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32章: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2章: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霸道厉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夏念儿默默地看着那只青筋暴露的大手,小嘴儿蠕动了几次,还是没能再说出什么。

    她还能说什么,又要说些什么,恐怕说什么都没用了,他已经在心里判了她死刑,她再多的解释在他听来恐怕都是狡辩吧。

    尤一溪在一旁看得差点急死。

    这俩人又是在闹什么别扭啊?

    “厉哥,今天的宴会也没什么意思,而且多了刚刚那么一档子事,恐怕大家的心思也不在宴会上了,如果你想带小嫂子散心,不如改天我组织一场宴会,到时候也可以玩个尽兴。”

    继邵特助之后,尤一溪荣登第二个老妈子,总觉得自从厉哥谈恋爱之后,他就有了操不完的心。

    讲真,如果将来他有个女儿,一定不会找一个这么别扭的女婿!

    一阵清风拂过,吹散了此处僵持的气氛。

    厉铭臣晦涩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她,放过了岌岌可危的栏杆,低沉道:“走!”

    夏念儿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扯走了。

    身后,尤一溪仍在给她使着眼色,示意她加油,好好解释清两人的误会。

    等两人彻底离开视线后,尤一溪才懒懒地倚在了栏杆上。

    “今天的宴会没什么意思,我准备回去了,你们是跟我一起离开还是再玩会?”

    尚晏明和顾念成对视一眼,最终选择由尚晏明开口。

    “一溪,万一厉哥和她之间并不是误会呢?那你这样帮她,岂不是间接害了厉哥?毕竟,如果她真的喜欢别人,那厉哥越早抽身,受到的伤害才越小啊!”

    此时,三人的脸上都没了嬉笑的模样,正经地让人望之生畏。

    尤一溪沉默了会,才缓缓道:“你们觉得,厉哥还能够抽身吗?”

    此话一出,尚晏明和顾念成同时一窒。

    的确,厉哥是个什么性子,他们比谁都清楚,他向来执拗,认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但即使如此

    “可是,万一的万一,不是误会怎么办?难道就任由她欺骗厉哥?”顾念成没忍住接道。

    尤一溪这次沉默的时间比之前更长一点儿,过了好久他才艰涩道:“我只是不想有些遗憾再次发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厉哥不是我,如果同样的遗憾在他身上上演,他熬不过的!”

    作为一路走来的兄弟,尚晏明和顾念成自然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毕竟当年的尤一溪,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之所以会变成今天的花花公子也是因为……

    两人不再说话,默契地站到尤一溪两侧,同时拍了拍他的肩。感受到肩头的重量,尤一溪默默地将感动压到心底,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风流不羁,“既然今天的宴会没什么好玩的,不如我们一起去马场跑一圈,说起来哪天可以叫厉哥和小嫂子一起去跑一圈,小嫂子的

    骑术还是相当不错的……”

    三人说笑着离去。

    花开两枝各表一枝,这边尤一溪三人自去马场不提,那边厉铭臣拉着夏念儿从后门离开。

    一路上,车开得风驰电掣。

    夏念儿坐在副驾驶看着一脸阴郁的男人,有些话在嘴边滚了好几圈还是没能说出口。

    厉铭臣虽然貌似在全神贯注地开车,实际却放了一半的注意力在她身上。

    这种情况下,他自然发现她偷窥他的目光。

    那其中欲言又止的踌躇,让他心中的暴虐愈发升腾。

    脑中一直回想着之前看到的那一幕,郁子行拉着她的手,两人自顾自地说着什么,专注地甚至没听到他靠近的脚步声,这一幕就好像魔咒般在他脑中作乱着,直欲将他逼入疯狂的边缘。

    而且,当日他追去夏家时候的所见所闻,无不在提醒着他一个事实,一个他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夏念儿对郁子行是有感情的,起码那时候是有的!

    既然有感情,是不是代表着现在两人是有可能旧情复燃的?如果那时候他没有及时赶到,那拉手之后是什么呢?

    拥抱?

    亲吻?

    这其中任意一个,都足以将他逼疯。

    在疯狂的情绪下,厉铭臣车速越来越快,快到有些不受控。

    饶是夏念儿全心沉浸在说与不说以及怎么说的迷茫中,仍是被这超快的车速吓到了。

    “厉铭臣,你开慢点儿,我害怕……”

    听她说害怕,厉铭臣下意识地放慢了车速,然而刚一放慢,他就蹙起了眉头。

    在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驱使下,他又加快了车速。

    是不是让她怕着他点儿,她就不会那么毫无顾忌?如果必须让她怕他才能让她留在他身边,那就……

    让她怕他吧!

    夏念儿心中的恐惧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在她说完那句话后,车速不降反升,现在的车子根本就不是在正常的行驶,如果非要用一个状态来形容,现在的车子就好像脱缰的野马,完全不受控制。

    想到脱缰的野马,夏念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逃跑前夕在马场发生的那个人为的意外。

    这一想起,遮天蔽日的恐惧占据了她整个心魂。

    小脸苍白到一个吓人的程度,她紧紧地拽住身上的安全带,似乎这样能带给她一丝安全感。

    厉铭臣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异样,如果换做往日他早就停下了,可今日他却没办法停下。

    压下心中的心疼,他继续加快着车速。

    随着车速越来越快,夏念儿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厉铭臣,我真的害怕,你可不可以开慢一点儿?”出口的声音都透着战战兢兢的颤意,她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镇定,满脑子都是当日差点坠马被踩死的画面。

    闻言一窒,厉铭臣强忍住心底升腾起的窒息感,冷哼道:“你也知道害怕?我还以为你无所畏惧呢,没想到你竟然也会害怕,呵呵,既然害怕那就再多害怕一点吧!”

    被他脸上的冷厉吓到,夏念儿紧紧地闭上了嘴也闭上了眼睛,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减轻一些恐惧感。

    然而,这种方式完全没用。

    “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蓦地,厉铭臣从牙根挤出了这么一句话。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漫天的寂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