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50章:我和他谁重要?-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0章:我和他谁重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凉快?”夏念儿口齿不清地跟着重复道,随后蓦地启唇一笑,“好啊,要凉快,好热,不舒服,要凉快,凉快最舒服了”

    含糊不清的话,来来回回重复着相同的意思,她被酒精侵染的大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要凉快!

    “想凉快,就要乖。”厉铭臣低沉道,喑哑的声线透着某种无法言喻的压抑。

    夏念儿晃晃脑袋,却始终无法摆脱钳制住下巴的大手,小嘴含糊地嘟囔着,“我乖,我最乖了。”

    “呵!”厉铭臣唇角挑起一抹凉薄的弧度,冷嗤后追问道:“你和古博轩是什么关系?”

    听到那个名字,夏念儿迷蒙的水眸竟然恢复了一丝清醒,再次晃了晃脑袋,她低声道:“他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重要?我和他谁重要?”厉铭臣话音更冷了,他厉眸牢牢地锁定着她,固执地要着一个答案。

    夏念儿努力睁大双眼,在看清眼前是谁后,她苦恼地皱皱眉头,“不一样的啊,你们不一样的啊”

    只是喃喃着不一样,可说了许久,她也没说出具体哪里不一样。

    厉铭臣的耐心却在这过程中彻底耗光,他凉凉地冷笑着,薄唇在她额头轻轻扫过,“的确不一样,能够这样亲你的人只有我一个!”

    “亲?舒服,还要”酒精随着时间发酵,夏念儿彻底醉了,纤纤如玉的十指反勾住他的衣领,她嘟着嘴,眸光似水地望着他,一副索吻的姿态。

    厉铭臣哪里受得了这个,本就积攒了一肚子的怒火,他二话不说,薄唇直接慑住那粉嘟嘟的小嘴儿。

    夏念儿似是干渴到了极致,在薄唇刚一覆上的时候,双臂直接勾住了他的脖颈,急切地迎了上去。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厉铭臣半是恨半是爱地轻咬着她的唇瓣儿。

    咬了好一会儿,他用仅有的自制力将她抱到腿上,看着那双红肿的小嘴儿,深邃的黑眸中满是火热之色,似是要将她吞吃入腹。

    定定地望了半天,他才再次冷声问道:“夏念儿,你仔细看看我,看看我是谁?”“看看你?你不要晃啊”夏念儿摇头晃脑地动着,可眼睛看到的一切传到晕乎乎的大脑都是晃动的,她似是有些恼了,用手固定着那张俊脸,看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笑道:“你是那个大变态,没事就会咬

    人,最讨厌了,最讨厌大变态了”

    呵呵!

    厉铭臣再次冷嗤。

    变态

    好!

    很好!

    非常好!!

    很少与女人接触的厉铭臣,自然不知道女人嘴中有时候说的讨厌并不是真的讨厌。

    他只当她是真的讨厌他,想法设法地想要离开他去古博轩那里。

    越想越气,出口的厉声仿佛沁冰似的,“那谁不讨厌?古博轩吗?还是郁子行?亦或者是我不知道的谁?啊?夏念儿,我倒是不知道,你醉了倒是胆子大了不少!呵呵!”

    夏念儿迷糊地听着,一开始还有兴趣听下去,随后竟然眼一闭,直接睡了过去。

    厉铭臣一番冷斥后,也没低头看她,他怕见到她无辜的模样会恨不得掐死她。

    那时候,哪怕是重复上一百遍自己宠的也是无济于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空气寂静地有些尴尬。

    久久,见她没有回应,厉铭臣才低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看更是火上心头。

    这个女人!

    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如果早知道她这么没心没肺,他还罗里吧嗦地问些什么,直接吃了不是更干脆些。

    现在想问的没问出来,心里憋的火也无从发泄。

    一瞬间,厉铭臣体会到了什么叫憋屈。

    恨恨地亲了亲怀中的女人,他终究没忍心扰了她的好梦,将她放回床上后,他目光如剑地看了看沉睡的身影,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浴室。

    很快,浴室中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隐约中,水声中还夹杂着几声低喘。

    带着一身水气从浴室中走出来,厉铭臣看着床上那个睡得没心没肺的始作俑者,转身出了房门。

    从卧室中出来后,他转身进了书房。

    书房中,早有人等候在那里。

    一进书房,厉铭臣就冷声问道:“查出来了吗?”“厉少,您出车祸的那个地点处于无监控的区域,根据您车尾部的撞痕来看,与您相撞的车辆应该是一辆经过改装的车辆,而且对方控制了撞击的力量,而且力量把握地很精确,如果重一分您很可能会有生

    命危险,如果轻一分则可能无法造成您昏迷,所以”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得出的讯息是对方应该是一个对您很了解的人,至于对方如此做的目的目前不明,只能说对方并不想要您的命。”

    静静地听完汇报,厉铭臣脸色凝重地仿佛乌云压顶,满是风雨欲来的压抑。

    “这就是你们调查之后的结果?”

    话音落地,站在书桌前的男子一个冷颤,急忙道:“厉少,是我们无能,我们会继续调查,争取早日找出幕后黑手。”

    “我要的是一定!”厉铭臣冷哼一声,“滚吧。”

    闻言,男人急忙滚了出去。

    厉铭臣坐在椅子上,单手支头,深邃的黑眸中满是晦涩不明。

    静静沉思了一会儿,他走出书房,叫来管家,“看好她,没有我的允许,决不允许她踏出别墅一步,另外,把卧室所有的通讯工具全部掐断,不允许她和外界有一点儿接触。”听到他的吩咐,老管家没有像以往一样第一时间应答,有着岁月痕迹的额头皱地越发紧了,犹豫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回道:“少爷,您这样做,恐怕少夫人那里会接受不了,如果您可以把少夫人带在您

    身边,也好过如此,您这个行为”

    后面的话老管家没有说完,但意思很明确,这种类似监禁的行为,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无法接受的。厉铭臣脸色愈发难看,他深深地看了老管家一眼,“照我的话去做,我如何做还轮不到别人来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