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222章:夏念儿的转变-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2章:夏念儿的转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念儿抬头望去,眼前的人倒不陌生。

    来人正是张馨月,张家的独生女,以前因为张家和夏家生意往来较多,两人倒经常被拿出来比较,张馨月每次见她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敌意明显。

    她起初以为张馨月只是因为被比较才来迁怒自己,后来才知道

    原来张馨月一直暗恋郁子行。

    张馨月见她不说话,眼中的愤恨更加浓烈。

    夏念儿现在不过是一个被逐出家门的下贱货,竟然还敢对她的话不理不睬,她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下贱货,而且今天郁哥哥也会来。

    她要在郁哥哥面前扒掉夏念儿所有的骄傲。

    越想,张馨月越是激动,眼中满是疯狂的黑暗。

    “夏念儿,你敢不理我?我现在跟你说话是给你面子,你竟然给脸不要脸?”

    夏念儿有些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甜点,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想理张馨月。

    难道张馨月就没有发现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这种犹如泼妇骂街似的行为,不管对峙的双方谁占上风,落到别人眼里都是一场笑话。

    而且,厉铭臣今天带她出来为的是散心。

    她不想辜负他这番美意,自然不愿意把散心变成堵心。

    张馨月不就是想压她一头吗?那她给她这个胜利感。

    “张小姐,既然你也知道我被夏家逐出了家门,那又何必屈尊降贵来和我说话呢?这样岂不是有损你张小姐高贵的形象吗?而且,你的面子应该给更需要的人不是吗?”

    话音落地,远处隐隐响起了几声喷笑声。

    这话说地倒是很有水平,明面上看起来句句在捧别人贬自己,实则细细品味,这话中却句句是深意。

    不过以张馨月的智商,大概是听不出这些深意了。

    果不其然,张馨月听完后脸上满是自傲,之前别人都说夏念儿比她强,就连郁哥哥也是选择的夏念儿,今天她就要证明那些人错了,夏念儿就是地上的一滩烂泥,而她张馨月才是天边的明月。

    恰好此时,她瞥见了熟悉的身影,想到之前从夏绾儿口中套出的讯息,她特地加大了音量,确保郁子行能够将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夏念儿,算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不过倒也正常,毕竟你现在可要时时察言观色才能换地金主的宠爱。对了你的金主呢?怎么把你一个人抛弃在这里了?”

    说完这些,张馨月瞥了一眼夏念儿,见她脸上丝毫没有屈辱的表情,心中怒火顿时高涨,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憋屈感。

    在这股愤怒的驱使下,她也顾不得在郁子行面前保持形象了,大声嘲讽着。

    “我说怎么一进来救感觉有一股骚不可闻的骚气呢,原来是里面有一只骚狐狸精。”

    边说着,张馨月边伸手在鼻子边扇了扇,似乎在驱赶着什么味道。

    身后,跟着的一群人也配合着出声嘲讽。

    “听说夏念儿被逐出家门后,为了维持纸醉金迷的生活,勾搭了个有夫之妇呢。”

    “啧啧,我听说的可不止一个呢,毕竟能够在有未婚夫快要结婚的情况下,还出去勾搭野男人,可想而知她的有多强烈,一个男人,尤其是老男人怎么能够满足她呢?”

    “天啊,不要说了,我光是听就觉得恶心地不得了,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呢?”

    这些人故意做出窃窃私语的模样,可音量却足以让在场大多数人听清楚到底说了些什么。

    一时间,落在夏念儿身上的目光就有些不可言喻了。

    女人自然是恶心鄙夷居多,可一些男人眼中就多了些淫邪了。

    夏念儿自然也注意到了落在身上的目光,皱了皱眉头,她下意识地紧了紧搭在身上的西装。

    现在她倒是有些感谢厉铭臣的坚持了,否则恐怕那些人的目光会更加不堪吧。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她刚准备将手上的餐盘放下,忽然就被人狠狠打落了。

    张馨月挥手打落她端着的甜品,恶意地笑道:“像你这么肮脏的女人拿过的盘子自然也脏了,脏东西只配洒在地上,你们说是不是啊?”

    身后跟着的那些人本就比张馨月身份差了些,此刻自然是纷纷附和。

    而且,有些人表现地比张馨月更加激动愤懑,毕竟能够将之前比自己身份高的人踩进泥沼中,足以满足她们心中蠢蠢欲动的恶念。

    夏念儿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去,看着众人脸上的快意,她忽然扯起了一抹凉凉的笑意。

    此刻,她忽然想起了初见时厉铭臣说过的一句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看来还真的是这么个道理,这世上比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

    眼下,她就见识着人心的丑恶。

    附和的那些人中,不乏几个熟面孔,其中有两三个她曾经还或多或少地帮过她们,可眼下她们却表现地比其他人还激烈,大有不将她踩死不罢休的趋势。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继续忍气吞声呢?

    既然不能息事宁人,那就战吧!

    她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张馨月时刻注意着她,在看到她脸上表情变化的时候,本能地感觉她有哪里发生了变化,可具体是哪里却说不清楚,不过今天的目的本就是为了彻底羞辱她。

    “夏念儿,如果我是你的话,就找根绳子吊死算了,也省得活在世上污染空气,不过你这种人死了怕也会污染土地,这倒有些麻烦了,有些人真是活着死了都是个祸害。”

    越说越快意,张馨月眼中的得意几乎都遮不住了。

    长久的嫉恨,让她的心理已经扭曲了,扭曲到她已经抽不出任何精力关注周围的情况,只是一心一意地羞辱着夏念儿。

    冷眼听完她的话,夏念儿刚想张口,忽然被一道声音打断了。“馨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念儿呢?你的家教呢?实在是太过分了,赶紧向念儿道歉,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必须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