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31章:不想听她的解释-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1章:不想听她的解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尤一溪三人正站在那里。

    在厉铭臣和夏念儿出现的第一时间,他们就齐齐将目光望了过去。

    这一看,三人齐齐地心里一突。

    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厉哥这幅模样了,上次见好像还是在小嫂子偷跑出去的那次,难道小嫂子真的给厉哥戴了顶绿帽子?厉哥追过去之后真的捉奸在场了?

    搞不清楚情况下,三人也不敢乱说话。

    厉铭臣也不说话,只是死死地拽着她,站在栏杆前。

    “咦?那个不是刚刚和小嫂子前后脚出去的男的吗?他怎么跪下了?”突然,尚晏明的声音打破了二楼诡异的安静。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楼下,郁子行跪在一个角落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很快,郁子行周围就围满了人。

    众人指指点点地议论着。

    “这不是郁家的郁子行吗?他怎么跪在这里?该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发了疯吧?”

    “发疯?我看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难道说之前张家张馨月给他下药的事情还有隐情?总觉得这件事透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啊!”

    “说起来也奇怪,郁家不是和夏家有着婚约吗?这郁子行又怎么会和张馨月走得那么近呢?”

    “不是说是张馨月给郁子行下的药吗?”

    “你傻吗?如果走得不近,又哪来的下药的机会?”

    这些议论声都没有刻意压低,自然全都传入了郁子行的耳朵,在逃离了死亡的威胁之后,屈辱感姗姗来迟地在心中回荡着,他恨恨地攥拳,却不敢停下磕头认错的动作。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他会将这些屈辱全都还回去。

    厉铭臣他对付不了,那还到夏念儿身上也是一样的,谁叫这些屈辱是因她而起的呢?而且,她刚刚竟然不帮他求情!她之前一定没有真心爱过他!她一定是见厉铭臣有权有势移情别恋了!

    等厉铭臣将夏念儿玩腻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将今天的屈辱感十倍百倍地还到夏念儿身上。

    渐渐地,郁子行的表情越来越扭曲,最终扭曲到一个有些邪恶的模样。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郁子行终于说完了一千遍的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在众人目光的包围下,他努力挺直着腰背,从大门走出。

    见郁子行走了,厉铭臣终于说了第一句话,“下去吧,宴会要开始了。”

    这猝不及防的一句,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夏念儿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轻而易举地放过她,不是说好了一会再跟她算账吗?为什么不算账了?是准备回家再算账吗?还是说他已经在心底判了她有罪,不打算给她申辩的机会了。

    一想到后一个可能性,她就觉得好像在寒冬腊月掉到了冰潭中,从头冷到了脚。

    “厉铭臣,我不想去参加什么宴会了,我有些话想跟你说。”尽管手腕已经疼到麻木,她还是忍住疼,反手拽住了他。

    宴会什么的,她现在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早知道会让他误会,她就不该因为好奇,依照郁子行的话跟他出去。

    可惜,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跟他解释清楚,让他不再误会。

    尤一溪三人感觉到气氛的怪异,对望了一眼后,抬脚就要离开。

    现在厉哥和小嫂子需要的是二人空间,他们三个就不要在这碍眼了,而且说不定其中真的有什么误会,毕竟他们能够感觉到小嫂子对厉哥态度的转变。

    厉哥好不容易找到个真心喜欢的女人,如果因为误会分开了,那就真的要一辈子和左右手相亲相爱了!

    “站住!”在三人刚刚要走的时候,厉铭臣冷冷地叫住了他们,“着什么急,一起去参加宴会,我现在并不想听什么话,只想去参加宴会。”

    一番话,叫他说得冰冷而压抑。

    夏念儿的心也随着这一番话,狠狠地沉了下去。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如果你现在一定想要去参加宴会,那宴会结束之后可不可以听我说?”压下心中的压抑感,她紧接着问道。

    厉铭臣瞥了她一眼,表情愈加冷了,“宴会结束之后,我还有其他的事情!”

    言下之意,就是他不想听她说。

    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后,夏念儿贝齿死死地咬住了唇瓣儿,果然后一种可能性成真了,他现在已经在心底自顾自地判了她死刑,压根就不想给她申辩的机会。

    然而,她真的是无辜的,以前他一直要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现实做了什么,为什么这次就不想知道了呢?她真的可以解释的。

    为什么她可以解释了他却不想听了呢?

    厉铭臣也在心中质问着自己。

    为什么呢?

    心中,一道声音阴沉沉地回道:“因为他怕了,因为他不敢,他怕她说出的是他不想听的答案,他怕她说出的是她还对郁子行余情未了,他怕她因为刚刚的事情反过来责怪他!”

    听清心底的声音后,厉铭臣的脸色愈加压抑阴沉了。“厉哥,有什么事情那么重要啊?而且,小嫂子说几句话的功夫也耽误不了什么吧。”尤一溪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很明显厉哥喜欢小嫂子,小嫂子对厉哥也是有感觉的,两个

    互相喜欢的人有什么是不可以说清楚的呢?

    他看的都急死了!

    厉哥如果真的不想听,凭小嫂子的力气能够攥住他?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呸呸呸!他才不是太监呢!

    顾念成和尚晏明也反应过来,纷纷帮腔说道。

    厉铭臣脸上的表情依旧阴郁,他不是不想听,而是不敢听!

    从没想过,他此生也会尝到害怕的滋味。

    有了那三人的帮腔,夏念儿压下心底的疑虑,又说了一句,“厉铭臣,我要跟你的事情就是对刚刚事情的解释,你真的不想听吗?”“我不想听你的解释!”厉铭臣狠狠地砸下一句话,深邃的黑眸晦涩莫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