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54章:她的谎言-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4章:她的谎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头冷冷地望了一眼,厉铭臣手上喂粥的动作没停。

    “进来吧。”

    得到允许后,老管家带着文医生进了卧室。

    看着两人的模样,文医生禁不住在内心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两人莫不是上辈子的冤家?刚好没几天这又闹得什么名堂?最近这几个月他来别墅的次数都赶得上往年几年的次数了。

    “她胃疼。”

    “他头疼。”

    见文医生站着不动,厉铭臣和夏念儿几乎是同时出声。

    左看看右看看,文医生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生病的人。

    “先给她看!”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任性,不过厉铭臣从来不会在身体方面任由她任性,恰好此时粥也喂完了,他将空碗放在一旁,上床禁锢住她。

    见状,文医生也不再说什么废话,直接上前检查。

    好一会儿,文医生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随即又开始了更仔细的检查。

    厉铭臣只以为她的身体出了什么大问题,眉心死死地皱在一起,皱成了一道死结。

    夏念儿的眉毛也微微皱了起来,不过她倒是不担心身体出什么问题,她担心的正是身体没什么问题被拆穿,本来之前的胃疼就是一句托辞,再加上刚刚又喝了一碗热粥,现在她的胃一定是好得不能再好。

    想必文医生正是因为检查不出什么问题才疑惑的吧。为了避免一会直接被拆穿,夏念儿率先打断了检查,说道:“之前还有些胃疼,可是刚刚喝了一碗粥,倒是觉得舒服了好多,可能是因为饿得太久了才会胃疼的吧,如果没什么事麻烦文医生帮他也检查一下

    吧,他刚刚出了车祸,还没休养好就四处奔波,我怕他头上的伤会严重,再加上他刚刚也喊头疼”

    听着她略显急促的话,看着她转来转去的眼珠子,厉铭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想必之前的胃疼是骗他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让医生看他的头伤吧。

    明明最厌恶欺骗,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因为她此刻的欺骗而想笑,想大笑。

    压下唇角翘起的弧度,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下床站到文医生面前,任由他检查着。

    久久,随着检查的深入,文医生的脸色倒是真的严峻了起来。

    “厉少,你是不是又”说到一半,他忽然看了看床上的夏念儿,生生地止住了半截的话。

    从他的脸色判断出没说完的后半句话,厉铭臣对着管家吩咐了句,“让厨房再做一些安神的药膳,看着她吃完,今晚你不用等我了。”

    老管家脸色也很是严峻,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家少爷,他恭声应了句,随后一路目送着厉铭臣和文医生出门。

    “他怎么了?”看着离去的两人,夏念儿心中添上了一抹沉重,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悄然发生。

    老管家压下脸上的严峻,恭敬回道:“少夫人不必担心,少爷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又继续道:“少夫人,我去厨房安排一下,请您稍等。”

    随着老管家的离去,卧室内就只剩下了夏念儿一人,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她心中的沉重愈发压抑。

    她刚刚没有看错的话,文医生是看了她一眼后才生生地止住了说了一半的话,也就是说那些话是不方便让她听的,可一个医生和他之间不方便让他听的话无非就是关于他的身体了

    难道说厉铭臣的身体出了大问题?

    夏念儿一遍又一遍地在心底重复着,他是因为救她才会受这么重的伤,如果他出了什么问题,那她就是间接害了他的凶手,也只有这么重复着,她才能忽略心底对他那股纯粹的关心。

    纯粹到即使他不是因为她受的伤,她也会为他的伤心神不宁。

    “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有事啊”默默地呢喃着,夏念儿双手不知不觉地交织在胸口,形成了一种祈祷的姿态。

    此刻,被夏念儿关心着的厉铭臣,站在书房,一脸冷峻地看着面前的文医生。

    “厉少,你最近是不是又有过比较严重的犯病?”

    文医生顶着他的冷脸,担忧地问道。

    按理来说,厉少这个病完全是精神层面的,一个真心相爱伴侣的出现应该会大大减少犯病的次数,可近期厉少犯病的次数却明显增加,尤其他刚刚检查过程中发现他手上多了几道伤痕。

    而这些伤痕上次出现恰恰是厉少受了刺激犯病后。

    所以,那几道伤痕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而稍后厉铭臣的点头恰好证实了他的猜测。

    犹豫了片刻,文医生问道:“厉少,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个梦游症方面地专家吗?他不止是在梦游症方面厉害,同时对于精神方面的研究也很是精深,不如”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厉少对于这个病一向是讳莫若深的态度,稍微知道些这个病由来的他,也一向注意着这个忌讳,可是有些事情不会讳病忌医就可以掩盖的。

    如果任由这个状态继续发展下去,他怕终有一天会控制不住啊!

    既然如此,不如直接把毒瘤挖去,当年的那些事本就不是厉少的错,他这么多年背负着那些,实在是太辛苦了些,长痛不如短痛,一次痛苦个彻底换来以后的解脱也是值得的。

    然而,厉铭臣的脸色却一点儿一点儿地难看了起来。

    “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好,其他的不需要你管!”“可是作为你的私人医生,你的身体状况就是我的分内之事。”文医生坚持道,见他隐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他忽然福至心灵地说道:“而且厉少,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妻子孩子考虑吧,你也不

    想将来有一天因为犯病失控伤到最亲最近的人吧。”

    说完后,文医生不再说话,给他留下思考的时间。

    如果这个也无法打动他的话,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厉铭臣的手一点一点地握紧,伴随着一声咔的响声,他冷声道:“你负责联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