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37章:把他刺激死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7章:把他刺激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为了刺激厉铭臣,夏念儿专捡着那些会让他生气愤怒的话说,而厉铭臣的反应也确实如她所想的那样,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多,正当夏念儿以为他下一刻就能醒过来的时候

    她忽然感受不到他的呼吸了!

    夏念儿大惊失色,难道她刺激过头,把他刺激死了?

    惊叫过后,她踉跄地朝着监护室门外跑去。

    跑到门外,她前言不搭后语地哭道:“快快叫医生叫医生厉铭臣他他没气了!”

    话音落地,尤一溪三人猛地后退了几步。

    随即,三人中最为冲动的尚晏明上前抓住她的肩膀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厉哥怎么会突然没气了?是不是你对厉哥做了什么?你说啊,如果厉哥厉哥死了,你也不用活了!”

    “毕竟,该死的是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厉哥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你就去下面向厉哥赔罪吧!”

    说到最后,尚晏明的脸色狰狞到一个恐怖的地步,他们从没想过厉哥会死这个可能,毕竟在他们心中,厉哥向来是无所不能的,就是死神对他也应该是退避三尺的!

    那样厉害的厉哥,怎么会死呢?

    被死死地拽着,夏念儿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她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呢喃着:“你说得对,该死的人是我,如果不是我,他怎么可能会出车祸呢?都是我的错,是我该死,是我该死”

    尤一溪强忍住心中的悲痛,拉开拽着夏念儿的尚晏明,厉声道:“尚晏明,你给我冷静一点,厉哥还没死,医生那边还没出结果,你就是把她掐死也没用。”

    “把你进去之后说的话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一遍,也许这样会对厉哥的救治有帮助。”

    这种情形下,尤一溪也叫不出小嫂子了,压抑住心中的暴躁,他死死地盯着夏念儿,看着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

    夏念儿仍沉浸在她害死了厉铭臣的内疚情绪中,对于外界的一切信息她选择性地屏蔽掉了,自然她也不会回答尤一溪的问题。

    “我看就是她害死了厉哥,之前医生还说厉哥绝对没有生命危险,为什么只是她进去了一趟,厉哥就没气了?”尚晏明仍旧愤愤地盯着她。

    如果眼神能化为实质,夏念儿现在一定是千疮百孔。

    “厉哥还没死!”尤一溪冷喝一声。

    这一声,喝止住了尚晏明,也喝醒了夏念儿。

    她仍旧颤抖着,一双水眸却执拗地看着尤一溪,“他真的还没死吗?”

    “没死!现在把你进去后的一切都告诉我!”此刻,尤一溪身上没了一丝吊儿郎当的气息,脸上表情肃穆地和厉铭臣有一拼。

    正是因为这肃穆的表情,夏念儿的情绪有些被安抚住了,她稳了稳颤抖的心神,一五一十地将进去之后说的所有话以及厉铭臣在此期间所有的身体反应说了一遍。

    “等等,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厉哥没气的?在发现之前,你说的是什么话?”

    尤一溪迅速抓住了事情的关键点,急切地问道。夏念儿迅速回道:“发现他没气之前,我正好说道,如果没有他,我可能已经过上了现世安稳的生活,都是他害我没了安稳,还说如果不是他强迫,我绝对不会留在他身边,正好他这次昏迷不醒,我也可以

    重获自由了我这话,只是为了刺激他,厉铭臣以前最烦我说要离开他,我只是想借此刺激他没想到”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又开始哽咽起来。

    哪怕是害死一个陌生人,她都会有强烈的内疚感,更何况她害死的还是救了她一命的厉铭臣。

    其实,细说起来,厉铭臣并没有真正害过他什么,反而是她几次害他,如果不是因为她,他现在还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厉大总裁,又怎么会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生死不知。

    一时间,夏念儿陷入了自弃自厌的情绪中。

    不过,尤一溪此刻却没有心情去安抚她,他双拳攥了又松,松了又攥,来回几次后他狠狠一拳砸在了墙壁上,他想他知道厉哥是因为什么突然没气了。

    当年厉家的那场变故,他虽然不清楚具体的内情,不过因为和厉哥交好,老管家曾经嘱咐过他,不可以在厉哥面前提起诸如祸害、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害人精之类的话。

    之前他曾经亲眼见过一次,那个意图找人暗杀厉哥的老总,在失败后大叫着厉铭臣,你就是个恶魔,你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地狱才是你的归宿之类的话,而厉哥当时的反应

    时隔几年,他想起仍然心有余悸。

    如今,她说的话虽然不是相同的,但大致意思却是相同的。

    厉哥应该就是受了这个刺激吧。

    只见过厉哥清醒时发病,这昏迷着发病还是第一次

    尤一溪强撑着镇定,双手却在悄悄颤抖着。

    监护室外的氛,压抑到了极致。

    突然,夏念儿开口了,她看着三人,缓缓道:“如果他死了,我会给他偿命的,如果他有意外,我绝不独活,这是我做的孽,我自己承担。”

    尚晏明仍是恨恨地盯着她,听完她的话后,他小声地冷哼道:“你的命能够和厉哥的命相提并论吗?十个你都抵不上一个厉哥,如果厉哥我一定会让你给厉哥偿命的!”

    “咳咳!”尤一溪重重地咳嗽了声,不过却没像先前那样制止他,此刻他也有些恨上了夏念儿了。

    厉哥对她还不够好吗?

    都怪他,他只是想着让她进去和厉哥说说话,这样也许会唤醒厉哥,没想到她会选择刺激的方式唤醒厉哥,如果厉哥出了事,他也难辞其咎。

    正当一帮人争相自责的时候,重症监护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对着几人问道:“你们当中有叫夏念儿的吗?病人一直在喊着这个名字,如果有的话,就和我进去一趟吧,安抚一下病人的情绪,否则救治很难进行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