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56章:不堪入目的照片-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6章:不堪入目的照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本就羞恼不已,如今被人撞破这尴尬的一幕,她挖个地洞钻进去的心都有了,急急忙忙地将贴在她心口的人推开,她直接用被子蒙了个严严实实,就连头都没放过。

    突然被推开,厉铭臣黑眸中闪过一抹暗色,随即这抹暗色化作厉色射向来人。

    来人,也就是尤一溪忍不住一个哆嗦。

    该死的,又破坏了厉哥的好事,不过好在厉哥现在受着伤,应该没办法把他怎样。

    “厉哥,出事了。”

    “什么事?”厉铭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随即将目光转向床上,强硬地将捂在被子中的头解救了出来。

    夏念儿小脸都憋红了,不过她却始终不肯把头转过去。

    被人撞破那么尴尬的一幕,她可没有厉铭臣那么厚的脸皮。

    她不愿意转过来,厉铭臣也不勉强她,只要别继续憋在被子里就好,憋坏了心疼地是他。

    尤一溪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这件事刚好和小嫂子有关系,他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说,免得刺激到小嫂子,厉哥又把这笔账记在他头上。

    “磨蹭什么?说!”见他久久不说,厉铭臣不耐烦地冷哼道。

    大好的早上,可不是用了和他大眼瞪小眼的。

    被这么一催促,尤一溪也顾不得措辞了,他小声道:“厉哥,今天夏绾儿拿着一些照片来找我,那些照片的主角是小嫂子”

    话音落地,厉铭臣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夏念儿也听到了这些话,她的脸色也很是难看,不用想她都知道那些照片是关于什么的。

    死死地咬了咬唇瓣儿,她顾不得羞恼,从被子中起身,将视线对上尤一溪的视线,涩声问道:“关于我的照片?那她的目的是什么?”

    尤一溪犹豫地看了看厉铭臣,不知道该不该说。

    毕竟那些照片的内容着实有些不堪,而夏绾儿说的话也着实有些不堪入目。

    “你不用看他,我想作为当事人,我应该是有着知情权的,毕竟照片的主角是我不是吗?”见尤一溪只是看厉铭臣不说话,夏念儿又继续说道。

    说话的空当,她不自觉地蹂躏着可怜的唇瓣儿。

    厉铭臣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忽然伸手扒开她的小嘴,解救出了在贝齿下瑟瑟发抖的唇瓣。

    “目的!”修长的食指缓缓地摩挲着她的唇瓣,他沉声问道,冷厉的声音满是散不去的血腥气。

    如果夏绾儿此刻在他眼前,怕不是立刻会被他打死。

    所有让她伤心的人,都罪不可赦!

    尤一溪稍稍移开了视线,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不能看啊不能看缓了缓心神,他才快速道出夏绾儿的目的,“她说,这些照片是她前些时间在整理房间的时候找出来的,想着照片是属于小嫂子的,自然要物归原主,况且这些照片要是落到旁人手上怕是会引起误会,但是

    她联系不上小嫂子,想着我能够接触到小嫂子,所以托我给小嫂子带个话,看小嫂子哪天有时间见个面。”

    厉铭臣自然能够听出这些状似关切的话背后的恶意。

    夏绾儿选择让尤一溪传话,恐怕真正说给的人并不是夏念儿,而是他。

    至于目的,不外乎挑拨离间。

    毕竟,如果他不知道内情,看到那些照片肯定会误会夏念儿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本来,他最近没想着腾出手来收拾夏绾儿,而且最近针对夏家的行为足够她难受了,没想到她竟然急着自己出来找死,那他成全她!

    厉铭臣周身的气息渐渐恐怖起来,唇角的弧度也带上了几分血腥气。

    “没必要见了。”

    “我要见。”

    两人的话几乎是同时段响起的,一前一后表达地却是截然相反的意思。

    夏念儿看了一眼厉铭臣,难得语气强硬地说道:“既然她要见我,那我就见见她,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夏念儿了你不用担心。”

    犹豫了会儿,她才将最后一句说出口。

    厉铭臣本想着断然拒绝,可听到最后一句,他心中一动,出口的拒绝就变成了,“好,你要想见就见,不过地点由我来安排,同时你要保证不能受一点伤。”

    “如果我看到你受了一点伤”

    后半句,他没说出口,但其中的威胁之意却很是明显。

    夏念儿自然懂得他未尽之意,当初她咬自己唇瓣的时候他就曾经说过,她的唇瓣是属于他的,她害属于他的东西受了伤,自然要受到惩罚,如今的大概意思估计也是差不多的。

    “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厉铭臣将手从她的小嘴移开,移到她的头上摸了摸她的头。

    摸完之后,他将视线转向尤一溪,见尤一溪还站在那里,他眉头一皱,黑瞳中满是你怎么还在这里的嫌弃。

    尤一溪感觉受到了会心一击,他深吸了口气后说道:“厉哥,你那边安排好了直接通知我就好,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厉铭臣点点头,黑瞳中变成了还不快滚的嫌弃。

    尤一溪再次受到十万点攻击,捂着心口快步离开了卧室。

    下次如果再进厉哥卧室不敲门,他就是个傻子傻子傻子!!

    在尤一溪离开之后,厉铭臣再次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淡淡道:“下去吃饭吧。”

    没想到他会突然将话题蹦到这,夏念儿愣了一瞬后才点点头,随即问道:“你一夜没睡,要不我把早餐端回来,你在床上吃点,然后休息?毕竟你头上还有伤。”

    见她三句话不离他头上的伤,厉铭臣本应该愉悦,可他就是觉得别扭,似乎她在乎的只有他头上的伤,再联系到两人之前的争吵,他脸色黑了黑,也没回答他的话,径直躺在了床上。

    见他不说话,夏念儿只当他默许了。从楼下端回早餐,看着他默不作声地吃完,夏念儿这才问道:“你准备把这次会面的地点安排在哪?我让司机送我过去就好,你头上有伤,需要好好休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