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30章:你和他的事情,我不感兴趣!-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0章:你和他的事情,我不感兴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声,夏念儿和郁子行齐齐变了脸色。

    郁子行急忙放开了握住她的手,慌乱地解释道:“厉少,不是您看到的这样我只是和念儿说点事情,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您千万不要误会!”

    在他解释的空当,厉铭臣几个跨步来到二人面前。

    一把将夏念儿拽到身后,他犹如看死人似的看着郁子行,凉凉道:“念儿?”

    郁子行想死的心都有了。

    本来是想借着夏念儿的关系讨好厉少,这下倒好,没讨好成反倒被误会了。

    怎么办?

    慌乱间,他求救的望向夏念儿。

    夏念儿自然注意到了他求救的眼神,不过她并没有什么理会的心思。

    现在她满心想的是,要怎么安抚厉醋缸子铭臣,光是看他这一身冷厉的气息以及死死握住她手腕的大手,就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厉铭臣的确是误会了。

    他本就对于她曾经和郁子行有过婚约的事情耿耿于怀,如今又撞到两人如此暧昧的模样,想不误会也难。

    “厉少,我叫错了,下次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郁子行沐浴在修罗般的冷光下,说出的话都带着一股颤意,他甚至有种预感

    厉铭臣会杀了他!

    在死亡的威胁下,郁子行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

    “没有下次了!”看着他谄媚的笑容,厉铭臣冷道。

    郁子行心中一寒,什么叫没有下次,只有死人才会没有下次,厉少是真的想杀了他!

    证实了之前的猜想后,他不止血液,就连思维都僵住了。

    绝望下,他慌乱地解释道:“厉少,我和她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发誓,而且她也说了心中只有您一个,我算什么,怎么配和您争呢!”

    跟性命想必,尊严又算什么呢。

    郁子行拼命地贬低着自己,求生的本能让他卑微到了泥底,“不信您可以问她,真的是这样的,我叫她来也只是为了提醒她小心夏绾儿,厉少,我真的只是一片好心啊!”

    厉铭臣不说话,冷沁沁的目光打在他身上,浑然不像在看一个活人。

    “夏念儿,你快和厉少说啊,他真的是误会了。”郁子行恐惧到了极致,思维僵住的他忘记了厉铭臣本就是在意他和她私下的接触,如今他又让她替她求情

    这是生怕自己死得不够快啊!

    果然话音落地的瞬间,厉铭臣反常地勾起了一抹堪称灿烂的笑意,唯独那双黑眸泄露了些许杀戾。

    “想怎么死,我成全你!”

    久久,厉铭臣淡淡地说了一句,淡到不带任何烟火气息,淡到让人肝胆俱裂。

    仅仅是八个字,郁子行就被吓跪了。

    “厉少,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我真的和她没什么关系的。”

    回应他的唯有一声冷冷的嗤笑。

    夏念儿手腕快被捏碎了,她虽然现在对郁子行只有满满的厌恶,可就算他有错也罪不至死。

    就算死,他也不应该死在厉铭臣手上。

    她不想厉铭臣手上沾了这么脏的血。

    “厉铭臣,你真的是误会了,我和他真的只是”

    “闭嘴!”厉铭臣低喝一声,眉心皱成了一道死结,转头望向她的目光就好似从九幽爬上来的修罗,“你的账,我一会儿再算!”

    听出他掩藏在暴戾下的一丝森凉,夏念儿身子一僵,心底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其中,隐隐约约掺杂了七八分愧疚。

    见她闭嘴,厉铭臣才将头转过来,冷冷问道:“刚刚是哪只手碰到她了?”

    “左左手。”郁子行结结巴巴地回道。

    在绝对的力量下,他所有的魍魉伎俩全都使不出来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

    厉铭臣闻言心间愈发暴戾,拽着身后的女人往前走了两步,他空着的那只手猛地一用力。

    “咔嚓!”

    空气中传来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随之响起的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

    将那只碰过她的手捏断之后,厉铭臣心间的暴戾消退了一些。

    “还有哪里碰过她?”

    “没没有了真的没有了。”郁子行疼的满脸是汗,出口的声音颤地如同波浪似的,掺杂着浓浓的恐惧。

    他从来感觉死亡离他那么近过。

    恍惚间,他想起了厉少广为人知的称号

    “商场修罗!”

    随着这个称号,涌上来的便是铺天满地的恐惧。

    他之前怎么会鬼迷心窍地想要借助夏念儿的力量让厉少帮郁家一把,厉少又怎么是他能够算计到的人物,他意识到了错误,可惜意识到地有些晚了。

    “厉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疼痛、恐惧、后怕掺杂在一起,郁子行痛哭流涕地扑在地上,完全没有了形象。

    “知道错了?”厉铭臣冷笑一声,“让我放过你也可以,只要你在众人面前跪着说一千次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我就饶你一命!”

    所有意图和他抢她的人都该死,不过死太便宜他了。

    而且,活人永远都争不过死人,他不会给郁子行这个用死亡在她心中占据一席之地的机会。

    “厉少,我愿意,我愿意”死里逃生的郁子行,哪顾得了什么丢不丢面子,眼下厉铭臣让他跪舔,他都是愿意的。

    “那还不滚?”

    伴随着这句话,郁子行屁滚尿流地以一种狼狈的姿态往宴会厅滚去。

    等他走出去一段距离,厉铭臣拉着夏念儿朝另一条路走去。

    他要让她永远记住郁子行羞辱的一面。

    他就不信见过郁子行这么狼狈的一面后,她还能对郁子行有什么情愫。

    “你要带我去哪里?”夏念儿好久没见过他这种模样了,跟在他身后,她有些呐呐地问道。

    厉铭臣也不理她,他现在情绪极其不稳定,不想说一些会伤到她的话。

    夏念儿见他不理她,心里开始有些慌了。

    “厉铭臣,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只是”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你跟他的事情,我不感兴趣!现在闭嘴!否则”夏念儿闭嘴,被拉到了宴会厅的二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