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27章:小嫂子和一个男人走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7章:小嫂子和一个男人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背对着她的地方,郁子行扯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又迅速隐去。

    转过身,他顺着她拽着他的力道,将她反手扯到怀里,激动地说道:“念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的,念儿,我不求你不恨我,只求你不要那么狠心,如果失去和你最后一丝联系,我真的会死的。”

    “这些日子,如果不是想着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我早就失去了活着的勇气!”

    被禁锢在这个怀抱中,夏念儿涌起一股作呕的**。

    正是有了这样的对比,她才愈发明白厉铭臣与别人的不同。

    哪怕他再强硬地抱着她,她最多只是觉得他霸道**,却从没有过这种作呕的**。

    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正是因为明白代表了什么,夏念儿愈发忍受不了这个曾经给过她安全感的怀抱。

    狠狠地将他推开,她迅速避开很远。

    郁子行颇有些不解,她这是什么意思?舍不得他死不就代表着她心中还是有他的吗?为什么又一脸厌恶地推开他?

    算了,不管了,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吧。“念儿,你是不是嫌我脏?的确,我现在这么脏的身子怎么配得上抱你呢?我真是天下第一号蠢人,竟然两次都倒在同一个陷阱中,明明之前已经被下过一次药,可张馨月叫我过去的时候,我竟然还是一丝

    防备都没有,又被下了药,我怎么这么蠢!我怎么这么蠢!”

    自我嫌弃地自言自语着,郁子行满脸的苦涩。

    捕捉到他话中的讯息,夏念儿抿了抿小嘴儿,思索着什么叫被下了两次药,在张馨月之前已经被下了一次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这个事情,是不是和夏绾儿有关?

    越想,越觉得细思极恐,夏念儿生生打了个寒颤。

    她忽然感觉以前所认知到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她以为夏绾儿是一个柔弱地需要她保护的妹妹,结果不是!

    她以为郁子行是一个谦谦君子,结果不是!

    缓了缓心神,夏念儿张嘴问道:“你说得被下了两次药是什么意思?又是谁在张馨月之前给你下过药?究竟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念儿,刚刚是我说错了,我胡说八道,我没有被下过两次药,你就当我是在胡说八道,不要问了,我真的没有被下过两次药,你不要问了!”郁子行表现地比之前更为激动。

    有些事情,以退为进反而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果然,他越是这样,夏念儿就越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哪怕真相血淋淋,她也不想要粉饰出来的太平。

    “郁子行,我想前一次被下药应该多多少少跟我有些关系吧,那么我应该是有知情权的,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想说我也不勉强,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一会儿该有人找我了!”

    以退为进不是只有郁子行一个人会。

    郁子行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走,他费尽心思地弄这么一出又一出,可不是为的让她就这么走了。

    “念儿,你说得对,这前一次下药的确跟你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没有前一次下药也许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又怎么会变成现在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的模样?”

    夏念儿本就不是真的想走,她静静地听着他的话,每个字都在她心中砸下了深深的痕迹。

    果然,她之前假设地没有错。

    这事情还真的跟夏绾儿有些关系。

    “说具体点儿。”闭了闭眼,她缓缓地接了一句。

    郁子行心中暗喜,不枉他又是哭又是下跪的,终于达到了他的目的了。稳了稳心绪,他继续说道:“我被下药的事情发生在你被下药的一个月之前,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你学校有些急事并没有在家,刚巧那天我要去参加一个宴会,正当我要出门的时候,夏绾儿突然拉着我说她

    有些无聊,想跟着我一起去宴会。”“我那时快要和你订婚了,自然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她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我想着有我照看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就带着她去了宴会。如果早知道会有后来的一系列事情,我说什么也不会带她去,

    可惜人生没有早知道,哪怕我现在再追悔莫及,也改变不了早发生的事情。”“带着她去了宴会之后,我把她安排在一个地方,然后就去应酬了,应酬完之后我就去找夏绾儿了,因为喝了不少酒,我就随手拿起了她身边的一杯饮料喝了下去,喝完之后我正打算带她回家,不料她却说

    身体有些不舒服,怕她身体出什么问题,我也不敢急着回家,就想着先带她去客房休息一会。”

    “这大概就是我第二个致命的错误了。”

    “到了客房中,我就感觉身体有些发热,但当时因为担心她的身体情况,我也没有多想,只当是走路走得太急了,随后身体越来越热,我渐渐失去了神智”“我以为我做了一场梦,一场主角是我和你的梦,可是等我醒来才发现一切不是梦,而我身边躺着的是夏绾儿!那一刻,我感觉天都塌了,正当我慌乱无措的时候,夏绾儿却哭着要寻死,我只好放下所有的

    慌乱,先去安抚她,并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的事情,你应该也能猜到,夏绾儿说我突然像疯了似的扑倒她,说完这一切之后她又说她早就喜欢我,所以她并不怪我,只怪她不是你,后来我又和她发生过几次关系,那段时间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你,只好借酒浇愁,走上了一错再错的路。”

    “念儿,不要说你,就连我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不同于阳台这边透着诡异的宁静,宴会厅二楼,厉铭臣浑身戾气地站在尤一溪三人面前,沉沉地看着他们三个,冷声问道:“她呢?”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尤一溪鼓起勇气说了句,“厉哥,你先不要生气,一定要冷静,小嫂子她她和一个男人前后脚离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