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39章:你敢红杏出墙?!-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9章:你敢红杏出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音落地,夏念儿猛地颤了一下。

    秋后算账这么快就来了吗?

    她下意识地想逃,却忘了正被他的双臂束缚着。

    刚感觉到她想逃的行为,厉铭臣双臂猛地一紧,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缓缓响起。

    “想逃?”

    夏念儿紧张地咬住唇瓣儿,不敢回头望他。

    先前被她忽略的不安终于被她正视到了

    既然,厉铭臣会对她的话有反应,那是不是代表那些话他都能听得到?如果他都能听得到,以他的性子,醒了之后会怎样暴怒也就可想而知了。

    然而,尽管她现在正视到了,可惜已经晚了。

    “厉铭臣,其实我可以解释的……”感受到身后的气息越来越危险,夏念儿呐呐开口。

    此时此刻,在紧张之余,她竟然还有一丝丝的庆幸。

    以前总觉得他的霸道让她无法忍受,可是在经历了之前那一遭之后……

    相比他那副了无生气的模样,她突然觉得他这幅霸道的模样意外地顺眼。

    起码现在的他是活生生的。

    “解释什么?解释你想怎么红杏出墙吗?”厉铭臣语气依旧淡淡地,淡到不带任何烟火气息。

    这平淡的模样让夏念儿想到了暴风雨前的平静。

    “我之前说那些话,只是为了刺激你,我没有想红杏出墙,再说了,墙那么高,我怎么爬的出去?”

    闻言,厉铭臣低低地呵了一声。

    “墙高?是不是墙不高,你就爬出去了?”

    夏念儿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只说前半句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嘴贱地加后半句。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正当她想着怎么为自己的话补救的时候,厉铭臣突然出声打断了她

    “不是那个意思?那你的意思是什么?是我没有刷新你对变态的认知,还是你不恨我,亦或者是你不打算趁我昏迷去找不是变态的男人?”

    夏念儿猛吸一口气,想死的心都有了。

    果不其然,那些话他全都听进去了,而且不仅听进去了,还记进去了。

    “嗯?你的意思到底是哪个?还是三者都有?”见她不答话,厉铭臣又低声反问了一句。

    低沉醇厚的声音,好似被美酒浸泡过,透着醉人的味道。

    然而,夏念儿不想醉,也不敢醉。

    她清清楚楚地能够感觉到他双臂的力量,大有她的回答不合他的意就直接勒死她的模样。

    “我说那些话真的只是为了刺激你,之前你一直昏迷不醒,我就想着惹你生气,想着也许你生气了,就会醒过来了,我真的是这个想法,不信你问尤一溪他们。”

    为了让他相信,夏念儿毫不犹豫地将尤一溪三人扯下了水。

    “哦?”厉铭臣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见他这样,夏念儿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相信还是没相信,在没搞清楚他的想法时,她只好沉默,等待着他下一步动作。

    厉铭臣将她往怀里拉了拉,薄唇覆在她耳边,温热的呼吸在她耳畔流转。

    夏念儿一颤,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耳朵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每次只要轻轻触碰都能引起她的不适。

    正当她轻颤的时候,厉铭臣低笑了一声,“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一溪的关系那么好了。在你眼中,他是不是没有那么变态呢?可惜,一溪喜欢的不是你这种类型,你没戏的!”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恶意。

    心中的戾气无从发泄,厉铭臣又不舍得伤她,只能用这种方法发泄着。

    夏念儿紧紧地咬了咬唇瓣儿,忍着想回头给他一个耳光的冲动。

    他怎么能够这样说!他怎么能够这样说!“厉铭臣,既然你昏迷的时候能够听到我说的话,那你难道听到我第二次进来时候说的话,那时候我就对你解释了,我说那些话只是为了气你,如果你因为之前郁子行的事情气我,你可以说我,但是何必把

    尤一溪扯进来?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昏迷的时候他们三个对你的担心?”

    说完,她强硬地掰开他束缚在她腰上的手,狼狈地下了病床。

    厉铭臣毕竟受了伤,一时没察觉下真的被她挣脱开了。

    看着她远远地站在他够不到的地方,他心间的戾气愈发浓重。

    之前的话,他并没有什么额外的含义,对于她和尤一溪的关系他也不曾怀疑,毕竟这世界上谁都可能背叛他,唯独尤一溪是不可能的。

    可刚刚她话中口口声声的维护之意,还是让他的黑瞳泛上了一丝红意。

    “夏念儿,你给我回来!”

    夏念儿眼神倔强地看着他,没有一丝一毫要回去的意思。

    天知道,她刚刚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忍住了一巴掌呼在他脸上的冲动,眼下两人还是隔着点距离比较好,否则她不确定他再说类似的话,她还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夏念儿,不要让我说第三遍,过来!”

    “我也不想说第二次,我不回去,既然你觉得我要红杏出墙,那你还抱着出墙的红杏干什么?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吧,也免得脏了你厉大总裁的身体。”

    夏念儿的话句句带刺,刺刺扎在厉铭臣的心上。

    已经多久没有听过她叫厉大总裁了,这一声厉大总裁好像在两人中间划下了一道深深的隔阂。

    厉铭臣有种错觉,如果他这一刻抓不住她,可能就要永远永远抓不住她了。

    “夏念儿,你敢红杏出墙?”

    “我有什么不敢的呢?厉大总裁都认定了,我又怎么能不配合呢?否则,你不是要打脸了吗?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为什么最近和尤一溪走得这么近?没错,我就是喜欢尤一溪,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厉铭臣满意个鬼,他快要气死了。

    “夏!念!儿!”一字一顿的话含着咬牙切齿的警告味道。

    然而,夏念儿被他之前的话气到失去了理智,哪还顾得了什么警告,继续挑衅着,“尤一溪再怎么不好,也比你这个冰块脸的变态要好得多!”

    话音落地,病房门被推开。

    推门而进的尤一溪三人好像中了定身符似的,全都僵硬在了门边。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