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52章:夏念儿,我的头痛-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2章:夏念儿,我的头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她执意要走,老管家脸上满是为难。

    迟疑了好一会儿,他还是没忍住问道:“少夫人,少爷他没被人正确的爱过,也不懂得正确爱一个人的方式,可是他确实是爱着您的,自从您出现之后,少爷脸上的表情都比以往丰富了。”

    “老管家,如果您口中的爱是被囚禁的话,我想这种爱我是无法承受的。”夏念儿压抑着心中的愤怒,提醒着自己眼前是一个无辜的老人,她不该把怒火发泄到他身上。

    老管家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夏念儿已经转身回了楼上。

    “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老管家离去的身影比往日更佝偻了些。

    回到楼上卧室,夏念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看样子厉铭臣是铁了心要将她囚禁在这座别墅中了,现在她和外界一切联系方式都被切断了,只要她一踏出房门,都会有数双眼睛寸步不离地盯着她,想要像上次一样逃跑是绝对不可能了。

    “该怎么办呢?”她蹙眉喃道。

    无数条方法从脑中划过又被她否决掉,这次她真成了笼中被折断翅膀的飞鸟。

    正当夏念儿烦躁不已的时候,遥远的大洋彼岸,厉铭臣同样眉头紧锁。

    “你说什么?查不出?”他眉心皱成了一道死结,凌厉地看着对面戴着面具的人。

    外面人苦笑一声,回道:“厉少,以你的能量都查不出的事情,我们又怎么可能查的出来?而且你说的这个名为古博轩的人就好像是石头缝里的蹦出来的,我们根本无从可查啊。”

    厉铭臣眉心皱地愈发紧了。

    眼前这个戴着面具的人,在地下世界却是赫赫有名,手里掌握着最大的情报组织,本人也被称为情报之王nnrnss黑暗中的帝王,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实样貌。

    如今,连他都没有任何关于古博轩的讯息,这个古博轩究竟是哪里来的?他接近那个女人又是为了什么?那个蠢女人笨得要死,被人卖了还帮着人数钱。“厉少,不过一个明星而已,就算出名了些,又哪里值得你费这么大心呢?难道说他挖了你的墙角?”说完,他似乎也觉得可笑,眼前这人最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如果说哪天他出柜还可信一些,这样的冰

    山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动心。

    笑着笑着,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厉铭臣看向他的目光愈发凌厉了。

    “他他还真挖了你的墙角?奇人啊,不对,应该说能够让你喜欢上的女人真是个奇女子啊!”对面人继续笑道,就连面上冰冷的面具都似乎带着几分笑意。

    见他提供不出什么有效信息,厉铭臣起身就走。

    就在他即将走出门的时候,那人又笑了笑,“厉少,友情提醒一句,像你这样冷冰冰的,是无法获得女人芳心的,有空对着镜子练习一下微笑,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的。”

    厉铭臣没有理会他的调侃,径直走了出去。

    在厉铭臣走了没多久,房间内突然多了一个人,静静地看着那道仍在微微颤动的门,目光中满是晦涩莫名的光芒,“很快,很快”

    很快怎样,却是没说清楚。

    “为了配合你,我可是绕着地球跑了将近一圈,堂堂一个情报之王被你支使地团团转,你良心不会痛吗?赶紧的,先把我上次去帝都医院的路费给报销了。”

    nnrnss,也就是面具男,摘下面具,赫然是一张温润如谪仙的面孔。

    最新出现的那人却是什么都没说,仍在静静地盯着那扇门,似乎上面有什么让他痴迷的东西般。

    门后,厉铭臣早已经上了一辆私人飞机。

    “回帝都。”

    冷冷吩咐完之后,厉铭臣随手从酒柜中拿出一**红酒,开**后也没倒在酒杯中,直接拿着酒**灌了下去。

    片刻的功夫,他就喝光了一**酒。

    随意将酒**掷在地上,厉铭臣闭眼仰躺,冷峻如山的面上满是肃色。

    也不知道那个蠢女人在干什么

    时光如流水,眨眼即过。

    十几个小时后,厉铭臣再次站在了别墅的门口。

    此刻帝都正是黑夜,厉铭臣进入别墅后,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径直上了三楼。

    轻声打开卧室门,他在暗色中走到了床边。

    窗外,月光如银,点点星光撒在床上。

    借着那点儿星光,厉铭臣痴痴地看着床上那个沉睡的女人。

    这女人,竟然没心没肺地睡着了?她不是很关心他的伤吗?为什么现在可是睡得这么坦然?

    哼!一股郁气积在胸口,厉铭臣脱衣,走入浴室。

    想了想,他将淋浴的温度调到了最低。

    冲完一个冷水澡之后,他带着一身凉气上床,直接搂住了她。

    夏念儿被身后蹭上来的冰冷躯体冰地一个哆嗦,整个人也迷迷糊糊地醒了。

    感觉到身后多了个人,她脑中一瞬间闪过了很多想法。

    诸如什么男子夜闯卧室,偷盗后被主人发现杀人灭迹。”

    又诸如什么“变态男夜闯女人卧室。”

    刹那间,她浑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小嘴一张,直接尖叫出声。

    等她尖叫之后,厉铭臣才后知后觉地去捂她的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尖叫声直接触动了报警装置,只是瞬间,保镖和老管家佣人就全都涌了进来。

    “少夫人,发生什么事情了?”老管家担忧地询问道。

    厉铭臣脸色黑得就跟夜色似的,看着闯进来的一大帮人,他冷哼一声,“没事,全都给我滚出去!”

    听到少爷的声音,老管家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暧昧地笑了笑后,他将保镖和佣人带离了卧室。

    听到熟悉的声音,夏念儿这才意识到那个疑似变态男或小偷的人是厉铭臣。

    可是他的身体一向很暖和啊,怎么会这么冰冷?

    怀着这种疑惑,她转头,正巧对上他深邃冰冷的黑瞳。“夏念儿,我的头非常痛。”厉铭臣见她望过来,薄唇冷冷地掀了掀,淡淡地说着呼痛的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