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25章:升级版狗咬狗-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5章:升级版狗咬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郁子行突然上前,狠狠甩了张馨月一个耳光。

    “住嘴,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张馨月被打懵了,懵过之后就是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郁哥哥,你竟然打我?你竟然为了夏念儿这个下贱货打我?我要告诉伯父伯母去,你一定是被这个狐狸精迷昏了心智,对,夏念儿就是个妖精,是个吃人的妖精!你说你从来都不喜欢我,那……”

    从小就被宠得不知天高地厚,张馨月从来没被人打过,没想到第一个打她的人竟然是她喜欢的人。

    双重打击下,她出口的话颇有些破罐破摔。

    “你不要胡说八道!”郁子行厉声制住了她后面的话。

    见他制止,围观群众不乐意了。

    看戏正看到**,演戏的主角不演了,这不是耍流氓吗?

    角落处,一道男声突地响起,“既然是胡说八道那就让人家说完啊,突然制止难道是心中有鬼?”

    郁子行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确实是心中有鬼,不过这打死不能承认。

    夏念儿正看狗咬狗看地津津有味,听到这道突兀的男声,她莫名觉得有些熟悉,目光不自觉地朝二楼处望去,总觉得这个声音有点像尤一溪,不过却比尤一溪的声音要粗一点。

    尤一溪急忙躲开,毕竟厉哥说了,不能让小嫂子发现他们的存在。

    不过,他这突然的出声还是有作用的。

    众目睽睽之下,郁子行不敢再说些什么,只是用眼神阻止着张馨月。然而,张馨月已经完全没了理智,哪里看得出他眼中的暗示,顺着之前的话她继续说道:“郁哥哥,我那里还有我们第一次在一起时候的照片和视频,月儿的第一次是给了你,你怎么能够说从来都没有爱过

    月儿?”

    “如果你不爱月儿,那为什么要和月儿上床?”

    夏念儿在郁子行出声阻止的时候就意识到他有把柄捏在张馨月手上,只不过没想到这个把柄会这么劲爆,这两个人竟然把上床的过程录了下来?

    在各种隐晦目光的打量下,郁子行脸色猛地变了,下意识地问道:“你不是说都删了吗?”

    说完,他就意识到坏了事。

    果然,众人本来还是半信半疑,他这么一问就彻底坐实了。

    这下,落到他身上的目光就全是鄙夷了。

    这就是一个大写的行走的渣啊!

    作为郁家铁定的继承人,郁子行这么多年走到哪里,迎接他的都是赞赏吹捧,这还是第一次被千夫所指,一想到这些都是因为张馨月,他生啃了她的心都有了。

    张馨月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嘴角噙着一抹梦幻诡异的笑容,她喃喃自语道:“月儿怎么舍得删掉呢?这可是郁哥哥第一次和月儿亲密接触的回忆,每次月儿想郁哥哥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看看。”“每次看,月儿都好像再次回到了那夜,回想着那夜郁哥哥的唇是怎样激烈地吻着月儿,郁哥哥的手是怎样欺负着月儿,还有郁哥哥的呼吸是多么急促,又是怎么一遍遍地夸着月儿让他舒服的。这是月儿一

    生最美好的记忆啊!”

    随着这番大尺度的话,宴会中众人的表情全都变了,就连之前跟在张馨月后面的人都悄悄拉开了和她的距离,可以想象今天之后这番话会怎么在上层社会流传。

    而郁子行和张馨月两人的名声也会扯掉毁掉。

    这个时候,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会选择和这两人拉开距离。

    否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旁人肯定会把自己想象成同类的人。

    有些事情,私底下是没有问题的,可要是拿到大庭广众之下来说就……

    “住嘴!”郁子行激烈地喘息着,快速抖动的鼻翼就好像愤怒的野兽。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就不要怪他狠心了。“张馨月,本来之前看在两家的交情上,有些话我不想说,有些肮脏我也不想揭露,但是到了现在我不得不说了,如果不是你借你父母的名义把我约到张家,然后悄悄在我喝的水中下药,我们两个又怎么会

    发生关系,做人不能太无耻,本来之前我还顾及你的名声,现在看来……”

    “你自己都不要脸了,那我又何必给你留脸呢!”

    张馨月本来还在回忆那夜的记忆,但随着郁子行越说越多,她的脸色就越来越苍白。

    那天,她的确是给郁哥哥下药了,可要不是郁哥哥始终对她不冷不热的,而郁哥哥又会时不时在她耳边提起他爸妈最近一直给他张罗各种相亲,她也不会行此险招的。

    事后,张家也补偿郁家了啊,爸爸给了郁家一个价值千万的项目的。

    而且郁哥哥也说过不会因为这件事怪自己的,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呢?

    郁子行故作气极的模样低头,低头的瞬间他唇角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张馨月简直是太蠢了,他只是偶尔诱导刺激了她一下,她果然就沉不住气对他下了药,之后所有的事情也都在他的掌控中,这个计划简直称得上一举三得。

    一来将他摆在了一个完美受害者的身份上,也迫使张家对郁家做出了补偿。

    二来他彻底将张馨月收服了。

    三来他那段时间确实有些想发泄,而被下药之后他控制不住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这一波三折的反转,简直比电视剧里演的还要精彩。

    张馨月瘫软在地,无助地哭泣着,却没有任何人上前去扶她一把。

    郁子行低头沉默了好半晌,才抬起头,小声地冲着夏念儿说道:“念儿,我在阳台处等你,你可以出来一下吗?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是关于夏绾儿的。”

    声音小的只控制在两人可以听到的范围。

    说完,他径直离去,脸上仍是气愤与羞恼交织着,做足了受害者的姿态。如果是别的事情,夏念儿绝对不会跟他出去,可他说得正好也是她现在疑惑的,因此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她点了点头,等郁子行走了几分钟之后,也转身朝着阳台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