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26章:下跪 自杀-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6章:下跪 自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询问过佣人阳台的位置后,夏念儿一路走到阳台。

    刚一到,眼前的景况就让她吃了一惊。

    郁子行竟然直直地跪在那里,脸上满是浓浓的愧疚与自责。

    夏念儿被这一幕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此就停住了脚步,站在几步之远的位置静静地看着他,看他要弄些什么花样。

    郁子行心中暗恼,本以为她看到这一幕会直接冲上来搀起他,到时候他就可以按照设想地将之前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夏绾儿身上。

    有了共同的敌人,又有着之前的情愫,他再柔情蜜意一番,到时候一切就都大功告成了。

    但是现在她不按照套路来,着实让郁子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

    两人一跪一站,现场的气氛莫名尴尬僵持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夏念儿看他始终没有站起来说话的意思,率先开口了,“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看你下跪吗?”

    “念儿……”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却,郁子行很快想到了第二套方案,顺着她的话他欲言又止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随后竟情难自已地痛哭了起来。

    夏念儿真的是被惊住了。

    自小就跟郁子行认识,这么多年习惯了他无论何时都是谦谦君子的形象,虽然后来他和夏绾儿出轨打破了这一形象,但乍一见他痛哭流涕还是有些接受不能。

    郁子行错把她的震惊当成了心疼,于是哭得愈发用力了。

    想到这段时间经历的种种,他哭得倒是越发真情实意起来。

    夏念儿本以为他是在做戏,可越看越不是那么回事,真哭和假哭还是有区别的,细细观察了半天,他确实是在真哭,而且哭得极其投入。

    “啪!”

    哭着哭着,郁子行忽然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清脆的响声惊地夏念儿倒退了两步,她忽然有些后悔过来了,现在的场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莫名地让她有种诡异的感觉。

    郁子行见自打耳光的行为让她不进反退,狠了狠心又狠狠左右开弓给了自己几个耳光。

    边打,他边哽咽地说道:“念儿,你千万不要拦着我,这是我应该受的惩罚,都怪我当初不谨慎,识人不清,竟然让你受了那么大委屈,曾经我答应你要一直保护你的,是我失约了。”

    夏念儿本已平静的心潮又被这话掀起了波澜。

    曾几何时,他确实是一直站在她身前,给了她一段无忧无虑的天真生活。

    曾几何时,他是唯一一个告诉她夏念儿就是夏念儿,不是为夏绾儿而活的人。

    曾几何时,他也和她畅想过未来几十年的生活,勾勒着儿孙满堂的美好画卷。郁子行时刻观察着她的面部表情,见她一怔之后微微有些发呆,他趁热打铁道:“念儿,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说什么都无法弥补我对你的伤害,就让我打死自己吧,反正弄丢了你也失去了我活在这个

    世界的意义。”

    夏念儿死死地咬住了唇,将自己从混乱的回忆中拉回来。

    “一切都过去了。”

    她首次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道。

    郁子行心中一喜,她终于心软了,终于把之前的一切翻篇了。

    他仿佛能够预见郁家步步高升的模样,预见他走到哪里都被人赞美逢迎的画面。

    当惯了天之骄子,又怎么能够允许跌落云端。

    他郁子行天生就该是让人仰视的。

    种种纷杂的念头划过,郁子行用所有的自制力将这喜悦压在心底,面上仍旧是愧疚自责的模样。

    夏念儿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自然忽略了他一瞬间的异样,在说完之前那句话后她稍稍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从今以后,就当我们从未认识过吧。”

    话音落地,郁子行的心情就好像坐过山车似的,瞬间从顶端滑落底端。

    这巨大的落差感让他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有些大声地问道:“念儿,你说什么?什么叫就当我们从未认识过?你是要将我从你的人生中分割出去吗?”

    “可以这么理解。”对比他的疯狂,夏念儿就显得格外冷静,冷静地仿佛只是说了一句吃了吗?今天天气挺好之类的闲话家常。

    郁子行愈发情绪不稳起来,他折腾这么久可不是为了这么一个结果。

    “我不同意!我绝对不能同意!”

    说完后,意识到话说得有些不对,他又急忙摆出一副哀痛的模样说道:“念儿,求求你,你不可以这么狠心,如果你执意将我从你的人生中分割出去,那你干脆杀了我吧。”

    “没有你,我活着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

    夏念儿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引发了他这么大的反应,不过看着他这幅模样,她却心如止水,就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

    “郁子行,杀人犯法。”

    郁子行感觉就像打在了一团棉花上,那种无力感让他几近崩溃。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稳住了波动巨大的情绪,心死如灰地说道:“杀人犯法?是啊,杀人犯法,那自杀总不犯法吧,念儿,谢谢你能送我这一程,今生能够认识你我很开心,真的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说完,他缓缓地起身,朝着阳台边缘走去。

    眼前的这一幕完全出乎了夏念儿的意料,难道他真的没有生志了?

    是自己太过阴谋论了吗?

    不过,不管怎样,她都没办法看着一条生命在眼前葬送。

    “郁子行,你要做什么?赶紧回来!”

    闻言,郁子行回头冲着她一笑。

    那笑容像极了告别。

    “念儿,很高兴我在最后的时间是和你在一起,欠你的唯有来生再还了,再见!”

    说完,他也到了阳台的边缘,作势欲跳。夏念儿顾不得许多,急跑了几步,拽住他一个胳膊,说道:“你要做什么?郁子行,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自杀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麻烦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去死好不好?不要污染了别人的地方,这是人家办宴会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