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24章:狗咬狗一嘴毛-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4章:狗咬狗一嘴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馨月,你不要胡说八道!”

    郁子行紧张地看了一眼夏念儿,内心七上八下的忐忑着。

    可恶!他的计谋眼看就要成功了,难道要毁在张馨月身上?如果不是在见到夏念儿后突然想到这个计策,张家和张馨月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近期在张家的帮助下,郁家的生意已经有些起色了。

    真是成也张馨月,败也张馨月。

    夏念儿倒有些被这话惊住,没听说夏绾儿和郁子行解除婚约啊,那郁子行怎么会成为张馨月的未婚夫?对了,夏绾儿也琵琶别抱意图勾搭尤一溪……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冷静地思考着。

    先前因为郁子行护在身前引起的晃神已经被她驱除出了脑海。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拖泥带水三心二意的性子,爱就爱个彻底,断也断个彻底。

    况且,她也没有失忆,先前郁子行所做的一桩桩恶心事她还记得牢牢的。

    空气再次安静下来。

    张馨月在喊出那句话后,就一直用得意的目光看着夏念儿。

    哪怕夏念儿在外人口中再怎么优秀,最终郁哥哥还是属于她的。

    不过,再多的骄傲得意,也因为她此刻狼狈的姿势大打折扣。

    夏念儿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身影,也许她自己都没发现,此刻眉眼间的冰冷嘲讽与厉铭臣如出一辙。

    “念儿,你不要误会,我跟张馨月之间没有任何事情的,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和她订婚,她是在胡说八道,你千万千万不要误会。”

    郁子行被她眼中的冰冷惊住,有些慌乱地解释着。

    他之前明明做得很好,绝对不能在此刻功亏一篑,错过这次机会,下次不知道什么能够碰到这么好的机会,只要能够搞定夏念儿,就代表着搞定了厉少。

    而搞定了厉少,则代表着数不尽的金钱权势伸手可得。

    虽然多多少少还对夏念儿有些遐想,不过这一切都比不过金钱权势,前一段时间的经历让他彻底明白了金钱权势的重要性,只要能够得到金钱权势,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么想着,见夏念儿始终不说话,郁子行眼中划过一抹狠厉。

    既然问题出在张馨月身上,那他就从张馨月身上解决,跟厉少相比,张家完全是可以牺牲的。

    “张馨月,也许我之前偶然的行为让你有所误解,那我就郑重其事地跟你说一句,我一点都不爱你,也不会和你订婚更不会和你结婚,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张馨月从没见过温柔的郁子行露出这么恐怖的表情,一时间她有些害怕地后退着。

    “郁哥哥,你怎么了啊?明明爸爸妈妈和伯父伯母都在商量我们订婚的事情了啊,而且你也说过月儿很可爱啊,如果你一点儿都不喜欢月儿,那为什么要牵月儿的手?”

    害怕之后,就是急切的话语。

    为什么一遇上夏念儿,郁哥哥就变了?明明前一段时间郁哥哥很温柔的,郁哥哥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夏念儿,一定是夏念儿迷惑了郁哥哥,这些话一定不是郁哥哥真心的!

    郁子行简直想把张馨月打死,这个女人口口声声说着爱他,既然爱他为什么要破坏他的计划?既然爱他那就应该顺着他的话来说。

    反正都已经弄成了这个样子了,今天的事情传到张家耳朵里一定不会再帮郁家,既然如此那多得罪一点和少得罪一点也没什么区别了,反正都是得罪了。

    “张馨月,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牵你的手跟牵猫牵狗并没有什么差异,如果是我这个举动让你误会了,那我抱歉,不过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些会让人误会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被这番话打击到怀疑人生,张馨月脸都涨红了,郁哥哥竟然把她比作猫狗!

    之前还是好好的,郁哥哥不会错,那错的就是夏念儿这个下贱货,如果她不出现就好了,如果她不出现郁哥哥对自己一定还是那么温柔。

    郁哥哥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夏念儿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唇角不自觉地上翘。

    狗咬狗一嘴毛,这场面倒是好玩。

    正看戏看得入迷,张馨月忽然把枪口指向了她。

    “夏念儿,你已经脏了,为什么还要把郁哥哥拖向泥坑?你还要不要点脸了?郁哥哥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相信你,我可不像郁哥哥那么好骗,如果你再这么下去,我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夏念儿噗嗤一笑,笑得很是摇曳生姿。

    缓缓地走到张馨月身边,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张馨月,认识这么久,我才发现你竟然有捡垃圾的爱好,果然张家大小姐的口味就是和我们这些人不一样。”

    张馨月就是再愚笨也听出了她话中的嘲讽意味,她瞪大双眼,怒道:“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有捡垃圾的爱好了?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才不会碰那些肮脏的东西!”

    “肮脏的东西?”夏念儿笑得愈发灿烂了,“原来,你口口声声叫着的郁哥哥在你眼里竟然是个肮脏的东西?张馨月,你不觉得自己有些矛盾吗?还是你嘴上说着讨厌,身体却很诚实地喜欢?”

    “你住口!郁哥哥才不是个东西!”张馨月怒吼着。

    夏念儿意味深长地重复着她的话,“哦?原来你的郁哥哥不是个东!西!啊……”

    在说到东西两个字的时候,她格外加重了些口音。

    “郁哥哥不是不是个东西,郁哥哥是东西,不对,郁哥哥……”张馨月彻底思维错乱,被夏念儿带入了混乱的逻辑中。

    宴会中有些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二楼,尤一溪和顾念成、尚晏明三人对视了一眼,默契地决定惹谁也不能惹小嫂子。

    就这个战斗力,厉哥以后夫纲难振啊!

    不过想到某一天厉哥会变身妻管严,三人都有些激动,这些年被厉哥欺压地太厉害了,如果有人能够制住厉哥,也算小小地替他们出了口气。就在他们默默感叹的时候,楼下的场面又发生了变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