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57章:她心里有人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7章:她心里有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霸道厉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见她再次提到头上的伤,厉铭臣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

    “你……你小心头上的伤……”被推倒之后,夏念儿第一时间想到的仍是他头上的伤,这两次他人事不省的昏迷真的是把她吓到了,至今回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

    但是这一番话落到厉铭臣耳中,却是无比刺耳。

    他冷冷地一笑,在她小嘴上肆虐了一番之后才冷笑道:“头上的伤?你现在满脑子除了头上的伤,还有别的?夏念儿,你这么关心这伤到底是因为受伤的是我还是因为这伤是我为你受的?”

    闻言一窒,夏念儿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不是因为受伤的他,她不会揪心到恨不得取而代之的地步。

    可如果不是因为这伤是他为她受的,有了之前的那些争吵,再加上她找到了小哥哥,现在她应该是陪在小哥哥身边帮他寻找丢失的记忆,也不会在这里关心他头上的伤。

    她不想对他说谎,可这a或b的选择都不够选项,对于她来说多选的答案才正确,可他给出的却是单选题,她不知道怎么答所以干脆就不答了。

    长久的沉默,愈发刺激了厉铭臣心中的暴戾。

    先前两人争吵的内容在脑中翻过,他清楚地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我也不想说第二次,我不回去,既然你觉得我要红杏出墙,那你还抱着出墙的红杏干什么?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吧,也免得脏了你厉大总裁的身体。”

    “厉铭臣,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成个人看待?我是个人,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人际往来,你这样将我圈在一个方寸大小的圈子里,和对待一只狗一只猫一只鸟有什么区别?”

    ……

    还有很多很多,诸如她回来后关注的重点只有他头上的伤。

    她是不是又想要逃离他的身边?

    “夏念儿,这辈子你活着是我的人,死了是我的鬼,就算下辈子,我也会第一时间找到你,你注定要是我的人,我可以容忍你其他所有,唯独容忍不了你心中有其他人,听清楚没有?”

    将她死死地压在身下,厉铭臣一字一顿地说道,缓慢坚定地似乎要将话中的每个字刻到她脑中一般。

    身上的压迫让夏念儿喘不过气,他说得每个字每句话同样让她喘不过气。

    有些急促地呼吸着,她唇角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她心中是有人了

    那个人姓厉,名铭臣,明明是霸道**暴虐的一个大变态,可偏偏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她的心底,并且牢牢地驻扎在了那里……

    偏偏,她却始终看不透他。

    看不透他到底爱不爱她,看不透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看不透关于他的一切一切,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多到让她不知道哪个他才是真正的他。

    是那个冷血暴戾的他,还是那个为她出气的他,亦或者是那个冰冷莫测的他……

    “厉铭臣,我听清楚了,你先放开我吧,你头上的伤真的经不起折腾,你就算想折腾我,也不必要急在这一时,毕竟身体是你的,而且尤一溪还在那里等着你的回复,让别人久等不是很好。”

    将头别开,夏念儿躲开他的视线,语气淡淡地说道,似乎他刚刚说的话没对她造成丝毫影响。

    “……”死死地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盯出一个洞来,厉铭臣薄唇紧紧抿着,抿成一道压抑的直线,他确实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可他最近的情绪却是不稳定……

    头上的伤倒是小事,但他不想伤到她,哪怕她此刻想着的也许是其他人,哪怕她可能正策划着下一场的逃离,可他还是不想伤到她。

    “醉色,那里有我的专属包间,你和那个女人就在那里见面,记住你的承诺,如果让我发现你受伤了,你知道的。”恨恨地放开她,他躺在床上,视线望向窗边,看也没看她。

    离开他的怀抱后,夏念儿悄悄松了口气,可是心中又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那我去了,你自己多注意休息。”说完,她在浴室快速地洗漱了一番,换了身衣服,急急地出门了。

    在她离开后,厉铭臣起身从窗口看着那辆离开的车,车上坐着的正是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

    沉默了一会儿,他也离开了卧室,坐了另一辆车。

    车的行驶路线正好是去往醉色的路线。

    那厢,尤一溪在得到厉铭臣的通知后,忍着心中的厌恶通知了夏绾儿。

    醉色厉铭臣专属包间内

    夏念儿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水眸四处扫量着,在这个包间内留下了太多太多和厉铭臣有关的记忆,这些记忆当初发生的时候或是让她愤怒或是让她羞窘,可此刻想起来竟然都是淡淡的温暖。

    当初,她还不知道厉铭臣的真实身份,为了摆脱他,她竟然说她理想的男人是qc集团的总裁厉铭臣,结果万万没想到他就是qc集团的总裁厉铭臣。

    那时候刚知道的刹那,她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正当她回忆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打开了。

    夏绾儿缓缓地推开了门,她似乎瘦了些,脸上仍是那副怯怯弱弱的模样,一双眼中含着水光,似乎下一刻就会哭出来,进门后,她也不往里走,只是弱弱地叫着,“姐姐……”

    如果换做一切都没发生之前,夏念儿看到这幅场景恐怕早就将她抱在怀中好好安慰了,可是在知晓她的真面目后,再看着她这幅矫揉造作的模样,只会让她想笑。

    而夏念儿也真的笑了出来。

    听着她的笑声,夏绾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不管怎么说,夏念儿都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啊,那些照片对于她来说应该是奇耻大辱,而且她故意找到尤一溪,为的就是让尤一溪将这个消息传进厉铭臣的耳中。

    以厉铭臣的性子,又怎么会要一个脏了的女人呢?可是为什么到了现在,她还是这幅淡然的模样?难道说厉铭臣竟然不在乎她脏了的事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