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48章:我冷,上床替我取暖!-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8章:我冷,上床替我取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眼睁睁地看着他倒下,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竟然忘记他现在还受着伤!

    夏念儿心中满是懊恼,她有些慌乱地按下病床边的呼叫铃。

    没一会儿的功夫,医生就赶了过来。

    看着倒在病床上的病人,他们并没像之前那样慌乱,反而是齐齐将视线望向了最后方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目光中满是敬慕仰望。

    夏念儿也发现了这一情况,随着众人的视线望过去。

    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人看起来和这雪白的病房格格不入,周身温润如玉的气息更像是穿越而来的书香门第公子。

    所有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后她又将全部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晕倒的厉铭臣身上。

    “这位女士,请问病人晕倒前有什么症状?”温润的医生越过众人,走到前面,在一番检查后,他视线从夏念儿身上一闪而过,随即温声问道。

    夏念儿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厉铭臣身上,也没发现他这一闪而过的打量。

    “之前他曾经外出过一趟,回到医院后,我和他发生了一番争吵,随后他就晕倒了。”

    温润医生听完后,沉思了片刻,随后什么也没说就走出了病房。

    “刚刚那位医生是?他的检查结果是什么样的?你们接下来会安排什么样的救治?”夏念儿见他一言不发就离开了病房有些慌了,拽着之前见过的一位医生,她急切地问道。提到刚刚那位,医生口中满是仰望,“刚刚那位是全球著名的脑科专家,他自小就展露了惊人的医学天赋,被称为千年难见的医学天才,目前在脑科方面的领域基本上已经处于全球最高水平,有他在,您就

    放心吧,病人肯定会没事的。”

    夏念儿略过那些夸赞的话语,总结了话中的关键点,这才稍稍放下了点心。

    随后,过了没多长时间,就过来了几个医生,在一番忙碌后,厉铭臣头上的包扎又重新换了一遍,人也被注射了药剂,很快厉铭臣就醒了。

    见他清醒,夏念儿也顾不得去探究之前的医生了。

    “厉铭臣,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难受?如果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医生就在这里,你和医生说。”站在他身边,她关切地问道。

    刚刚清醒,厉铭臣的视线还有些模糊,听着她一连串的询问,他没说话,只是再次闭上了眼睛。

    见他又闭眼,夏念儿才压下去的慌乱又浮了起来。

    “医生,他是不是又晕了?”

    “这位女士,您放心,病人只是刚刚醒过来,意识还不太清醒,过一会儿就好了,不过请您切记,千万不要再刺激病人了,另外,在二十四小时之内,病人千万不能再下床。”

    嘱咐完之后,医生鱼贯而出。

    病房内又只剩下了厉铭臣和夏念儿两人。

    偌大的病房,此刻竟显得有些空旷,夏念儿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病床上的身影,生怕一个看不见他会出什么意外,本来他就是为了救她受伤,刚刚她又害他再次晕倒

    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的。

    “冷!”看着看着,她突然听到了一道冷冷的声音。

    刹那间,夏念儿觉得她可能幻听了,刚刚她好像听到了厉铭臣的声音,可是他还是闭着眼啊。

    随后,再一道声音证明了她没有幻听。

    “冷!”

    见他说冷,夏念儿想要去叫医生,室内的温度一点都不低,他却说冷,是不是身体哪里出了问题?

    虽然没睁开眼睛,但仅仅用听的,厉铭臣就知道她想要做些什么,薄唇一掀,他出口的声音愈发冷了,“夏念儿,我说我冷,上来给我取暖!”

    “取暖?”夏念儿一时间没听懂他的意思,她要怎么给他取暖?她又不是暖宝宝。

    见她不动,厉铭臣又冷声重复了一遍,“还不上来!”

    头上隐隐传来的痛楚,让他比往日更少了几分耐心,说了两遍后,见她还是愣在那里没有动作,他睁眼,不耐烦地想要下床,拉她上来。

    见他要下床,夏念儿顾不得其他,急急地跑到病床边,她按住他,“医生说这二十四小时你都不可以下床,否则后果很严重的。”

    为了说服他,她还夸大了些许说辞。

    厉铭臣下床本就是为了把她拽上床,见她已经到了床边,他长臂一拉,直接将她拽上了床。

    顾忌着他的伤口,夏念儿也不敢怎么反抗,只是小心着避免碰到他头上的伤口。

    跟她相比,厉铭臣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紧紧地将她拥在怀里,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缩在他的怀里,夏念儿这才理解了他所谓的取暖。

    原来是让她当他的人工取暖器。

    有些怀疑他到底是真冷还是假冷,夏念儿轻轻叫了他两声,可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她也不敢大声叫他或者推他,只能僵手僵脚地躺在他怀里。

    周身被他的气息包围着,夏念儿只觉得疲惫渐渐袭上心头,眼皮也越来越沉重。

    没一会儿的功夫,她的呼吸就变得绵长起来。

    在她彻底睡熟后,厉铭臣睁眼,深邃的黑眸中哪有一丝一毫的模糊,他深沉地看着她,大手勾勒着她五官的轮廓,刚刚在昏迷的时段,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他明明可以看到她,可就是无法触摸到她,两人在一个叉路口选择了不同的路线,彼此越走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就好像一条相交线,短暂的相交后,就是再也无法相逢的渐行渐远。

    梦中的他,就好像一抹幽魂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却无力阻止。

    当他刚刚挣脱那股无名的压迫,准备将她抢回来的时候,就被一股拉力拉到了现实中。

    尽管恨得想要将她吞进肚子中,可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抱住她,死死地抱住她,用这种方式提醒她是属于他的。

    睡梦中,夏念儿觉得胸口越来越沉,终于沉到她受不了,悠悠醒来。

    一醒来,她就对上了一双深到极致的黑瞳。“你醒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