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28章:动心的是不是不止她一个?!-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8章:动心的是不是不止她一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言,厉铭臣眸色瞬间暗到极致。

    尤一溪三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有种天昏地暗的错觉。

    这天要变了啊!

    冷冷地瞥了三人一眼,厉铭臣转身大步离去。

    阳台处

    在郁子行说完那些话后,现场的气氛一度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

    夏念儿脑中一片混乱,那些话的信息量实在有些大,其中值得细敲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比如,那天夏绾儿在那天的事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谁又是背后下药的黑手?

    再比如,郁子行说得又是否就是真相?这其中有没有虚假的地方?

    郁子行错将她的沉默当成了震惊心疼,刚刚的话他基本上是七分真掺着三分假,那三分假基本都是一些引导性的话,譬如那日他并没有喝过夏绾儿身边的饮料……

    不过,既然夏绾儿敢背叛欺骗他,他为什么不能往她身上泼点脏水?

    沉默过后,夏念儿突然问了一句,“后来有没有调查出下药的人是谁?”“没有!我当时本来想查,可夏绾儿却说不宜大肆声张,免得传到你耳朵里伤了你的心,我当时只顾着沉浸在对不起你的绝望中,等日后感觉到不对劲,却已经查不出什么线索了。”郁子行满脸悲哀地回道

    。

    话音落地,夏念儿点点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究下去。

    郁子行心底暗急,按照他的设想,这会儿夏念儿应该将怀疑的目标放在夏绾儿身上啊。

    这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就有了共同的敌人,再加上当初的情谊,只要稍稍暗示,夏念儿肯定会替郁家在厉少面前求求情说说话。

    着急下,他设计中的步伐逐渐被打乱。

    “念儿,当初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一定很恨我吧,如果不是我错信了夏绾儿,也不会害你到如此地步,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我可能还蠢笨地相信着夏绾儿。念儿,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吧!”

    夏念儿静静地听着,直到听到那件事的时候,她的水眸才动了动,估计所谓的那件事就是她想知道的夏绾儿和郁子行各自琵琶别抱的真相吧。

    “哪件事?”

    见鱼儿终于上钩,郁子行心中悄悄松了口气,虽然过程坎坷曲折了点儿,不过却没有偏离大方向。整理了一下思绪,他有些悲凉地说道:“事情还得从你被夏伯父逐出家门说起,那时候夏、郁两家生意就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影响,后来有了订婚宴的事情,夏、郁两家受到的针对就越来越多了,而且情况

    每日愈下,夏绾儿说是你搞的鬼,我却不信,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个最最善良的念儿,也是我此生唯一的……”

    最后两个字挚爱含在唇间有些模糊,却足够让夏念儿听清。

    然而,夏念儿听完,神色却没有一丝的波动。

    准确来说,也不能说一丝波动都没有,她突然有些想厉铭臣了。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他竟然为她这么多事情。

    那日砸餐厅时他曾说过的她不生气,但他心疼的话,占据了整个脑海。

    她是不是可以假设,动了心动了情的其实不止她一个呢?

    这么想着,她脸上难免露了几分痕迹。

    这几分痕迹被郁子行捕捉到,他心中暗喜,她此刻应该也被勾起了几分情愫吧,毕竟当初她是那么爱他,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他……当初也是真的爱过她的,只能说造化弄人吧。

    现在的他,最爱的唯有权势,滔天的权势足以胜过所有的美人。

    再说了,有了权势又何愁美人呢。

    不过厉铭臣那种人又怎么会是长情的人呢?等将来,她被厉铭臣抛弃的时候,他虽然不能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不过他身边肯定会给她留一个位置。

    郁子行几乎要把自己感动了,不过理智提醒他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还有一些该说的话没有说完。“正是因为我坚持不可能是你在背后搞鬼,那段时间我和夏绾儿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争吵,不过即使再争吵,我也没有去多怀疑些什么,毕竟这些年夏绾儿给我们的印象都是柔弱无害的,谁能够想到她柔弱无

    害的外表下藏着一个肮脏疯狂的灵魂呢?”“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我,看见夏绾儿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我一开始是不信的,可随后大量的照片由不得我不信,为了避免误会,我仍是决定眼见为实,最终眼见为实的结果就是我亲眼看她踮脚热吻一

    个男人,那一刻我仿佛被雷击了一般。”

    “浑浑噩噩中,我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在一个角落堵住了她,问她为什么。”

    “当时她是这么说的,她是爱郁子行,不过爱的却是夏念儿的未婚夫郁子行,如今我没了那个名头自然对她也失去吸引力,而且郁家如今每况愈下,她不想跟着我将来吃苦受穷一辈子。”

    “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她隐约中透露出来的讯息,当日你被下药以及我被下药,其中都有她的手笔。而当日的短信,正是她用我的手机发给你的。”

    “念儿,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如果不是我轻信,如果不是我大意,你又何至于受这些屈辱,每每想起这些,想着你在那个男人怎样委曲求全,我就恨不得打死自己!”

    郁子行越说,神色就越是阴郁。

    那天的情景,他至今仍记得每个细节,当时夏绾儿看他犹如看蝼蚁般的眼神,是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屈辱,也正是在那一刻,他真正明白了权势的重要性。

    夏念儿早就见识到了夏绾儿能卑劣到什么地步,对于他说的这些话也不会有多大的意外。

    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后,她没了和他虚以为蛇的耐心。

    一个巴掌拍不响,夏绾儿是卑鄙无耻,可他郁子行就没错吗?他这种试图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的姿态,实在是让人恶心至极。正当她转身欲走的时候,郁子行急了,顾不得许多,他伸手拽住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