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49章:热?想凉快一些吗?-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9章:热?想凉快一些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低沉嘶哑的男声在耳边盘旋,夏念儿不安地往后缩了缩,却被一双长臂束缚住了动作。

    “既然醒了,我们回家!”

    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厉铭臣强势地起身,瞬间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

    夏念儿呆呆地被拉起来,起来后她才想起医生的嘱咐,急忙劝道:“医生说你现在不可以下床,你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等医生说没事之后再出院吧。”

    厉铭臣做好的决定又怎么会更改,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他冷道:“出院,回家。”

    夏念儿记着医生的嘱咐,既不敢刺激他,又不敢任由他就这么出院,俏丽的小脸上满是为难,不知道是该拦还是不该拦。

    在她为难的时候,厉铭臣已经拉起她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刚刚走出病房,就迎面碰上了几个医生。

    夏念儿见那几个医生刚好是之前给厉铭臣换药打针的医生,急忙出声道:“医生,他要出院,你”

    在她说话的空当,医生也注意到了她这边的动静。

    见院长吩咐重点关照的病人迎面走来,他们急走几步迎了上去。

    “这位先生,您的病情还需要再观察,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意外,请您立刻回到病床上。”

    厉铭臣冷冷地瞥了这几人一眼,脚下的步伐停都没停。

    医生也不敢硬拦,只能跟在后面,一路劝着。

    可劝了一路,直到厉铭臣上了车,他们还是没劝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越走越远,直到彻底走出视线范围。

    几人眼中全是为难,这下怎么办?

    正为难的时候,一转身就碰到了先前那个温润医生。

    “您您怎么在这里?”

    “刚刚那个病人,不是说要观察二十四个小时吗?怎么现在就出院了?”温润医生不急不慢地问道。

    被他影响,几个医生也没那么急躁了,一人回答道:“具体怎么情况我们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刚刚去查房的时候就碰上了这位病人,病人强硬要走,我们劝了一路也没劝下。”

    温润医生笑了笑,“既然是病人的意愿,我们也只有尊重,你们为什么还这么愁眉苦脸?”

    “主要是这位病人的身份院长那边亲自交代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实在是担待不了啊。”医生们依旧是愁眉苦脸着,在和温润医生道别之后,他们朝院长室走去。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跟院长把情况汇报一下吧。

    在几人走后,温润医生在医院门口站了一会儿,也上了一辆车。

    车上,除了司机早有一个人在。

    “这就是你非要我来这个医院一段时间的理由?”

    “是。”

    “你来这里,难道就不怕他看到你?”

    “他看不到。”

    “哎,你这个人还是这么无趣,跟你说话简直能闷死个人。”

    “你还活着。”

    “我”

    “你怎么了?有话可以直说。”

    “算了,不说了,反正我从来都说不过你,不过你真的要这样吗?有些事情,一旦开头就没办法收手了,我劝你还是再仔细考虑一下。”

    “我早就考虑好了。”

    一段对话后,车内陷入了沉静。

    阳光从车窗照过,后座上正襟危坐着两个人,一个正是在医院中的那个温润医生,而另一个低垂着眼睑,脸颊的轮廓赫然就是那日下令撞击厉铭臣车的那个人。

    别墅中

    从医院离开后,车子一路驶进了别墅。

    下车后,夏念儿一路被厉铭臣拉进了卧室。

    进了卧室后,夏念儿被他扔进了床上,而他倒了一杯酒后,端着走到了阳台处。“厉铭臣,你头上的伤不要紧吧?还有,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喝酒的。如果你再晕过去,这里是没有医生的,你就算是跟我赌气,也没必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夏念儿看着他的背影,语速很快地劝道

    。

    厉铭臣浅浅酌了一小口杯中的红酒,不过却只是含在口中,没有喝下去。

    见他不应声,夏念儿急急地从床上起身,小跑进阳台。

    到了阳台,她站到他身边,伸手去抢他手中的酒杯。

    夏念儿也没想着能够抢过,只是打着在抢夺中打碎酒杯的主意。

    没想到,她竟然很轻易地就将酒杯抢了过来。

    厉铭臣几乎没有反抗,就任由她将酒杯抢了过去。

    在她拿到酒杯的那一刻,厉铭臣一把拥过她。

    低头,噙住她的小嘴儿,将口中含着的红酒渡到她的口中

    一连串的动作,全部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中完成。

    夏念儿没来得及反应,就将满满一口红酒咽了下去。

    “既然你不让我喝,那你就替我喝吧。”趁着她发愣的时机,厉铭臣再次夺过她手中的酒杯。

    然后,如法炮制地将其他红酒全部喂给了她。

    等一杯红酒见底,夏念儿小脸已经被酡红占领,水眸中也多了几分迷蒙。

    见她有了几分模糊,厉铭臣黑眸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

    “还想喝吗?”覆在她耳边,厉铭臣低沉地问道,刻意压低的声线多了几分引诱之意。

    夏念儿本就有了几分熏熏然,被他一引诱,甚至没来得及分辨是什么意思,就傻傻地点了点头。

    见她点头,厉铭臣眼中的满意之色愈加深了。

    “乖乖在这等着”松开她,他端着空酒杯又走回了酒柜处。

    倒了满满一杯红酒后,他回到阳台处。

    回到阳台处,映入眼帘的美景让厉铭臣愣了一瞬。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许是喝完酒有些热,夏念儿解开了领口的几颗纽扣。

    而她并没有发现春光外泄的事实,只是睁着一双迷蒙的水眸,呆呆地看着他。

    厉铭臣突然他也有些醉了

    不过想到之后的计划,他忍着心中的火热,走到她身边,单手将她解开的几颗纽扣系好。

    “热”夏念儿有些不舒服地扭动着身体。

    厉铭臣险些没忍住心中的火热,静站了片刻,他略显急促地将那杯红酒嘴对嘴地喂了下去。

    喂完后,夏念儿水眸中满满的都是迷蒙之色了。见状,厉铭臣随手扔下手中的酒杯,单手噙住她的下巴,低沉道:“热?想凉快一些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