲最近的姐姐,毕竟我们体内流着同样的血,如果有办法的话,绾儿也不想姐姐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这样妈妈在地下恐怕也无法安眠了呢。”

    在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夏念儿就停住了脚步。

    如果说前面的话她还能无动于衷的话,那最后几句她却是无法无动于衷的。

    虽然记忆中对于生了她们的母亲的印象已经模糊到一片虚无,但是亲生母亲却一直是她心中的一片圣地,如果没有生母,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她和夏绾儿。

    如今,夏绾儿为了威胁她,竟然把亲生母亲拿出来当筏子!

    夏念儿心中的愤怒熊熊地燃烧着,她猛地打落夏绾儿拽着她的手,冰冷的目光如箭般射向夏绾儿。

    “夏绾儿,我似乎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现在已经冠上了厉姓,不管厉家承不承认,我都是厉铭臣正大光明的妻子,你说厉家对于侮辱了厉家人名声的人会怎么处理呢?”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人消失地莫名其妙,你猜那些人去了哪里呢?”

    夏绾儿被这些话吓得猛地倒退了一步,人紧紧地贴在了门上。

    夏念儿竟然已经和厉少领了证?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厉少娶妻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流露出来呢?这些话一定是夏念儿用来骗自己,不要怕,不要怕!

    正在她默默自我安慰的时候,门忽然被人用力从外面打开了。夏绾儿被推得一个踉跄,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