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47章:你的男人只有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7章:你的男人只有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音落地,夏念儿僵住脚步,不过却只留了一个后脑勺给他。

    他竟然误会她和尤一溪有暧昧!

    到底在他心里,她是个什么形象?他又有没有给过她哪怕一点点的信任?

    她从来不信什么气急之下的随口之言,如果不是心中早有那个想法,又怎么会在气急之下脱口而出?

    “厉铭臣,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背对着他,夏念儿突然出声问道。

    闻言,厉铭臣眉心皱成了一道死结,幽深的黑瞳定定地看着她的后背,片刻后他一字一字地说道:“你是我的女人!”

    “女人?是不是该说是专属物更合适一些?”夏念儿等了好久才等到了这么一个答案,她心里瞬间凉了半截,却不允许自己将脆弱泄露在他的面前,狠狠地将快滑落眼眶的泪水收回。

    因为受伤,厉铭臣没听出她声音中的异样,见她这样曲解他的意思,他心头压抑已久的暴戾顷刻爆发,“专属物?你倒是很会给自己定义,这辈子你的男人只有一个名字”

    “厉!铭!臣!”

    最后三个字,一字一字都咬地极慢,他似乎要通过这种方式,将这个名字彻底烙印进她的脑海。狠狠咬了咬唇瓣儿,用这种痛意提醒着自己要坚强,夏念儿也学着他冷笑了声,“厉铭臣,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成个人看待?我是个人,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人际往来,你这样将我圈在一个方

    寸大小的圈子里,和对待一只狗一只猫一只鸟有什么区别?”

    这些话同样在夏念儿心中藏了很久,感情她无法控制,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可爱情并不能让她卑微地放弃尊严,相反地,正因为对他动了心,所以她才更无法忍受被他当成禁脔般对待。

    见她到现在还背对着他,气疯了的厉铭臣直接下床将她拉到了床边。

    “猫?狗?鸟?呵呵!”怒极反笑,他强硬地勾起她的下巴,薄唇用力地咬了上去,狠狠地在那张红唇上咬噬着,他恨不得咬下她一块肉,看看她这个没心的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痛!

    夏念儿心中愈发凉透,他竟然没对刚刚的话做一丝一毫的反驳,看来在他心里她的确和猫狗鸟没什么区别,顶多是一个需要更惊喜照顾的金丝雀罢了。

    任凭那张薄唇在唇上肆意作乱,她却始终没有一丝回应。

    厉铭臣越吻越气,她现在这幅木偶一般的样子是在报复他将她从古博轩身边带走吗?她就那么喜欢那个姓古的吗?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才是她最亲近的男人!

    这么想着,他强硬地不容她反抗,愈发蛮狠地攻城掠地。

    夏念儿被他的举动弄得心里方寸大乱,刚想咬下舌尖让自己清醒,却不防此时他缠了上来,这一咬实实在在地咬到了他。

    起初,她没感到疼痛,只当咬的力气小了,随后又加重了力气。

    直到嘴中尝到一丝血腥味,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些什么。

    慌乱地推开他,夏念儿猛地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厉铭臣舔掉遗留在唇角的一丝鲜红,薄唇勾出一抹冷淡至极却也危险至极的笑意,“你拒绝我?”

    夏念儿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她又后退了几步,却赶不上他追的速度快。

    大手钳制住她,他低头冷笑道:“夏念儿,这辈子你都休想逃离我的身边,就是死,你的骨灰也只能和我合葬!这辈子,你都别想有其他念头!”

    “厉铭臣,你个疯子”夏念儿看着他疯狂的模样,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厉铭臣再次低笑,“对啊,我就是个疯子,你只能陪着我这个疯子天荒地老了,谁叫”

    后面的话,他含在嘴里没说出来,微微蠕动的薄唇通过唇型却依稀可见宝宝两个字。

    可惜,夏念儿压根没注意到这一幕,她将全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他的大手,见他越来越过分,她惊叫道:“厉铭臣,你想做什么?这里是医院?随时会有人进来的你住手!”

    “那又如何?”厉铭臣大手越来越肆意。

    渐渐地,夏念儿的衣服都凌乱起来。

    因为顾忌着他的伤势,她始终不敢有大动作的反抗,而那些不轻不重的反抗对于厉铭臣来说,不过是搔痒痒罢了,反而让他的动作愈发肆意了。

    眼见他快要得逞,夏念儿却突然停止了反抗。

    厉铭臣黑眸睨了她一眼,也是这一眼让他暂停了动作,想到她之前的话,他冷冷地哼道:“我可不会这么对猫、狗、鸟!”

    夏念儿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不过,反应过来后她也没有什么回应,只是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似乎已经将灵魂和**脱离。

    “!!”厉铭臣松开她,狠狠地砸了砸病房的墙。

    这叫什么事?

    夏念儿见他停下了动作,机械般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厉铭臣砸了几下墙后,忽然一把拽住她的领角,高大的身体微微低了点,“夏念儿,我再跟你重复一遍,你是我厉铭臣的女人,这辈子唯一的女人,不是什么猫,不是什么狗,也不是什么鸟!”

    “把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给我收起来!以后乖乖待在我身边,我可以对过往的一切既往不咎!听清楚了吗?”

    夏念儿没回答,只是让自己的水眸和他的黑眸四目相对着。

    过近的距离,让两人能够看到彼此眼中的倒影。

    “厉铭臣,抱歉,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一个人,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不是一个可以任由你摆布的玩偶,我无法做到你口中的乖,哪怕我”

    最后的爱你两个字被她吞在口中,没说出来。

    说完后,她静静地等待着他的暴怒,以他的霸道**,这番话估计会让他勃然大怒。然而,夏念儿等了许久,却并没有等来他的暴怒,因为厉铭臣突然猝不及防地晕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