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55章:离你心最近的地方-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5章:离你心最近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言一喜,文医生迅速应了一声,然后顾不得告辞就急急出门了。

    这些年,他一路看着厉少成长,心中早就把他当成了一个子侄辈,如今见他终于对当年的事情有了松口的迹象,怎么能不让他欣喜若狂呢?

    出门后,他急切地打了一个电话,在和那边说明情况后,他等了许久才等到了一个好字。

    得到答复后,文医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但愿,一切都越来越好

    那些,本就不该是厉少承担的梦魇,困了他这些年也实在是够了!

    在文医生离去后,厉铭臣在书房静静地站了许久。

    看着窗外的暗色,他黑瞳中的暗色深沉地一如夜色,冷峻的面上眉头深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令他厌恶的东西。

    看了许久许久,他才从窗边离开。

    不过离开窗边后,厉铭臣却没有就此离去,反而是又在书架旁站了许久。

    就在即将站成一座雕塑的时候,他动了。

    默默地从书架角落处取出那部金刚经,厉铭臣摩挲了许久,才静静地打开了经书。

    薄唇微启,一段流畅的经文在空气中流淌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厉铭臣就这么静静地念着,直到将一部金刚经全部诵完,他才默默地拿出了那张夹在中间的照片。

    照片中,两个男孩簇拥在一个年轻女人的身边,一副母慈子孝的祥和之意。

    看了许久许久,厉铭臣大有就这么看到地老天荒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渐渐地,深沉的夜色被一缕霞光撕碎,天地间出现第一道光亮。

    被阳光照到脸上的那一刹那,厉铭臣仿佛如梦初醒般,将手中的照片重新放回金刚经中,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经书,他一字一字地坚定道:“我一定会找到你们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说完后,将经书放回书架上,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书房。

    卧室门被推开的瞬间,夏念儿立马转身望向门口。

    看着那道逐渐逼近的身影,她悬了一夜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见她醒着,厉铭臣也不再刻意放轻步伐,快步走到床边,他猛地抱住了她。

    紧紧地,将她勒进骨血的力道。

    猝不及防地被搂住,夏念儿先是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可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停下了挣扎,静静地任他拥抱着。

    感觉到她的顺服,厉铭臣心中的冰冷驱散了些,一道暖光照进心里,他的唇角不由得翘了翘。

    夏念儿恰巧瞥见了那抹晨光中的微笑,他他怎么能够笑得这么温暖?厉铭臣平日里不是笑也透着三分冷意吗?刚刚是她看花眼了吗?

    当她想细看的时候,那抹笑意已经消失。

    “想看就正大光明的看,不用偷偷摸摸!”逮住她偷窥的目光,厉铭臣故作冰冷地调侃道。

    夏念儿愣了一瞬,才结巴地反驳道:“谁谁想看啊”

    厉铭臣只是勾了勾唇角,也没理会她的口是心非。

    两人仿佛默契地忽略了之前的争吵囚禁,然而真的能够忽略地掉吗?

    夏念儿心中始终萦绕着一层深深沉沉的压抑,只是看着他头上的伤,她默默地压到了心底最深处,一切等他伤好了之后再说吧。

    厉铭臣自然也没忘掉之前的争吵,不过既然她不提,他也乐得忽略。

    至于那个什么古博轩,他自有办法解决。

    两人南辕北辙的想法,却诡异地达成了默契。

    “厉铭臣,医生怎么说?”被抱了许久,夏念儿出声问道,她始终忘不了昨晚文医生的欲言又止,他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如果不搞清楚她的心始终没法放下去。

    闻言,厉铭臣松开了抱住她的手,从床上起身,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启唇低沉道:“想知道?”

    夏念儿点点头。

    “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先确定你是不是真心想知道。”见她点头,厉铭臣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他一边说着,一边弯腰逼近她。

    夏念儿不解地看着他,“要怎么确定?如果不是真心想知道,我何必多此一举问呢。”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语叫做虚情假意。”厉铭臣跟她的距离已经很近了,近到两个人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至于怎么确定,当然是听听你心的声音,看看它是真心还是假意。”

    “听心的声音?”夏念儿越发糊涂了,这些字每个字她了解是什么意思,可连在一起她却有些糊涂了,心的声音怎么听?总不能挖出来看看是红还是黑吧。

    此刻,厉铭臣离她只有零点零一米的距离,两人眼对着眼,鼻对着鼻,嘴对着嘴

    夏念儿突然想起曾经在哪里看过的一句话,这个距离,不是要接吻就是要接吻,总之就是接吻的最佳距离,他难道是想亲她吗?

    可是,这次厉铭臣还真不是想亲她。

    薄唇覆在她耳边,他轻轻地往耳廓里吹着热气,满意地看着那小巧的耳朵由白变红后,他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要想听心的声音,自然要在离心最近的距离。”

    离心最近的距离?

    夏念儿感觉到一丝危险之意,想要躲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被抱到他的腿上,他的耳朵贴在她心的位置。

    砰!砰!砰!!

    夏念儿心跳得越来越急促,他贴的位置着实太过敏感暧昧了些,原来是这么个听心的声音,果然变态就是受伤了脑子里也全是变态的想法。

    他竟然竟然

    正当她羞愤不已的时候,厉铭臣唇角却满是压不住的笑意。

    那砰砰砰的心跳声仿佛最美妙的音乐,悦耳极了。过了许久许久,卧室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人直接闯了进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